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刘军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APEC在博弈中创新

2017-11-27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5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1月11日在越南岘港闭幕,并发表了《亚太经合组织第25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会议围绕“打造全新动力,开创共享未来”主题,主张进一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支持多边体制,倡导贸易自由,创新增长动能,力求包容性增长。

尽管首脑会议提出支持多边主义,构建开放经济,建议把握创新动力,强调包容互惠,但此前的部长级会议不能说一帆风顺,这折射出新时期亚太各经济体对全球化与区域化、贸易自由化与贸易保护主义的不同认识。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G20、APEC甚至G7等历次会议几乎无一例外地主张“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而2016年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政权上台后,全球化遭遇逆袭,保护主义伴随民族主义堂而皇之地登上国际舞台。凡有美国参加的场合,总有以“公平贸易”为口号的贸易保护主义像乌云一样滚压过来。

本次APEC部长会议也未能躲过美式强权型“公平贸易”。其“公平”的标准是对美国有利,而不是对各国经济发展来说是否现实,更不是对地区多样性、增长态势及非机制化原则的照顾。最终部长会议声明中不得不加进美式“保护主义情绪”,即在“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常态表述中,强加一个很有美国特色的前缀,变成“反对'包括所有不公平惯例的'贸易保护主义”。美国的执拗使部长会议声明不得不推迟两天发表。如此坚持美国立场,捍卫美国利益,足见其贸易保护主义背后的商业霸权主义。

这也难怪美国的安全盟友日本全然不顾美国的政治面子,执意将今年的APEC当成主导推进“TPPII”的舞台,哪怕降低级别,也要达成框架协议,并取新名“CPTPP”。这显然反映了安倍政权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不满。以往,日本作为APEC机制的创始国之一,在APEC系列会议期间总是能坚持围绕会议主题展开议论。而此次会议期间,日本明显跑题,它亟不可待地另辟蹊径单独开会,召集除美国以外的11国讨论TPP问题。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缺席的情况下召开部长级会议,降低TPP规则标准,冻结最能体现TPP特色的20余条款,力求一个“没有美国的TPP”。其背后的动因在于,围绕贸易问题及区域贸易规则,美日利益不一致,竞争大于利益。如此,在亚太地区,美日安全与经济利益泾渭分明,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过去四年安倍倾尽外交资源追求的与美国共主21世纪国际经济秩序的梦想被特朗普无情地打碎了。如果说,过去四年安倍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TPP这个篮子里,那么特朗普一上台便坚定履行承诺,将TPP这个篮子扔在了地上,给安倍外交一个破产的节奏。而此时特朗普访华,中美两大市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实体与实体的对接”,中美贸易问题走向创新性解决的方向。这一方式,无论如何在上世纪的日美贸易摩擦中是找不到先例的。这意味着中美贸易问题不会必然像1985年那样演绎出新的“广场协议”。正是中美两大板块的对接,才让日本倍感有被淹没于太平洋的危险。可悲的是,过去四年安倍围绕TPP对奥巴马的追随,恰恰使日本丢失了在东亚合作中原本拥有的主导地位。

一个共同繁荣的亚太,必将是一个互联互通的亚太。2014年北京给亚太描绘出互联互通蓝图,提出了经济一体化愿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直接对接亚太全区域的相通相融。从北京路线图到利马宣言,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大幕缓缓拉开,这必将为多边合作和地区经济融合释放出巨大红利。APEC初始主张的多样性、高增长和非机制化,迎来了全新开放、包容普惠、互联互通的新时代。此次APEC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放眼世界,发表系列演讲,提出亚太发展“四个转变”,强调亚太各方应该坚持不懈推动创新,坚定不移扩大开放,积极践行包容性发展,不断丰富伙伴关系内涵,引领全球新一轮发展繁荣,“携手谱写亚太合作共赢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