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狄彦嵩 太平洋桥梁集团创始合伙人

中国投资者将如何适应对美投资新限制

2018-11-28
dd.jpg

美国的新规扩大了针对外国投资者(尤其是中国投资者)某些并购和风险投资交易的审查,这将放缓中国对美国境内科技行业的投资活动。当然,在新规出台之前,中国的对外投资就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缩减。如今面临更多障碍的中国投资者(以及美国的创业公司)将如何应对?

投资者将重点关注欧洲和以色列

德国的工业技术公司一直是中国投资者(其中包括我们的客户)青睐的目标。但德国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愿意接纳外国尤其是中国的收购者。德国的态度发生真正转变始于2016年,当时中国最大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以60%的溢价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最近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经过精心策划协调,暗中增持梅赛德斯-奔驰股份之后,市场情绪进一步恶化。吉利的所作所为并不违反有关股东公开披露规定的法律条文,但的确违背了其精神。我试图在较高层面向众多客户解释这一交易的结构,但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之所以有兴趣听我的解释,更多是纯粹好奇吉利(以及它的银行家和律师)做这笔交易时的胆量,而不是想了解自己投资一家海外上市公司能否复制吉利的战略。

不过,尽管德国存在障碍,但一些国家对并购业务仍然是相对开放的,最明显的就是英国。预计中国对英国工业技术公司的兴趣将增加。举例来说,对美国莱迪思半导体公司(Lattice Semiconductor)的收购去年被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阻挠后,原本计划从事这一收购的获国家支持的私募基金几乎立即转身收购了英国半导体公司,而这中间没有受到英国政府任何真正的反对或审查。

同样还有其他已经经过尝试和检验的选择。居住在中国的拥有丰富经验的银行家、投资家罗乔(Jor Law)表示,“中国对以色列的深科技(deep tech)公司非常感兴趣,这些公司走出以色列,将它们的技术商业化到更大的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市场”。从人均水平上看,以色列高质量创业公司的数量十分惊人。问题依然是,用如此多的现金追逐数量有限的公司,是否会迫使中国投资者支付更高的估值?罗乔说,“像Mobileye(最近被英特尔收购)这类以色列最好的科技创业公司估值已经非常高,来自中国的资金流有任何增加,都会将它们的估值进一步推高”。我们也亲眼看到这一点,我们所知道的客户和其他投资者,经常前往以列色的各个大学以及在这个被亲切称为创业国家里的孵化机构。

一些中国企业愿意并且有能力遵守规则

符合一定标准的被动股权投资,例如不享有董事或董事会观察员权利的投资,将来还是会被允许的。当我向中国的投资人朋友提到对董事会席位的特别限制时,这条规则最常引起他们的笑声。我们知道中国的风投基金并不需要一个董事会席位来实现它们的目标。中国投资者更愿意采用非正式的操作,通过股权本身来寻找相应的诱因,以努力实现他们的目标。他们是那种到最后关头才会通过董事会席位或其他合同条款来调用控制机制的投资者。

早先的法律草案对合资企业和战略性技术的许可有严格限制,而这种合作常常正是中国的创业公司投资者努力寻求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来自美国主要科技公司的游说似乎成功地施加了压力,让这类语言在最终法案中被删除。美国公司有一种明显的担忧,它们担心新规也会给获取常规的商业许可和技术支持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作为地区内部法律顾问,在美国一家科技公司的驻华办事处工作多年,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些规定甚至会对常规的跨境技术许可协议造成绝对的破坏。

对深度技术合作伙伴的审查过程——如果有的话——反而违反商务部现行的出口管制制度,这一制度虽然在并存的法规下已经被加强,但从历史上说,它在鉴定和限制新出现的技术方面都是慢走一步。

不管怎么说,如果双方想一起做生意,而且所涉及的技术不在美国出口管制法的覆盖范围之内,那么,希望律师们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来安排投资和战略性交易,使之符合新的要求。这类交易数量会下降,但不会停止。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新的规则仍会被视为达到了其目的。

一些创业公司将惧怕接受中国的资金

预计硅谷最好的创业公司会害怕接受中国的风险投资,即使这意味着放弃更高的投资估值。因为它们担心会被某些商业机会取消资格,例如美国的防务合同竞标。罗乔指出,“创业公司永远需要新的资金来生存,它们不可以在资金来源上如此挑剔”。

对中国风投来说,将来的问题是它们能接受投资二线创业公司吗?当然,许多中国基金已经习惯为这些硅谷创业公司的投资估值支付更高的溢价。但监管收紧带来的摩擦总体上还是会有影响。估计像阿里巴巴这样的战略投资者在遇到“创建还是收购”这一老问题时会尽可能选择把更多资金投向内部研发,甚至直接从国外招募人才,而不是到国外去投资。即使是这样,在当前环境下也面临着挑战,马云收回他之前为美国带去100万个工作岗位的承诺就证明了这一点。

简言之,针对中国对美国科技进行投资的新规将产生重大影响。但对资金充足并决心开发或收购技术的中国公司来说,我们的预期依然是有志者,事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