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TPP:争夺亚洲领导权的筹码

2018-04-26
a.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表示,如果在条款内容上有“实质性改进”,他会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与政府去年的立场截然相反,当时,特朗普就职仅三天,就宣布美国不再参与这一贸易协定。在很大程度上,TPP被认为是美国扩大在亚洲影响力的地缘政治工具。特朗普愿意重新加入,表明在他支持华盛顿传统利益的议程中,某些更强硬的民主主义元素正在褪色。只是,美国可能已经失去2017年之前参加谈判时获得的某些优势,想重谈已经完成的协定将障碍重重。

TPP最初源自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之间的贸易对话,2008年布什政府表示美国有意加入该协定,TPP因此升温。随后的奥巴马政府把TPP作为它大力兜售的“重返亚洲”的经济重心。所以对美国来说,TPP的好处主要是地缘政治上的,而不是经济上的。TPP的设计者试图通过降低亚洲内部和跨太平洋的贸易壁垒,让亚太国家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从而使这些国家不容易受到中国压力的影响。该地区的重要参与者,如日本、马来西亚和越南都签署了协定。也因此,协定对美国应对中国的崛起,重建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然而在美国,自由贸易协定在民主、共和两党阵营的重要人群里都不受欢迎。除了仇外心理,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的主要关注点是贸易协定带给美国产业和制造业工人的负面影响,他甚至称TPP是“继续对国家的强奸”。特朗普在位于“铁锈地带”的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等州小幅胜出,这把他推上了总统宝座,这些州都对他的观点有共鸣。就职典礼后,特朗普迅速把语言付诸行动,让美国单方面退出了TPP。这一行动是史蒂夫·班农在任期间实行的民族主义闪电战举措的一部分。不过,由于国家机构内部的普遍反对和阻力,这一计划中的许多部分已经打了折扣,班农也于2017年8月离开白宫。

美国最近宣布有意重新加入TPP,正值美中关系处在重要关头。特朗普政府已经对钢铝产品征收高关税,并将进一步对大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同时还阻止了中美企业间的若干并购交易。4月17日,政府宣布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科技巨头中兴公司销售产品。作为回应,中方宣布了它自己的报复行动和关税。贸易冲突的升级,使试图改变与中国既有贸易规范的特朗普政府处境尴尬,因为中国日益自信,并且能够更好地应对美国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加强与中国其他贸易伙伴的贸易关系,让中国有朝一日默认新的、由美国领导的亚洲贸易秩序,便吸引了美国的决策者。所以,特朗普政府重拾TPP,其原因与奥巴马政府最初推动该协议如出一辙,那就是,TPP是争夺亚洲领导权的一个筹码。

然而,重新加入TPP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尚未确定什么是对它“更有利的条款”。美国退出协定后,其他11个谈判方仍在推进,并于今年3月签署了TPP修订版。值得注意的是,剩下的各方剔除了美国谈判代表所坚持的一些不受欢迎内容,包括更广泛地保护知识产权。当然,新版协定没有改变新成员加入的规定条款。现在看来,这些签约国没有多少胃口对协定重新进行谈判,以拉拢美国回归。除非美国有能力展示实力,为它的“更好的交易”做足准备,否则它也许不得不在加入协定时放弃钟爱的限制性条款。

如上所述,特朗普政府对重新加入TPP的兴趣,必须放在它与中国当前的贸易争端语境下来看。假设该政府有一个战略,那么我们可以推断,它是想寻求更好的对华贸易条件,保护竞争力较弱的美国产业,实施其知识产权主张,打开中国的市场。为获得影响力,政府现在想重新加入一个贸易协定,这个协定的目的是把中国的贸易伙伴拉出中国的运行轨道。不过,由于放弃了美国推进TPP的主导作用,特朗普政府已经让美国的努力受挫。如果有什么的话,那就是眼下的情况突出说明,当国家元首的思考能力无法超过两星期的时间跨度,治理一个帝国是多么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