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宿景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中美全面对抗不可避免引发世界经济危机

2019-06-18

中国国务院6月2日发表《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就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正式对外阐明官方立场,批评美国在谈判中三度出尔反尔,在多个问题上“得寸进尺”。中方重申中国在涉及核心利益的重大原则问题上决不会让步,并对达成协议提出三项前提:美国须取消全部加征关税;采购要符合实际;确保协议文本平衡,符合双方共同利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财政部翌日发表联合声明,重申美国坚持“要有效的协议执行机制”,因为中国有可能“不遵守承诺”。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两国贸易战已然开启之际,双方相互公开指摘,凸显出中美双方原有的政治互信已不复存在。特朗普政府自恃强势,高调对中国“极限施压”。中国则愈来愈清楚地认识到,美方的谈判目标并非是要解决贸易问题,而是要遏制中国的发展空间,压制中国崛起。中国自古便有崇高的立国精神,“不做奴虏、不做附庸”之观念根深蒂固。在外交实践中,中国虽一直以“隐忍自制”而著称,但美方提出的无理要求,已深深触及中国的主权和未来的发展权,中国不可能再做让步。

美国遏制中国的计划,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已有所部署。特朗普政府目前对中国的强硬政策,是美国朝野两党的共识。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4月底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中国与西方世界存在文明和意识形态冲突,将对美国造成更大、更长期的威胁。两国竞争不限于两国的国家利益,也存在于更广泛的领域。中美竞争与对抗程度,甚至超过美苏。美苏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内部斗争,“而现在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一个强大的非高加索人种的竞争对手”。斯金纳是国务院内部重要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其前任包括著名的冷战理论家乔治·凯南和保罗·尼采。斯金纳将中美冲突说成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进行较量”,绝非仅仅是一己之见,她实际上是非正式地向外界公布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新政策的理论支撑。

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等政要,近日来也接连发表演讲,用激烈的言辞攻击中国。所有的迹象都表明,美国对中国的全面攻势刚刚拉开序幕,中美两国短期内重启谈判、达成协议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美国既是世界最大的市场,也是世界资本运转中心。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也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企业巨额利润之源。在整个世界经济体系中,中美两国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中美两国经济已深度融合,构建了复杂的价值链系统,它们不仅对中美两国经济至关重要,也支撑着整个世界经济。美国发动贸易战,强行对中国商品征税,标志着“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自行瓦解。

特朗普总统关于“美国加征关税,中国付出代价”的说法并无依据。实际上,鉴于中美两国巨大的经济规模,关税本身的影响很有限。但如果中美两国贸易战、科技战久拖不决,长期持续下去,将意味着东西方经济融合的全球化时代彻底结束,中美冲突势必逐步蔓延、升级,演变为经济、政治、外交、军事、文化等各领域的全面对抗。目前还没人知道这场冲突将带来怎样的后果,毫无疑问,它对中美两国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难以估量的。可以确信的是,它将在国际金融市场引起猛烈的投机风潮,酿成严重的债务危机和生产危机,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引发前所未见的世界经济危机。

中美贸易战最新发展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范畴,如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以及全球经济与民族国家体系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过时。事实上,今天更需要这些分析工具来解释当前中美经济分裂的根源,并为应对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危机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