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读谷歌在中国的“大变脸”

2018-08-20
2.jpg

中国向来是这样一个国家,它迫使主要互联网公司要考虑,仅仅作为中立、无偏见的信息平台是没有可能的。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经营业务,始终都意味着网上发布、共享和讨论的内容要服从某些限制。2006年谷歌首次推出Google.cn服务的时候是这样,2010年谷歌因为审查制度和中国政府试图入侵人权活动者的谷歌账户而关闭Google.cn搜索引擎的时候也是这样。2018年的今天更是如此,目前中国政府对网上内容的控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然而有报道说,谷歌正在为它的中国搜索引擎开发新的审查版。

尽管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有显而易见的商业理由,因为中国拥有总数达7.72亿的全球最多网民,但谷歌打算卑躬屈膝重返中国,接受所有政府审查要求,仍多少令人吃惊。这部分是因为谷歌当初算是大张旗鼓地撤出中国,而从最开始就被中国政府封锁服务的脸书、推特等众多美国主要技术公司从来不曾(或无从)做这样的决定。由于谷歌2010年采取的道德立场是不与中国的间谍行为和审查制度合作,所以,人们很难不把谷歌明显的“大变脸”决定,看成它在保护用户帐户不被国家刺探和帮助全球用户传播未审查内容方面的一次倒退。

也许,2018年互联网在各国受到的监管已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谷歌不过是开始接受这样的观念,即在不同国家做生意需要遵守各国法律,无论公司对这些法律是认同还是不认同。在德国,它意味着要遵守不久前颁布的“网络仇恨言论法”,该法要求社交媒体上某些违反德国法律的帖子需在24小时内删除。在印度尼西亚,它意味着迫于印尼政府的压力,Google Play商店里为LGBT受众服务的APP,例如同性恋约会APP,都必须下架。在某种程度上,对一家要应付数以百计不同国家法律限制的跨国公司来说,想必中国要求封锁某些词语和事件的搜索结果,如今看上去已变得十分寻常。那些与导致谷歌2010年撤出中国类似的极端且不正常的要求,在2018年或许已经司空见惯,它们不过是另外一些让人遗憾但又无法避免、为覆盖全球尽可能多的网络用户而必须面对的阻力罢了。

但是,即使作为一项商业决策,目前也不清楚,开发一款符合中国政府特殊要求的搜索引擎究竟对谷歌有多大意义。谷歌2010年离开中国的时候,已经有人猜测它的撤出是因为未能在中国获得足够市场份额,输给了本土竞争对手百度。2018年,中国主要互联网公司远比2010年的时候更大、更有实力,而且它们正努力把客户群向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以外拓展。

这也许是迫使谷歌再次尝试直接参与中国市场竞争的一个原因,也因此,与八年前相比谷歌更不可能战胜这些竞争对手。谷歌有可能凭借一款审查版移动搜索APP重返中国市场的消息传出后,百度CEO李彦宏甚至在一家社交媒体上发帖子挑战,宣称“百度会再次获胜”。

为了增加在中国市场竞争的机会,大概也是为了合乎中国有关在华开展业务的互联网企业需在中国境内运营其基础设施的规定,谷歌据称正在与另外一家当地公司合作开发搜索类APP。(已经有六位参议员要求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向他们说明,这种合作关系是否与谷歌同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的另一项涉及专利交叉许可的交易有关。)据The Intercept网站报道,合作伙伴公司甚至有可能无需谷歌的同意,就能得到将搜索词和关键词列入黑名单的方法。

不过即使完全屈从中国政府的要求,同时与本土科技公司进行合作,也很难看出在一个全面由中国企业主导的市场上,谷歌的计划能够取得任何进展。正如谷歌自己的竞争对手——最出名的就是微软Bing搜索引擎——领教过的,让互联网用户离开他们已经熟悉和喜爱的搜索引擎绝非易事。尤其在美中贸易关系极度紧张、中国政府正积极推动国内科技产业发展的时刻,谷歌为什么会指望中国有公平的竞争环境呢?

谷歌显然认为,如果能获得政府的批准,它就可以凭借优越的搜索技术赢得中国市场。但今天的互联网市场已经与2010年完全不同。目前尚不清楚谷歌能从这一努力中获得多少好处,但至少,它会让谷歌失去道德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