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的贸易谬误

2017-09-19
S3.jpg
运输集装箱在格鲁吉亚花园城的格鲁吉亚港务局码头等待运输。 美国对外贸易赤字在去年年底上升到三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2年3月14日(美联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似乎有意要犯一个危险错误:为降低贸易逆差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据报道,他8月份在椭圆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对顾问们说:“我要关税。”然而,加征关税可能是徒劳的,甚至弊大于利。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挥之不去的背后原因,是无法靠关税来纠正的。

特朗普总统的愤怒似乎主要针对中国。就在2017年8月14日,美国贸易代表宣布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对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展开调查。中国的实体非法抄袭美国知识产权的确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贸易问题,动用301条款会让特朗普政府得以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而广泛的关税。果真如此,这种惩罚性行动要么可能导致中国报复,严重影响美国的企业,要么让美国在WTO接受中国的挑战,因为301条款偏离WTO多边框架。

尽管实际上美国政府中对中国贸易做法最持批评意见的斯蒂芬•班农已经离开白宫,但这些举措还是实施了。为什么特朗普政府如此执迷于关税这个更常见于100年前的贸易政策呢?

按斯蒂芬·班农的话说,特朗普政府一直认为美国正在“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的确,中国意图追赶发达经济体,并愿意为国内技术发展投入巨资,这不是什么秘密。如果成功,中国因其庞大的规模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使美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力下降。

但美国仍可通过与中国正面竞争,发展高效的科技投资项目,来保持技术上的优势。无奈,特朗普政府的怒气直指美国庞大的经常账户逆差,这一数字2016年为4690亿美元,特朗普上台后仍处在类似水平。特朗普政府认为这是不公平贸易行为和“糟糕的”贸易协议的产物,所以政府不仅瞄准中国,还有韩国、德国、其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员国以及任何与美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

这方面韩国的情况尤其说明问题。韩国作为对遏制朝鲜核和导弹发展计划举足轻重的美国亲密盟友,却成为被逼着重新谈判美韩自贸协定(KORUS)的目标。特朗普称该协议是“破坏”美国的“可怕交易”,威胁在短期内予以终止。在本届政府来看,难辞其咎的就是在KORUS生效后的2012年到2016年,美国对韩国商品贸易逆差翻了不止一番。

然而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对韩国的商品贸易逆差翻番主要发生在两个领域:电子产品和汽车。这两个领域要么并不受协议的影响,要么将来才会受协议的约束。

事实是,2016年美国与100多个国家有贸易逆差。让美国经常账户逆差30多年来挥之不去,实有更根本性的原因。简单说就是,美国长期存在着国内储蓄赤字。当一个国家的储蓄不敷投资与消费需求的时候,它就必须进口资本(资本账户盈余),而这种关系的另一面就是经常账户逆差,就美国而言驱动经常账户逆差的就是庞大的商品贸易逆差。

这种逆差当然给美国流通商品的生产带来可怕后果,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尤甚。人们对美国铁锈地带存在大量废弃工厂的事情耳熟能详。不能低估产业空心化给美国中西部地区造成的社会问题,它让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了总统大选。

不过,美国是国际经济社会中相当幸运的一员,因为美元迄今为止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储备货币,所有人都愿意以低利率借钱给美国。这样一来,美国公民就能不断以远远超过国内储蓄的能力进行消费和投资。

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它们要囤积大量美元抵御投机性狙击,并作到未雨绸缪。极为讽刺的是,华尔街的投机活动迫使较穷的发展中国家储蓄过多,导致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特所说的“全球储蓄过剩”。这些储蓄以美元形式保存,且大部分回流到美国,导致利率走低,而这又抑制储蓄,鼓励消费。其他经济体如何得到美元呢?就是通过出口多于进口,这样就有了对美贸易顺差。

特朗普政府要想认真解决美国贸易逆差问题,就应该关注美元及其巨大的国际影响。美国的“嚣张特权”——不在乎入不敷出,因为外国人对美元永远有兴趣,甚至被迫以低利率购买美国债务——让美国的金融和产业精英获益匪浅,同时,与其他方式相比也让中下层获得了更高的消费能力。削弱“嚣张特权”将给多数美国人带来严重后果。也许最糟的是,失去“嚣张特权”将削弱美国的防务投资能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的全盘经济民族主义正专注于对付贸易逆差,并打算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但这是重大而极度危险的谬误。只要美国提供主要储备货币,贸易逆差就会存在。加征关税就像打地鼠游戏,压下一个国家的逆差,另一个国家又会冒出来。只有美元全球作用的价值和重要性不断下降,久而久之才会导致经常账户逆差减少。但此举的成本可能远大于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