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对华关税的飞反效应

2018-02-28
S6.jpg

如果说过去一年的事态能对中美贸易关系产生何种指导意义,那就是中美贸易关系在变得更加平稳之前将会变得更具争议。自从美中外交关系正常化以及北京1980年启动“对外开放”政策以来,双边贸易已经令两国数亿人受益,不仅帮助中国人脱离了极度贫困,也为美国人提供了价格实惠公道的商品

虽然中美两国在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域面临着紧张局面,但华盛顿和北京已经普遍认识到贸易带来的互惠互利。这种“可控的紧张态势”在过去帮助两国成功应对了各种贸易争端。

但在2016年,情况发生了巨变。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宣称,美国将“不再允许中国蹂躏我们的国家”,这是“世界历史上最恶劣的盗窃”。而自2017年1月宣誓成为总统后,特朗普遵守了其竞选承诺,在当政首日即带领美国退出TPP。该协定旨在与其他11个国家共同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其成员国经济总量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约40%。

聚焦中国

而事实上这仅仅是繁忙2017年的序曲而已。在这一年,中国成为了美国贸易措施直接或间接的目标。2017年4月,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自主发起调查,以确定外国生产的钢铁进口制品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11月,商务部又对进口自中国的通用铝合金板自主发起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

同月,美国作为第三方向WTO提起诉讼,支持欧盟对中国不符合“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2017年是美国“自2001年以来出台关税措施最多的一年”,其他案例还包括西班牙橄榄、越南工具箱和加拿大喷气式客机。

为了维护2017年的势头,特朗普政府2018年伊始就通过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大规模关税的措施,因为美国认定这些产品“给本国生产商造成了严重损失”。

除了安抚特朗普选民的作用外,实证研究显示这种报复性措施不仅会适得其反,还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

重温历史

让我们回顾一下2002年美国针对钢铁产品的“201条款”案。时任总统乔治·W·布什对“扁钢产品、热挤压棒材和冷轧条钢征收30%的关税,对其他钢铁制品征收最高15%的关税”。这些措施引发了如下效应:

• 价格暴涨,导致美国失去20万个工作岗位;相当于“从2002年2月至11月损失了40亿美元的工资收入”。

• 2002年,受钢铁产品价格上涨影响,失去工作的美国工人人数超过美国钢铁产业总雇佣人数(2002年12月,共有18万7500名美国人受雇于美国钢铁厂商)。

• 成本上涨影响了美国各州,从加利福尼亚州(失去19392个工作岗位)和德克萨斯州(失去15826个工作岗位)到铁锈带的俄亥俄州(失去10553个工作岗位)和密歇根州(失去9829个工作岗位)。同样,纽约州失去了8901个工作岗位,弗罗里达州失去了8370个工作岗位。“在整个2002年,共有16个州因钢铁价格上涨各失去了至少4500个钢铁消费工作岗位。”

下游钢铁产品消费者(如约翰·迪尔和卡特彼勒公司)承受了价格上涨带来的大部分负担。一些消费者选择从海外进口钢铁,另外一些则干脆拒绝接受供货商要求的更高价格,这迫使供货商不得不自己承担价格上涨部分,而这又最终令它们陷入财务危机。

不出所料,这些关税措施立即引发了国内钢铁消费者和国外钢铁出口商的抨击。根据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报告,他们被迫为“布什送给钢铁产业的礼物”买单。彼得森在2003年发布的另一份报告中进一步指出,欧盟和日本已经知会美国,称“生产纺织品的东南部各州和生产柑橘的弗罗里达州等政治敏感议会选区”将在2002年中期选举前成为报复性措施的目标。

实际上,以彼得森报告的话说,这些威胁迫使布什政府采取了一种“平衡措施”,既要“防止外国采取报复性行为,又不能耗尽此前从钢铁产业、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和国会钢铁联线获取的好意”。

正如期待的那样,WTO宣布这些关税措施违反了其规则,同时欧盟得到授权向美国生产商实施20亿美元的报复性禁运。布什总统最终于21个月后废除了这些关税,引发了美国钢铁产业的不满。

彼得森报告对此给出的最终评估是,“虽然启用'201条款'或许可以通过避免更多裁员拯救一些工作岗位,但我们依然对于工会工人愿意相信保护主义措施令他们获益匪浅感到不解”。报告进一步提出质疑,“他们何时才会意识到工会领导者们错误地中伤进口,并错误地承诺保护主义措施不会令工人获益?”

