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区域国家就南海问题开始和解

2016-09-05

正当中国与菲律宾和东盟通过安静的外交手段建立信心之际,偏自由派的《纽约时报》在8月13日刊发了一篇名为《中国在南海的挑衅》的社论。文章指责中国“恶化紧张局势”,并引发对“航行自由”的担忧。这是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典型论调。社论讨论的都是中国和美国,而事实上南海主要关乎中国和东南亚。

S6.jpg

美国呼吁遵守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所作裁决(美国并非签约国),实则是为激化情绪。但纠纷双方菲律宾和中国的反应都未按预期发展。相反,双方都选择“战略克制”,并选择通过对话途径来寻找南海问题共识。

中国抵制《公约》法庭对案件的审理,并拒绝接受其裁决。中国希望通过和相关国家的直接对话来解决南海领土纠纷。中国、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在南海有着相互重叠的主权诉求。

如今,为寻求共同利益,各方同意开通紧急热线,并为意外相遇制定规则。下个月的东盟-中国峰会预计将正式批准这些文件。双方都致力于在沿海国家间管控分歧。作为与中国对话的协调国,新加坡理应因推动达成协议获得褒奖。最近的联合声明未提及裁决,各方倾向于心照不宣地将裁决视为它们相互关系的阻碍而非团结因素。如今早早就放弃了裁决,东盟将来很难再重新利用它。

菲律宾新总统已经展示出处理与中国关系的成熟。他委派前总统菲德尔·拉莫斯(该国最受尊敬的人士之一)作为特使出访中国。在拉莫斯与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香港会面后,双方均已准备好启动“正式对话流程”。

学者们质疑,为何中国仅通过历史理由来主张对该地区的主权,其大部分主权依据来自于1887年中法《续议界务专条》、1898年《巴黎条约》、1900年《华盛顿条约》以及1930年的美英会谈。在1952年对日《旧金山和约》生效后,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归还给 中国。

问题在于,国际秩序是变动的。随着中国经济上世纪70年代以来飞速发展,其利益、野心和实力也同步快速发展。除确保资源的安全供应之外,中国还希望洗雪西方带来的“百年耻辱”。而这些主张被守成大国美国视为挑战。

S7.jpg

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是否准备好接受由二战胜利者所制定的规则?

关于中国的争论不是关乎“航行自由”(中国一向确保这一自由),而是关乎瓦解其崛起。中国相信,美国领导的包括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区域外国家的海上联盟,连同“重返亚洲”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均是对中国主权的直接威胁。美国在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实施航行自由行动是挑衅性的。在这一背景下,如果美国希望中国作出改变,美国必须审视其对中国的态度和行为。

近50年来,东盟在无数议题上达成共识,均体现成员国的共同利益。不过,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只与东盟十个成员国中的四个存在分歧,因此很多人认为这并不是一个东盟议题。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没有规定要求所有其他国家必须支持与外部国家爆发冲突的成员国。东盟应珍视其成就并以共同志向为发展基础,不应为存在分歧的议题而闹翻。将中国视为东盟团结与否的衡量标准,并不符合其自身利益。

其他人的时间概念是以十年或百年为单位的,而中国人则是千年。中国人深信,中国崛起将解决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时间站在中国一边,她不需要着急。

中国和东盟都有地缘冲动。随着全球最大贸易国将成为真正的全球最大经济体,中国没有理由阻断南海商业航路。睦邻友好关系符合中国利益,而这与域外势力的利益不一致。它们一旦卷入,将导致令东盟恐惧的长久紧张局势。而另一方面,东盟的胜利,就是中国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