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引渡带来的挑战

2015-08-11

如果不是《纽约时报》近期报道,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很少有人知道北京和华盛顿正在努力寻找妥善途径处理某中国公民留美一事。北京希望华盛顿同意把他引渡回国,但对方显然未拿定主意。

ID95(Lin-Wancheng).jpg
令完成,一个没有多大名气的商人,他在大名鼎鼎的兄长令计划被撤销部级职务、随后被逮捕之前几个月离开了中国。

距奥巴马总统在华盛顿接待习近平主席只有一个月时间,这个问题必然尽快解决。

留在美国的这个人叫令完成,一个没有多大名气的商人。他在大名鼎鼎的兄长令计划被撤销部级职务之前几个月离开中国。之后令计划被逮捕,正等待正式审判。中国政府似乎认为,直接找到令完成对了结他兄长的案子有帮助,即使这并非必要。

令计划2007年到2012年的职位相当于美国总统幕僚长,这使他的倒台成为目前中国反腐运动的全国性亮点之一。华盛顿是否引渡令完成,在中国公众眼里也许标志着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反腐运动的立场。

但由于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这类事件必须作为个案处理。

令完成在美国与多数移民过去的中国商人不同。如果兄长没有失去权力地位,令先生可能不会选择远走他乡。如果没有在中国体制内备受瞩目的兄长,他的案子也不会引起国际主流媒体关注。

令先生选择美国作为避难所,无疑经过了深思熟虑。在同等情况下,华盛顿是世上为数不多能在这种事情上对中国说“不”的政府之一。

过去几十年里,不少中国人出于同样个人原因选择美国定居,因为他们认为当中国政府要要遣返他们的时候,美国政府和社会无论怎样都会站在他们一边。

美国社会被夹在中间,它不并想成为犯罪嫌疑人的避难所,无论这些人来自哪类国家。但对突然决定出逃的有权势的中国人来说,美国是热门目的地。

对令完成一案,奥巴马政府可以选择仿照加拿大政府处理中国引渡赖昌星的先例。赖昌星1999年到达加拿大。他当时因为涉嫌卷入一个备受瞩目的腐败案,在中国国内受到通缉。加拿大政府一开始是走国内法律程序,赖昌星也有钱聘请辩护律师。这个法律程序耗时十年,在它结束之后,赖还是于2011年被移交给中国执法机构。

和赖昌星一样,令完成肯定有办法在美国寻求合法逗留。这么做的缺点是它会降低普通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虽然外界对中国眼下这轮反腐运动有保留看法,但外国能助一臂之力,防止被控腐败官员逃脱法网,还是会赢得中国社会的广泛赞誉。

奥巴马政府的另一个选择是,是否积极考虑中国引渡令完成的请求,要看中美执法部门将数百非法留美的中国人递解出境的合作进展。这么做从实用主义立场看合情合理,但在中国人们可能会问,美国难道没有别的选择吗?

还有一种可能是,华盛顿根据令完成的要求为他提供政治庇护。那就是明确表示,华盛顿在令计划一案上与中国唱反调,这注定是中美关系的坏兆头。

不过事实上,无论华盛顿怎么选择回应北京这一特殊引渡要求,中国都没有多少回旋余地。在社会层面,这是一个中国公民自己跑到美国,而他的复杂性是在该国的绝大多数外国人不具备的。在政府层面,中国在遵守与美国和多数西方政府达成的引渡条约方面表现并不好。这意味着北京只能指望那些西方政府释放政治善意。

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在希望双边关系沿着更可预知路径发展的人们看来,华盛顿最好是能够公开透明地解释它对令完成的最终决定。9月份峰会到来之前解决此事会更好。

这是中美之间的结构性问题,而重启引渡条约谈判对中美双方都有利。这类谈判实际上在2009年已经中止,令完成案可以是一个契机,让两国实现在条约基础上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