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徐赛兰 “中国崛起资本预测”CEO

美中贸易战:我们何以至此?

2019-02-19
29.jpg

美国和中国眼下不仅矛盾重重,还深陷一场贸易战,而仅仅三年前谁都无法预料会出现这种情况。美国奥巴马总统任内,美中关系被视为至关重要的双边关系,并被认真对待。在特朗普任总统的当下,对华鹰派掌控了美国针对这一亚洲国家的外交政策,他们几乎不顾对中国真实或假想的轻慢。我们究竟何以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对奥巴马所称的“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意味着什么?

奥巴马总统上任时,美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已经非常紧密。跨国公司开心地生产用于出口或在中国境内销售的商品。两国间旅游和投资也节节攀升。对全球经济而言,彼时的中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参与者。

在奥巴马任内,两国间的紧张态势开始升温,但都被巧妙地轻描淡写。首先是南海的紧张局势。中国声称在南海海域有超过80%的领土主权,并无视来自其他国家的抗议,在这一地区进行填海造岛活动。对中国在这片水域日益增强的主导权,美国提出了异议,并定期在南海举行自由航行活动。中国对此也表达了抗议。TPP是另一项争议焦点。该协议得到奥巴马总统的支持,但被中国视为美国妄图将签约国拉入自身贸易势力范围、远离中国影响的伎俩。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于2010年7月23日在越南河内出席东盟地区论坛时提出的“重返亚洲 ”政策,也被中国怀疑是意图遏制其势力的手段之一。的确,“重返亚洲”战略意在向亚太地区派出更多军事部署,寻求在与中国的领土争端中向其他亚洲国家提供支持。同时,该战略着重于维护美国与中国的关系。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奥巴马在中国问题上太过软弱。这部分人认为奥巴马未能在南海争端上对中国的一系列行动进行遏制,会被视为默许中国继续在该区域的扩张行动。此外,重返或“再平衡”亚洲战略被视为不充分、不具体。

习近平2013年3月成为中国国家主席,虽然他与奥巴马总统关系稳定,但习的外交政策构想与前任胡锦涛大相径庭。习近平通过排除异己巩固了自身势力,在推动中国获取全球经济领域主导权的努力上也变得更加独断。他领导全球治理的意图、创造“中国梦”的野心以及实现旗舰项目“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全都显示出他决心让中国再次强大。

这时,同样关注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唐纳德·特朗普登场了。这位总统一向语出直白而又无礼,同时还存在着将外交关系简化为一套非输即赢组合的倾向。他瞄准中国,贬低该国在贸易领域利用了美国。虽然他针对中国的言论从经济学角度上看几乎完全站不住脚,但他依然成功团结了那些实在害怕中国日渐增长的实力、太担心自身生活水平恶化的美国人。

特朗普成功问鼎总统宝座得益于一波席卷各大洲的民族主义浪潮。在这一框架下,全球化进程是敌人,一度被当作历届政府关键工作内容的外交关系被视为破坏美国利益的罪魁祸首。由于其规模和新任领导人的野心,中国成为美国的敌人,同时突然之间,扭转全球经济和科技扩张的措施开始出现。

问题是眼下的世界已经变得如此全球化,以至于损害中国的利益同时也会损害美国的利益。特朗普加诸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身上的关税,包括那些在中国从事生产的跨国企业,已经导致成本飙升和经济损失。眼下各国正在观望,看这场贸易战究竟会进一步升级还是降温。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一步加征关税,美国失业率将攀升,同时两国都将开始面临经济困境。

特朗普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或许会被视为抗击全球化进程看不见的敌人的必备解药。对于一个认为世界非黑即白的人来说,对于那些厌倦了因中国劳动力成本更低而丢掉饭碗的美国人来说,把中国设定为美国的头号敌人是一个稳赚不赔的战略。然而,这种方式的负效应已经开始显现,让美国和全世界都付出了代价。

特朗普的错误在于,虽然中国的确是美国的对手,但它并非美国的敌人。将其他国家视为敌人是危险的,因为这会开启敌意升级的闸门。奥巴马对待中国的方式更不露声色,给全球经济造成了较小伤害,同时也维护了中美两国的关键伙伴关系。展望未来,如何在保持健康竞争态势的同时恢复两国间的重要联系将是一个挑战。十有八九,即便政治关系已经发生转变,无论美国怎样阻止中国的全球野心,美国的这种行为都很难被视为充满善意。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已经在保守的强人政治下成为外交冒险政策的游戏。全球化进程也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