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中经济紧张态势升级对美国盟友的影响

2019-06-04
a.jpg
习近平于3月26日在巴黎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左)、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安格拉·多罗特娅·默克尔会面。图片:彭博新闻社

美国针对中国的反击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令人忧心的阶段。特朗普决定禁止美国出口商品和服务给受“敌对政府”控制的公司,这将作为美中关系的历史转折点被载入史册。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的做法,令依赖美国生产的美国公司和外国公司无法向中国最成功的全球企业之一提供零部件,而这家企业不仅是中国巨大市场的标志,也是中国规模经济和国家保护的标志。美国的这种反制措施以及即将推出更多制裁措施的威胁,将有效遏制中国的崛起:全球供应商将重新认真考虑与中国跨国企业进行商业往来的风险,中国公司在技术上的赶超步伐将明显放缓,而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会刻意回避中国商品。总而言之,这正是美国眼下所要追求的结果。

美国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盟友与华盛顿一样对中国的很多做法都心怀担忧。过去两年,主要欧洲国家都开始针对中国缺乏经济对等原则、扭曲市场手段以及胁迫性地利用经济杠杆达成政治目的等行为进行反击。此外,法国和英国还派出军舰前往南海地区,以示对自由航行行动的支持。近期,欧洲军舰还途经中东地区,与日本、印度和美国在印度洋举行了联合军演,对中国在这些地区日益强大的存在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鉴于日本和澳大利亚与中国紧邻,这两国一直都对中国崛起给安全领域带来的影响心存警惕,以至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政府对美国奥巴马政府针对中国的软弱立场感到非常沮丧。而特朗普一方面将对付中国置于优先地位,另一方面又决意针对盟友和敌人同时展开关税大战,这令其外交政策互相矛盾。特朗普倾向于居高临下、一对一地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这种做法实际上抛弃了与欧盟和日本密切协调共同应对中国的方针。此外,通过征收钢铁和铝制品关税以及高悬汽车关税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美国也削弱了自身立场和盟友决心。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反对妥协主义令中国举棋不定,在这一过程中,也软化了其外交和安全政策立场。作为回报,中国对美国盟友的一些要求做出了让步。即将举行的G20峰会就是一个很好的风向标,中国正在试图修正政府的融资行为,至少是在言辞上修正。美国盟友中针对中国的强烈警惕情绪将随着它们管控中国相关风险而持续,包括欧盟和日本新出台的外国投资筛查监管机制,以及全欧盟范围内针对铺设5G网络的风险评估程序。换言之,美国及其盟友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互补性与正面副作用,在这种关系中——哪怕是不情不愿——美国盟友扮演着与特朗普坏警察相对的好警察角色。

很多美国盟友(以及其他国家)都将从美中关税大战升级带来的贸易转移和进口替代中获益,但美国盟友不会想看到美中经济和科技的脱钩。这些盟友也不会希望迎来一场新冷战,因为中国并非苏联——如果美国针对中国实施过于具有对抗性的政策来孤立并试图压制这个中央王国,这种政策将把中国变成一个敌人。大部分美国盟友的中国政策都是:当彼此利益重合时,与北京展开合作;当彼此利益冲突时,采取较为强硬的姿态;坚持推动多边方式和规则制定来更好地塑造中国令人惊异的崛起轨迹。随着中国经济日益增长,维护国际社会以规则为基础的架构——至少在经济领域是如此——将成为应对这个威权主义、国家主导型经济体的关键。在这个语境下,美国政府对于WTO判决的公然轻视,以及美国早期坚持阻止任命WTO上诉机构法官的做法都极有问题。这些行为显示出美国意图削弱这个推动、管理并促进自由贸易的重要多边机构。事实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通过设立双边关税壁垒,令WTO争端解决机制空心化,以支持特朗普的单边主义霸凌战术。

美国政府的这种方式时断时续,同时也对其传统盟友不乏轻视。事实上,华盛顿特区在围绕日益恶化的中美关系的探讨中几乎很少提及美国盟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糟糕的是,美国将盟友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事实上,这些盟友会非常小心地避免拉下不必要的经济铁幕,这种经济铁幕将引发全球衰退,甚至将历史的指针拨回到贸易保护主义和“竞争者贫穷化”的政策时代。美国盟友应当逐渐意识到,如果缺乏游戏规则,我们都将面对一个更险恶、更野蛮的世界,这个世界即便在经济领域也是由“力量即正义”这种赤裸裸的逻辑所主宰。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某些直觉是正确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必须靠摧毁我们共同的经济大厦来对付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