2009年9月,奥巴马总统再次打出关税牌,为迫使中国“遵守规则”,向中国轮胎征收了高达35%的关税。根据当年4月启动的国际贸易委员会“421条款”调查,该委员会的数据分析显示,“国内轮胎产业遭受了来自中国进口产品的实质性伤害”,同时这些进口产品正在“扰乱”美国国内生产市场。

彼得森在2012年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即便基于极其慷慨的假定”,对中国进口轮胎征收高达35%的关税帮助挽救了最多1200个工作岗位,但美国为每个工作岗位付出了高达90万美元的代价。这项关税措施的主要受益者是美国轮胎企业。而这90万美元中仅有“一小部分”进入了轮胎工人的口袋。此外,轮胎消费者额外支付的成本导致他们减少了在其他零售产品上的支出,而这又间接地降低了零售行业的雇佣水平,从而很可能令美国经济失去了超过2500个工作岗位。除此之外,中国很可能采取报复性措施,“对美国进口鸡肉制品征收反倾销税”,而这又将给该行业带来约10亿美元的销售损失。

引发连锁反应

这显示出特朗普总统出台的任何关税措施都有可能引发来自中国同等规模的反击。达特茅斯大学经济学教授道格拉斯·欧文指出,历史已经证明,无论何时美国在WTO允许的反倾销条款下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的监管者们就会突然发现从美国进口的鸡肉或猪肉受到了污染,必须被禁,中国航空公司会开始购买空客飞机而不是波音飞机,又或者中国食品公司将从阿根廷进口大豆、从澳大利亚进口小麦,而非从美国农产品出口商采购这些产品”。必须清楚的一点是,即便中国不出台报复性措施,美国经济也将因价格上涨而受到影响。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曾明确表示,“一些官员已经知会我,千真万确,会出台报复性措施”。中国共产党官方喉舌《环球时报》也已经在2016年就明确宣称,“波音订单将由空客取代……美国汽车和iPhone手机在中国的销售将出现滑坡,美国大豆和玉米进口将被叫停”。而这些威胁背后的意味再明确不过了,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美国期间,波音收获了380亿美元订单。2016年,中国成为美国农产品第一大出口市场。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额从2006年的67亿美元激增到2016年的214亿美元。单是大豆一项的出口额就高达142亿美元。

最终,以关税形式出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收效甚微,其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在最近的钢铁案中,《经济学人》杂志指出,特朗普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在8月发布的文件中建议,“2017年上半年钢铁进口激增与变化中的国内需求相一致,并非源自外国倾销”。再者,很多开展国际贸易的企业都是当今全球供应链的一环。达特茅斯的欧文教授称,几乎“半数的美国进口由中间产品构成,如工厂设备、零部件和原材料”。然后这些中间产品被用于生产过程或转卖给外国其他企业,而这些企业再将这些产品作为生产资料使用。

事实上,即便外国企业被征收关税,它们大可以将生产基地移往第三国,甚至是美国。想想中国的青岛海尔集团及该集团出资56亿美元收购通用电气家电部门的案例。如果特朗普政府执行其对洗衣机征收关税的措施,海尔完全可以令其位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工厂增产,从而规避关税。总部位于伊利诺伊的钢管生产厂商泽科尔曼工业(Zekelman Industries)首席执行官巴里·泽科尔曼说:“关税真的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你征收关税,他们依然可以把产品移往第三国。”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个事实,这些公司中有一部分也雇佣美国人。

来自汉密尔顿的建议

关于关税的争论与美利坚合众国的历史一样古老。欧文教授在其《汉密尔顿生产报告的余波》中解释,“虽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关于补贴的提案未能获得支持,但在1792年初,几乎每一项关税建议都在国会得到了通过”。当时的关税之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充满贸易保护主义色彩,是因为担任总统乔治·华盛顿财政部长的汉密尔顿不希望打击进口,因为进口是帮助美国偿还公共债务的关键税基。欧文进一步指出,“虽然汉密尔顿的适度关税政策得到了批发商和交易商的支持,而这些人正是联邦党人的中坚力量,但沮丧的国内生产商很快便开始支持由托马斯·杰弗逊和詹姆斯·麦迪逊领导的共和党人推崇的更为严苛的贸易政策”,而“在18世纪90年代支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利益集团将他们的政治支持从联邦党人转向了杰弗逊共和党人”。

在眼下世界各地日益升温的民族主义情绪中考虑关税措施时,政策制定者们应当抵制住关税的诱惑。欧文教授警告,当国会在1930年通过了《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时,一份国联的报告称,此举将成为“让其他国家大举出台关税措施的信号枪,至少部分以报复性措施的形式”。

特朗普总统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倾向反映出他意图完全规避WTO的渴望。根据彭博社的社论委员会,特朗普总统“在竞选过程中就威胁让美国退出WTO,他同时明确表示不会理会WTO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判决”。特朗普总统在WTO框架外出台关税几乎必然招致报复。

鉴于这些措施的严重影响,现在还不清楚特朗普总统是否透彻理解了在贸易争端上跳过WTO程序、采取单边主义行动可能产生的后果。这是事关美国自二战后大力推动建立的WTO体系存亡的严重威胁。这一全球体系“制约着与美国进行贸易的WTO其他163个成员的政策”。

美国前贸易代表迈克尔·弗洛曼曾警告,“这将导致其他国家对我们出台报复性措施,或许更为严重的是,这会令其他国家效仿我们的这一做法,无视国际义务而擅自采取行动”,这将导致整个世界贸易体系瓦解,并在这一过程中给全球经济和美国信誉造成无法修复的伤害。中国的一句古老谚语或许可以完美总结我们应当从中汲取的教训:害人终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