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迈向霸权对决

2018-10-02
1.gif

随着美中双边贸易中超过半数商品被加征关税,我们已迎来一场全面贸易战,并且无论美国还是中国似乎都不太可能让步。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威胁要对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同时中国政策制定者们也开始探讨对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差异性关税,即对那些中国可以轻易用其他国家进口替代的美国商品加征高关税。

随着以牙还牙举措的升级,赌注正在指数级增加。这一切始于特朗普对美中巨额贸易逆差的关注。此后,美国政府的301调查精确瞄准了非公平市场准入和旨在实现技术追赶的中国产业政策,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

如今,特朗普似乎执意要开展一场影响深远的全面贸易战。总统的前顾问史蒂夫·班农虽然已经被踢出特朗普政府,但他仍反映了这届政府在贸易上的强硬路线观点。他最近说,美国的战略是要让贸易战令中国感受到“无法承受的痛苦”,并且其规模将“史无前例巨大”。对班农来说,终极目标是重建美国制造业,这是所有大国的长期基业,并将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产业链拒之门外。

中国和美国经济融合的无序决裂——“中美国”的终结——已隐约可见。这令美国与中国之间爆发首次“霸权对决”的风险上升。

研究权力转移的学生热衷于找到决定霸权转换的特殊历史事件或历史时期。一个显著的例子是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战败,这一事件改变了欧洲历史的进程,开启了英国霸权的大门。同样,1904/05年日本在阿瑟港(旅顺)之战打败俄罗斯,逼退了俄罗斯在远东的扩张,也令日本在未来40年来成为这一地区的支配性力量。

但权力转移在历史上并非总是清晰明确的。英国被两场世界大战和帝国的过度扩张掏空,但在1945年仍是取得胜利的同盟国之一。不过,这是英国霸权的终点,美国承担起了国际领导力的重责。

最后,在一些案例中,一方竞争者的内部态势可能改变历史进程。虽然苏联在美国里根总统发起的军备竞赛中感受到压力,但最终主要还是被自身所压垮。中央计划经济无法和西方资本主义日益敏捷、进取和创新的经济相竞争。

如今的情况和上述案例完全不同。无疑,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是唯一有可能真正从经济上、金融上、技术上,以及最终军事上挑战美国的国家。不过,动用核武器的全面战争将是灾难性和自杀性的。

因此,霸权竞争最初在经济和技术领域展开。一场最初可能通过谈判解决的相对较小的贸易冲突,如今正变成一场不断扩大的争夺经济主导权的竞赛。虽然美国两党政客们未必支持特朗普的关税,但他们拥有一致的战略目标,即遏制中国崛起、保持美国的全球支配地位。

相应的,特朗普政府正将贸易战当成是一场经济冷战的序章。中国也同样开始从结构性视角来看待贸易战:美国试图遏制中国发展,尤其是中国培育将来可能挑战美国的本国技术的努力。

这意味着在一场谁也不愿让步的懦夫游戏中,赌注不断加码。虽然仍有可能拆除引信,双方找到方法保住面子并达成“协议”,但更大的可能是贸易战将被置于更大的权力斗争背景(霸权对决)下来审视。

虽然霸权斗争可能持续数十年,眼下的对决可能只需数月或数年。双方都各有优势和劣势。谁先眨眼并后退谁就“输”了。当然,双方都不会承认,但观察者洞若观火,因为当痛楚大到一定程度,有一方一定会让步。

如果中国被迫后退,将丢掉面子,但可以为自己争取时间。中国的发展可能会有所放缓,当然这取决于达成何种“协议”,但该国的势头很可能不会遭遇重大打击。

很大程度得益于其充满活力的私人部门,中国高度进取并富有创造力。其产业政策和监管体制的重大改变很可能不会阻止技术发展的趋势,甚至还可能有所帮助。此外,和美国的经济关系不搞得太坏也有显著的好处。

最相关的一点是,对中国来说这种霸权对决来得太早了。较为理想的是,中国能再等上五到十年再挑战美国。因此,祈求和平给中方带来的好处要远高于给美国带来的好处。中国可以韬光养晦,继续发展经济并等待一个更加适当的时机。

而美国的算计可能完全不同。由于中国遭受相当大的金融伤害,特朗普似乎正在赢得贸易战,但美国政府能做的相当有限。如果美国因为通胀上升、供应链混乱和公司利润下降造成国内政治压力而被迫让步,这将被视为是一场历史性的失败,意味着美国经济霸权终结的开始。

当然,这种对决未必会决定正在进行的权力转移的最终结果,这种转移很可能将延续多年。美国也有可能重振势头。但这将成为一个标志性失败,并向全球其他国家发出信号。

这或许正是为何特朗普会拒绝在2018年5月达成可能的协议。国务卿迈克·蓬皮奥最近的表态进一步反映出目前的赌注有多大。他说美国无意弱化针对中国的进攻性贸易政策,并表示“我们下定决心要取得胜利”。此外,美国政府似乎正试图和欧盟和日本协同来集体向中国施压。

鉴于赌注已经很大,对决很可能快速升级。但时间并不在特朗普一边。从政治上看,如果民主党在11月的国会选举中拿下众议院,他的筹码将减少。此外,减税和增加开支带来的财政刺激效应从2019年开始将减退,而这恰恰是贸易战成本开始显现之际。

中国面临的政治压力更小,习近平主席已经稳固了他的权力。政府也有足够多的可以利用的经济工具来刺激经济,缓冲全面贸易战的冲击。当然,如果美国、欧盟和日本结成联合阵线,这些判断会发生改变。

所有这些都制造了一个高度有毒的环境。所幸的是,这些动能目前还没有扩散到战略领域。不过,随着美国把自己逼入角落,而中国觉得时间在自己一边,我们最好都准备好迎接当今超级大国及其崛起竞争者之间的首场战略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