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洪才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

如何看待中国今年5.5%的增长目标

2022-03-24
Xu-Hongcai.jpg

5.5%的增长目标可行,通胀压力不能掉以轻心

2022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今年发展预期目标之一是GDP增长5.5%左右,高于此前IMF预测的4.8%。我认为,这个目标充分考虑了中国潜在经济增速和此前两年平均增速,大体保持了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时也意味着今年中央将加大政策力度,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由于2021年一季度基数较大,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不会太高,但预计在二季度之后好转,全年将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

从通胀水平看,去年全年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升0.9%,看起来并不高,但是PPI(生产价格指数)一直在高位运行。今年2月份CPI同比增长0.9%,但PPI指数同比增长达8.8%。CPI增幅明显低于PPI增幅,实际是制造业吸收了上游成本的压力,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不敢轻易加价。猪肉价格持续低迷也帮了CPI大忙。短期内CPI大涨的可能不大,但是受俄乌危机影响,全球大宗商品包括粮食和化肥价格持续上涨,未来将对猪肉价格产生影响。近期成品油价格上涨,对居民生活影响已有显现。在全球性通胀压力之下,国内中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负面影响。

加大精准减税降费政策的力度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2022年财政赤字率按2.8%左右安排,比去年有所下调;支出规模扩大2万亿元以上;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增加1.5万亿元,规模近9.8万亿元;同时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65万亿元,强化绩效导向,合理扩大使用范围。

实践表明,减税政策对中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起到了促进作用,进而导致税基、税收的增加和财政收入明显增长。换言之,即便减税降费规模扩大,实际财政赤字率反而减少。2022年积极财政政策将在总量可控的前提下,提升政策的针对性,减少中间环节,直达基层,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同时各级政府建立相关机制,对基层资金使用加强监管。针对“十四五”规划纲要中的重点项目,政策提前发力,加快项目落地。

落实就业优先政策,提高城乡居民收入

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将使用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支持稳岗和培训,加快培养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急需人才。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就业面临多重压力,除了新增1000万大学毕业生,还将面临制造业成本上升导致中小微企业吸纳就业能力下降的情形。外贸企业因成本上升和外部需求减弱,吸收就业能力也会下降。还有房地产和数字企业,因去年行业政策调整而产生了再就业压力。

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是内需严重不足,同时外部需求减弱。内需增长的前提是就业和居民收入的增长。要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就必须减小疫情防控对中小微企业的不利影响。

因此,需要落实落细稳就业措施,延续执行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等阶段性稳就业政策,对不裁员、少裁员的企业,继续实施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明显提高中小企业返还比例。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2年要多渠道促进居民增收,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提升消费能力。推动线上线下消费深度融合,促进生活服务消费恢复,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由于疫情,餐饮、旅游等生活性服务业受到影响,很多小微企业都是服务业,有很多就业群体,因此受疫情冲击较大。

扩大基建领域的投资

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是政府发挥作用的主要领域。积极财政政策一方面是增加支出,另一方面是减少企业和居民税负。1997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都推出了阶段性扩大基建投资的计划。基础设施投资当期收益并不明显,还会增加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但在需求疲软、市场功能失灵的时候,就必须发挥政府有形的手的作用,实现逆周期调控的政策目标。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65万亿元。要强化绩效导向,坚持“资金和要素跟着项目走”,合理扩大使用范围,支持在建项目后续融资,开工一批具备条件的重大工程、新型基础设施、老旧公用设施改造等建设项目。财政政策发力的重点领域是“两新一重”,指的是新型城镇化、新基建,再加上重大的民生工程。

民生导向是政府一直强调的,尤其是县域经济中存在的公共基础设施短板,比如医疗、教育、卫生、文化、娱乐等,未来需要加大投入。投资仍会成为2022年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2022年,基建投资将挑起带动内需的大梁。

“双碳”目标再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中国继续兑现对世界的庄重承诺,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再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我认为,发展数字经济是减少碳排放的重要抓手,数字经济和绿色金融发展大有可为。传统产业一般意味着高能耗,而利用数字技术的推广应用,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本身就能实现节能降耗,减少碳排放。

另一方面,低碳绿色生活是国际性潮流,发展数字经济可以为“绿色生活方式”提供更多具体的应用场景。促进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之间的良性互动,可以助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