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邹思云 巴黎政治大学、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

中美贸易冲突对亚洲意味着什么

2019-06-26
b.jpg

随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中国的邻国正在计算自己的得失。尽管特朗普总统承诺减少贸易失衡,但由于减税和强势美元促使消费者和企业的支出增加,美国的贸易逆差在2018年扩大到10年来的高点。大多数生产正从中国转移到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而不是“回流”,或者说让工厂重新返回到了美国。在亚洲,中国的竞争对手从美国的进口替代中获得了好处,但分析人士警告说,由于供应链中断和商业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增长将会放缓。

除了中美经济竞争,还存在着全球化势力和保护主义势力。有关中美贸易逆差的讨论往往忽略了供应链扭曲的事实,估计这种扭曲让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被夸大35-40%。亚洲提供了研究集成供应链的最佳案例,特别是在技术领域。因此重要的,是要把对话从中美对抗转移到全球化和保护主义的影响,以便对事实以诚相待。这就有必要更仔细地观察各经济体、各领域的发展进程,尤其是贸易和投资的流动。

贸易流动

野村证券的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中美贸易转向使得某些国家获益。出口的增加使越南GDP增长7.9%,台湾增长2.1%,马来西亚增长1.3%。与此同时,韩国、新加坡和泰国的GDP分别因为出口增加增长0.8%、0.7%和0.5%。针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使这些商品变得更贵,从而使其他国家的商品更具价格竞争力。对于那些在电子产品、电机和家具等领域与中国竞争的出口商来说,这无疑是个福音。

话虽如此,这些从对美出口增长中获得好处的国家的对华出口却在下降。而在很多情况下,贸易转移带来的收益并不能抵消中国需求下降带来的损失。韩国、台湾、越南和马来西亚等都出口电子零部件等中间产品,先到中国组装,然后才运抵美国市场。最值得注意的是,5月份台湾出口同比下降4.8%,韩国下降9.4%,标志着它们的出口至少已连续六个月下滑。虽然一些公司获得了新的业务,但许多身处全球供应链的企业正在蒙受损失。

投资流动

为了避开美国的关税,许多公司加快了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计划。这些国家包括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和印度,形式通常是“绿地投资”(创建式外来直接投资)。鉴于中国的生产成本上升和预期增长放缓,这种转移早已是大势所趋。不过,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推了许多公司最后一把。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2018年中国企业在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投资增长了近三倍,而美国的投资增长了71%。尤其是越南,今年4月份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1%。

尽管如此,由于缺少熟练的劳动力、基础设施不完善、监管存在不确定性,南亚和东南亚各经济体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来吸收所有新流入的外国直接投资。供应链具有“粘性”,需要大量投资才能使其移动,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负担得起。虽然制鞋、玩具制造等行业更容易转移,但中级制造业为了保证质量,需要识字和算术能力更强的劳动力。不过,低附加值制造业从中国向新兴经济体转移,倒与中国政府推动中国产业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相契合。

重要信息

如果美国的战略是对抗并抑制中国,那它并没有击中目标。当前的贸易冲突暴露了中国的经济脆弱性,促使中国人和中国企业着手解决这些问题。贸易和投资或许会流出中国,但它更激励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将重点放在国内市场,并转向具有更高附加值的产业,而这是美国才享有的东西。事实上,中国正在准备迎接一场持久战。紧张局势的升级既无助于美国减少贸易逆差,也无法遏制中国成为亚洲主导力量的努力,只不过加剧了战略竞争。

尽管一些第三方经济体可能从贸易转移中获益,但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仍会给大多数国家带来绝对负面的经济影响,因为商业信心受挫,同时价格的上涨使中国和美国的需求减少。单边的保护主义策略适得其反,会减缓各国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亚洲贸易依赖型的开放式经济体。如果中国经济放缓,其他以中国为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也会受到牵连。

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的贸易战不会有赢家。中美贸易争端将产生溢出效应,给亚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严重影响。今天高度整合的全球供应链注定会一损俱损。

毫无疑问,对于投资者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国家补贴及其他导致贸易扭曲的政府干预,仍有重要的讨论有待进行。但相关考虑应该基于多边,而不仅仅是双边。眼下,某些国家或许获益,但多数国家受到了伤害,这些被卷入中美之争的经济体只能自祈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