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刘遵义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教授

天塌不下来!

2019-05-27
a.jpg

中美贸易战再次升温。去年12月,我出版了《中美贸易战及未来经济关系》一书。在这部书里,我探讨了贸易战的影响。现在写下这篇文章,我想要表达的是,虽然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显然是负面的,给中国经济造成的伤害也会大于美国,但无论从绝对意义上还是相对意义上看,这些影响和伤害对中国经济而言都是可控的。假设中国所有出口至美国的商品都被叫停,我预测这给中国经济可能造成的最大伤害是2.4个百分点。通过合理提高中国国内总需求,贸易战对中国实际GDP和就业的负面影响是可以缓解的。我们无需恐慌!

更多是由心理而非经济基本面驱动的中国股市已经遭受重创。截至2018年年底,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股票已经平均下跌30%,上海证券交易所下跌20%,香港下跌10%。与之相反,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从2018年全年看并未遭受任何损失。当然,美国和其他国家在2018年上调利率也对股票价格产生了负面影响。2019年,中国证券市场先是持续下跌,然后开始反弹,这种反弹由投资者对于中美之间能够成功达成贸易协定的希望所支撑。然而,最近中国证券市场再次开始下跌,这一进一退都折射出中美贸易谈判的前进或后退。标普500指数也经历了类似的动荡起伏。

然而,中国证券市场指数并不是中国实际经济状况的忠实晴雨表。在中国,实际经济增长率与股票市场价格指数增长率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关联。这是由于超过80%的中国内地投资者都是个人散户投资者,这些人平均持股时间都少于20个交易日。

贸易战对中国实际经济的伤害是什么?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出口占中国GDP的3.6%。这些出口的总附加值约为66%,假设这些出口被全部叫停,会令中国经济遭受最大约2.4%的损失(3.6%X0.66)。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如果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有一半被叫停,中国遭受的最大损失约为1.2%,对于中国而言这是完全可控的。

我的估算并未将中国政府可能出台的任何经济刺激措施带来的缓和效用考虑进去。同时,我也并未考虑中国转而寻求替代出口目的地的可能性。例如,一家工厂老板决定不从中国起运,而是从他在越南的工厂起运至美国,同时将中国工厂生产的货物运至日本。这就意味着美国虽然加征了关税,但中国的出口总额不会减少。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原本目的地是美国的商品也可以被出口到其他市场。

我们不妨回想一下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发生了什么。2009年,中国对全球的商品出口和对美国的商品出口分别下滑了16%和12.5%。这一年,中国的出口总额减少了2300亿美元(以2009年的价格计算),大体相当于2018年中国对美国商品出口总额的一半。然而,中国的实际GDP在2009年依然实现了9.4%的增长。这表明这种程度上的出口缩减对于中国而言是完全可控的。

因此,贸易战不太可能令中国经济增长脱轨。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已经越来越低。然而,贸易战造成的出口净值减少会带来总需求和就业水平的下滑,而这种下滑必须由其他增长填补。同时,中美之间未能达成协议带来的不确定性极大影响了中国企业和家庭的投资与消费决策。中国不能也不应坐等达成贸易协议。即便贸易谈判正在进行,出台经济刺激措施的时机也已经到来。及时宣布出台刺激国内总需求的方案会降低不确定性,重振公众信心,将人们对未来的预期从消极扭转为积极。

那么额外的总需求能从哪里来?不是来自对传统制造业或住宅建筑的固定投资。相反,中国应当通过加大对公共产品的供给来增加国内总需求,如环境保存、保护与修复、教育、医疗和老年护理等。然而,中央和地方政府必须带头提高对公共产品的需求。中国经济依然存在大量的过剩产能,以至于只要存在需求,就会有供给,同时不会引发通胀。

因此,我很有信心2019年中国实际GDP增长率至少能达到6%。贸易战中没有赢家。但只要中国经济能够维持6%左右的增速,同时就业情况基本维持在当前水平,中国就不会输。

最新一轮贸易谈判破裂很可能是由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其再次当选的前景进行了重新评估。随着美国经济持续向好——他应该也肯定会把这归功于自己,特朗普不需要与中国达成协议,因为这甚至可能会给其竞争对手提供攻击他的口实。将全部过错归罪于中国并宣称自己绝不会签署对美国不利的协议,会令特朗普在竞选上更加有利,正如他在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谈判中表现出来的那样。特朗普总统的忠实支持者们会相信他的这套说辞。如果美方现在真的严肃考虑与中国达成协议的话,它不会公开警告中国不要进行反制,这种警告事实上招致了反制措施,而中国的反制措施进而会给美国提供一个便利的借口加征关税并出台制裁措施。中方并非不愿做出让步,但中方不愿也不能在胁迫下做出让步,因为这种让步不仅令人蒙羞,还会证明威胁有用,从而带来道德风险,导致对方在未来更频繁地使用威胁手段,甚至提出更多要求。这种做法根本无法终结贸易战。

然而,中美彻底断交并开启一场新冷战也并不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中国与前苏联不同,中国完全无意将自身的政治和社会经济体制强加于人,甚至不愿强迫对方改变自身信仰转而接受这种道路。对双方而言,继续谈判都是有利的,或至少要表现得像在继续谈判。甚至特朗普总统自身都会意识到,中美双边关系彻底决裂对他毫无益处。因此,中美贸易谈判很可能会拖延到美国总统选举之后,虽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双方达成临时协议,废除部分关税并推迟加征额外关税的可能性。

中美之间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的竞争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十年的“新常态”。对中国经济来说,真正的风险是被隔绝于世界之外。中国应当通过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基于对等原则向外国企业提供国民待遇,继续向国际贸易和跨境双向直接投资开放经济。这有助于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变得更加高效,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