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习奥会与联合国:让世界秩序变得更好

2015-10-05

习近平主席访美后,他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似乎重新回到中美议程当中。这一理念由习近平提出,现在奥巴马重新予以考虑。对中美两国来说这是重大的转折。

ID358(Xi-Obama-51).jpg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右)在华盛顿特区举行会谈时握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奥巴马总统上周的会晤,有可能是1986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和罗纳德·里根举行导致冷战结束的那场会晤以来,史上最重要、最有转折意义的地缘政治事件。

纵观习近平代表中国在纽约参加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的会议和活动,以及他向联大发表的讲话,显然,世界新秩序已经成为焦点,在这个新秩序中,中国作为世界和平、安全与秩序的领导者、贡献者和捍卫者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并赢得了信誉。

毫不夸张地说,习近平对美国的国事访问是他本人和中国的一场胜利,其深度和广度几乎超过所有人的预期。

从一开始以商业为重点在西雅图的短暂停留,再到两次工作宴请——一次私人晚宴,一次星光熠熠(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携有孕在身的华裔夫人出席)的白宫国宴——和三个小时的工作会晤,习近平主席的访问严肃充实,充满“世界新秩序”的象征意义与现实意义。

让关注中美关系的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习近平大力推销其“新型大国关系”概念。这个概念由习在2013年5月与奥巴马的庄园会晤上提出,基本要点是避免冲突、尊重核心利益、寻求以建设性和共赢方式解决问题。

在联合国,习近平把中国的目光扩大到寻求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大国关系应以避免冲突、相互尊重和共赢的“新模式”为导向,而大国(包括中国)与小国关系应以主权平等为导向,这也是联合国的宗旨之一。习近平表示,中国将平等对待所有国家,尤其是弱小国家。

习近平在联合国另一个意义重大并有政治影响的承诺,是中国在联合国的一票永远属于发展中国家。

庄园会晤后,奥巴马政府一度对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倡议表示出兴趣,但很快,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保守的既得利益大佬们开始出来反对,其中最主要的意见,是担心美国对盟国和友邦(特别是日本、菲律宾甚至越南)防务承诺的可靠性,以及所谓美国在亚洲(永久的、无可争议的)领导地位(即有效的“自由霸权”)有可能被削弱。

此后一年左右,在商讨中美事务时,美方官员不再使用习近平的“新型大国关系”概念,甚至只字不提。

习近平最近访美后,这个概念似乎重新进入中美议程。由习近平提出、奥巴马现在重新予以考虑的这个概念,意味着中美两国的重大转折。换句话说,美国已经最终接受并承认,自己必须真正地适应中国的崛起,这种适应可以而且应该有策略地进行,以便对美国的切身利益产生积极影响。

与此同时,美国切身利益的内容正在被重新审视,其战略背景,是中国实力的真实性、中国接受其地区与全球领导地位的意愿与能力,以及中美关系的向心性。

总之,中国硬实力和软实力的不断增加,它在国家安全领域采取的重要基础性防御战略与行动(南海填海造岛行动越来越有代表性),它对外关系中明确的不对抗不冲突路径,它以和平为前提集中精力进行经济与社会发展,所有这些,都被当成中国的基本国策,习近平掌权以来和访美期间也始终在加以阐述。故此,中国不仅完全有资格与美国一起领导全球事务,这种合作对两国也都不可或缺。

中国在大国与伊朗核不扩散协议谈判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或许说明了中美伙伴关系或战略合作的性质。而在亚洲,与朝鲜打交道和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中国的作用将更为关键。

要给唐纳德·柯克的分析点赞。他9月25日在福布斯网站发表的《奥习峰会的权衡:中国在朝鲜和南海的力量》写道:

“奥巴马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他们的白宫会晤中暗自作了权衡。虽然不会写在任何正式公报中,但美方的讨价似乎是:你们管住朝鲜不让它干疯狂的事,我们也不会阻止你们在南海南沙群岛干什么。

“而中方的讨价是最基本的:我们尽力说服朝鲜放弃发射远程导弹或进行第四次核试,我们也不会在南沙群岛建军事基地。”

世界两个最强国应该有这种战略性的、国家利益导向的合作。“新型大国关系”正缓慢艰难、但却按照中国画的轮廓成形。

习近平主席的访问确实具有转折意义,富有成效。在充满希望的转折点上,历史正在被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