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贸易谈判应有更多小型协议

2019-09-18
c.jpg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希望越来越渺茫,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剧烈波动,反映出这场大戏每天都有新的视角——往往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推特攻击所引发。虽然起伏不定,但其背后的叙事表明,中美之间的鸿沟正在不断扩大。

2019年9月1日开始实施的关税,只会使这种不信任感加深。最近的消息表明,就连目前定于10月初在华盛顿继续进行贸易谈判的会议日程,中美两国官员都难以达成一致。事实上,有迹象显示,北京方面已经准备打持久战,其部分原因,是中国官员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反复无常越来越感到不安。如果特朗普2020年再次当选,他对中国的态度可能会更加强硬。

但也不是希望皆无。一个富有成效的办法,是把重点放在中美之间较小型的协议上,而不是像目前这样,试图达成一个包罗万象的综合性协议。这些小型协议的每一个,都要包含明确的补偿条件,要远离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经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当然,即使要达成小型协议,双方也必须同意进行结构性对话和停止贸易战。

因此,第一份小型协议的基础必须是双方就重新接触的基本条件达成一致,其中要包括若干规定。第一,双方有明确的会晤时间表,最好是每月两次,一次在美国(可以是西雅图这样的西海岸城市),一次在中国。第二,双方承诺不再征收新的关税。第三,达成不必担心特朗普出尔反尔、能够让双方坐下来工作的“口头停火协议”。

第二项已经在商谈的小型协议,是把暂时解除对华为使用美国技术的禁令,与中方大量购买美国的农产品挂钩。美国商务部已经把2019年8月19日到期的缓刑延长,给予华为公司另外90天的“临时一般许可”。这就意味着直到11月中旬,华为都能够继续获得美国的技术和为手机进行软件更新。

虽然在不久前,特朗普把这类协议排除出了即将举行的贸易对话,但它仍然是有意义的。华盛顿可以再提供120天的缓期,让中国承诺在这一期间内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如果购买成功,更多的中国输美商品甚至可以再获得180天的缓期,如此等等。

它将使美国公司继续把高科技产品和农产品出口到中国,同时给华为的运营带来更多确定性,包括部署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不过,这笔交易仍然会让华为公司受到严格的约束,以审查它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

华盛顿的强硬派肯定不喜欢这个协议,他们拼命想让中美经济全面脱钩。这有可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国经济出现令人担忧的衰退。如果美国经济2020年开始收缩,就有可能真正影响到特朗普的连任,也就是说它是不合时宜的。

这类小型协议将给全球市场注入迫切需要的信心,促使双方着手解决更难的问题。下一个尝试重点可以是货币,由美联储和中国人民银行签订庞大的货币互换额度。我在今年早些时候写过这种可能性。全球金融危机后,货币互换已经相当普遍。货币互换将会减轻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迅速提高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这项小型协议可以规定,如果人民币升值10%,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则等幅下调,比如从30%降到20%,从15%降到5%。特朗普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美元走弱,以及通过这类协议提振市场信心,从而给美国经济注入强心剂。

下一个小型协议更难达成,但已经打下重要的基础。为了真正动起来,北京可以取消对美国商品的加税(取消多少不得不靠谈判),并承诺保护知识产权,包括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作为回报,美国在协议达成后应把税率降低10个百分点,并承诺在中国成功实施其措施后,美方的关税将会全面降低。

这项协议的附带协议可以聚焦于网络安全,特别是窃取贸易与技术机密。奥巴马政府和中国政府曾经达成类似的协议。它可以成为一个行之有效的模板,虽然对于网络安全来说,真正有效的安排必须是一个多边框架。

之后,留在谈判桌上的会是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市场准入和产业补贴/产业政策。市场准入这块比较容易一些,但仍然是十分复杂的。一份相互的市场准入协议(无论北京提供什么,华盛顿都有所回馈)实际上对美国有利,因为它的市场历来都对投资和贸易相当开放。在互惠的基础上讨价还价,同时在某些问题上让步(例如不包括互联网和与国家安全相关的项目),双方就有可能达成协议,虽然这不会是容易的事。

有关产业补贴/产业政策的部分,最好是留到最后。正如WTO的波音对空客一案所显示的,每个国家都在实行与技术发展有关的、具有各种补贴形式的产业政策。美国可以要求中国,作为第一步,其行为要更加透明(这也有利于中国中央政府,因为许多地方和中央的补贴是扭曲中国经济的),同时,它的一些最恶劣做法要停止。作为回报,美国将放弃全部关税,并提供一个长期框架,以便中国获得美国的技术。

以上只是说明,众多的小型协议是可以取得成效的。中美经济关系如此之复杂,以致于无法达成一个一应俱全的解决方案。再加上双方的不信任感日益加深,因此达成协议的前景根本是难以想象的。

然而,从具有各自明确交换条件的小型协议着手,取得进展的可能性会大得多。一旦达成两到三项协议(接触时的规则、用获得技术换取购买农产品、可能的货币协议或知识产权协议),金融市场、更广泛地说全球经济的信心就会恢复。而每达成一份新协议,双方都可以吹嘘他们为此做了多么出色的工作。对特朗普来说,这个算式应该很简单:为什么要冒全盘崩溃的风险,而不去多多地自我炫耀几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