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什么中美很难达成贸易协议?

2018-07-31
85f918f832a9eab687e800a84e51bcc4.jpg
图片来源:新华社

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并不新鲜。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来,两国间的争端多达35起。然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有所不同,有可能升级和长期化。自从四个月前美国从301调查着手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以来,许多人已经把这场纠纷称作“贸易战”。

阻碍双方达成协议的因素不仅限于经济领域。除非考量间接相关的政治和安全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持续对抗的本质,以及当前的僵局和可能的走向。有三个因素对理解当前两国关系的停滞不前至关重要。

重大政治考虑限制了中国的选择

虽然贸易战会同时对两国造成伤害,但处于贸易顺差地位的国家通常受到的打击更大,因此更有可能被迫妥协。比如1980年代的日本就是这样。然而这个等式套在中国身上也许只有前半部分适用。中国已经开始感觉到痛苦,将来这种感觉还会加剧。贸易战不仅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包括大湾区、长江三角洲和京津冀走廊,而且对所有经济部门都造成了广泛影响,因为中国对外贸多有依赖。股市对此次贸易争端反应消极,沪市进入熊市,港股则跌至十个月最低点。接下来有可能是资本外流增加,影子银行和地方债务管理问题加剧,从而导致政府无法维持微妙的平衡手段。贸易对抗的扩大也会影响到中国的房地产价格,这对中国公众来说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相比之下,美国拥有相对强劲而稳定的经济。为了最大限度地施加压力,中国的报复性贸易行动主要集中在美国的特定行业和地区。关税的最大份额被分配给农产品和食品(38%),重点针对的是那些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县。不过,由于美国从中国的进口远远多于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中国仅凭关税打击美国的能力非常有限。

中国经济付出的这些代价,尤其当房地产行业受到波及,将给中国领导人带来巨大的政治压力。习近平主席处理贸易战的方式将受到尖锐批评,任何重大错误都有可能引发一场政治危机。在严峻的形势下,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寻求另一种解决方案,而不是在贸易领域妥协。中国媒体通过把美国的行为归咎于“疯狂”、“贪婪”的特朗普总统而分散了某些压力,为习近平的首选战术——谈判争取了一定时间。此外,中国公众开始把美国的贸易升级行动看成是破坏中国崛起“阴谋”的一部分,这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有利的。不过,美方行动不断升级和给中国造成的政治压力也许会限制习近平的选择。为避免被认为向美国的要求屈服,虽然国内政治压力上升,但除了坚定立场,中国领导人别无他法。

北京与平壤改善关系削弱特朗普讨价还价的筹码

特朗普总统喜欢做交易性强的买卖,其中贸易、安全和政治问题是相互关联的讨价还价筹码。过去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不再声称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从而换取了与北京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这是为追求安全利益而在经济上妥协。

然而,北京与平壤关系的显著改善,缩小了特朗普讨价还价的筹码池。新加坡峰会前后,金正恩对中国进行了三次高调访问,而他此前七年里从未访问过中国。中国向来愿意在朝鲜问题上与美国合作,以避免朝鲜半岛出现危机(这一危机随着特朗普与金正恩在媒体上的相互攻击而加剧),特别是,中国领导人一度非常不满金正恩不留情面地试射导弹,处决亲华的姑父,涉嫌暗杀同父异母且受到北京保护的哥哥。然而随着北京与平壤关系的修复,中国将不再像以前那样响应美国的要求,对朝鲜持续施加最大压力。

过去的几个月里,美中关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特朗普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将中国与恐怖组织、流氓国家和俄罗斯一并列为对手。《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防务战略》都把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描述为“战略对手”。这类措辞为中国敲响了警钟。此外,美国通过了“台湾旅行法”和美国海军港口访问计划,这些涉及台湾的行动加深了北京对安全领域的担忧。在这种充满不信任的环境下,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提出的任何新协议都将持怀疑态度。而两国国内的政治环境也使双方难以达成协议。

美国的鹰派政策团队与犹豫不决的商界领袖

特朗普当前的班子同样可能让双方的谈判努力复杂化。从中国的角度看,加里·科恩的离职和贾里德·库什纳的被边缘化使特朗普团队与中国保持着积极的工作关系的人所剩无几。那些留下来的官员,比如罗伯特·莱特希泽、彼得·纳瓦罗和约翰·博尔顿,都对中国持强硬态度。其中,纳瓦罗和博尔顿以亲台而闻名。这些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不会给谈判或妥协留出多少余地。

中国也无法指望通过美国商界领袖来据理力争,因为这些人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愿意劝服特朗普或者撮合双方。尽管美国公司对现行贸易措施的代价颇有微词,并由此反对贸易战,但它们也深受中国产业政策、党支部进入合资企业、新的国家安全法以及中国“国家资本主义”体系中其他负面趋势的干扰。除了这些担忧外,中国多年来未能实现开放承诺同样令它们感到失望。因此,中国在美国几乎没有朋友,它必须设法缓解紧张局势,熬过频繁变动的特朗普团队当政的日子。

着眼大局

安全和政治现状使协商妥协的氛围变得艰难。当然,我们不能排除任何一方立场大变并推动问题解决的可能性。特朗普本人的反复无常众所周知。中国可以利用特朗普把经济、政治和安全作为相互关联的谈判点的想法,找到非传统的解决方案。不过与此同时,这些政治和安全压力也可能成为领导人的掣肘,迫使他们坚持到底,甚至加剧紧张局势。

这些绊脚石应当促使我们着眼于大局。安全和政治因素说明了当前处境的严峻性和紧迫性,贸易战不仅会给两国造成灾难性后果,还加大了打一场真正战争的风险。这样一场战争将破坏全球稳定,其后果难以想象。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后果,才必须清理妨碍我们达成协议的障碍。也许,正是有贸易战升级为真正战争的风险,才会使双方回到谈判桌前。我们必须回归最重要且双方共同担心的安全问题,并认清两个经济体的互补性。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恶性的零和竞争,因为这中间根本不会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