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大伟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荣誉客座教授

美中关系2015:营造新势头

2015-01-05

经过几年摇摆和下滑,美中关系2014年底出现改善。11月北京首脑会晤不但取得许多重大和具体成果,更重要的是(至少暂时)稳定了两国关系,并创造了更为积极的氛围。最近结束的两国商贸联委会(JCCT)更进一步加强了双边关系。

因此,新一年里的中心任务,是营造新势头,巩固两国关系基础,建立战略互信,并在共同关心的全球事务上合作(或并行)。

我们希望奥习会晤后出现的新稳定和新势头不是暂时的(像2011年奥巴马和胡锦涛会晤后那样)。这需要双方艰苦工作并持续努力,充分利用11月北京峰会取得的新成果。

或许离我们最近,并能给两国关系带来巨大推动的机会,是尽早完成双边投资协定。今年早期,两国政府将交换列出禁止外国投资领域的“负面清单”。事实上,存在这样的领域在所难免,重要的是会有哪些领域,以及双方能否协调。这或许是近20年前的中国入世谈判之后,美中关系当中的最艰苦谈判,但它不必像WTO谈判那样拖拉,而是有望尽快高效地取得成果。两国都会从双边投资进一步开放中得到巨大利益。

今年的议程还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当然,中国没有参加这个谈判,但如果谈判圆满完成,TPP正式启动,中国会有强烈动机顺应并遵循它的标准,而且恰好,中国也在实施自己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构想(习近平在APEC提出的倡议)。和14年前加入WTO一样,加入TPP会对中国经济产生积极的全局性影响,也会冲击许多根深蒂固的体制性利益(特别是金融和国企部门,以及能源、交通和电信部门)。在这些部门,中国经济基本上是封闭和保护性的。加入TPP,并与TPP即将确立的高标准(以及开放)同步,将对上述部门产生巨大震动。中国要想实现三中全会的经济目标,这种震动恰恰是必需的。

继续深化军事交流也是今年的重要议程。2013和2014年,我们见证了25年来最广泛最深入的两军交流,这是应该被寄予厚望的新投资。对美国而言,有必要修改或取消2000年国防授权法。该法案对五角大楼在与解放军交流时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作了许多限制。在两国战略互动中,美国和中国军队始终处于核心位置,必须尽一切努力深化两国军队的互动与沟通。

今年日程上第三个重要内容,是在一系列所谓“全球治理”问题上打造务实合作,这其中包括反恐、打击海盗、气候变化、海上安全、经济稳定、能源安全、粮食安全以及设立网络行为全球准则。不管华盛顿和北京是共同处理这些问题,还是为同一目标各自行动,这种合作对应对国际性挑战都至关重要。迄今为止,中国仍非常不情愿与美国在这类全球治理问题上公开合作(尽管美国政府过去十年一直试图争取北京的合作),但现在合作的可行性似乎加大,因为习近平主席亲自表态支持中国在全球治理方面开展更多“积极外交”。作为世界第二大国,中国需要更多全面参与全球治理,使贡献达到与其巨大能力相称的水平。搭顺风车,或者有选择地参与,已经不够了。2015年,中国外交需要大大增加和改进它对全球治理的贡献。

最后,奥巴马总统已到任期最后两年,而且在参众两院面对共和党多数,他可能越来越被中国政府(及其他国家)当成“跛脚鸭”。这或许是事实,但如果不借着2014年11月在北京营造的势头与奥巴马政府合作,拓展中美关系的“合作领域”(双边、地区和全球),那将是一个错误。如果奥巴马总统的继任者继承一个稳定而尽力合作的关系,那么他或她的工作就会容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