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中印关系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刘遵义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教授

中美经济关系向何处去?

2017-07-31
S1.jpg

首次中美全面经济对话7月19日在华盛顿结束,对话未达成协议,没有联合公报,甚至各自计划中的记者招待会也先被美方、然后被中方取消。这对未来中美经济关系意味着什么?

首先要注意的是,这一结果并非完全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出于国内政治考量,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在这个时候都不可能作出重大让步。在中方,中共关键的十九大将在下季度召开,展示信心与力量对中国十分重要。在美方,特朗普总统兑现竞选承诺,如废除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沿美墨边境筑墙、重谈北美贸易协定,都不会顺利。朝鲜问题依然棘手,还有正被调查的“通俄”事件。其他提议,如减税、重建基础设施等,也几无进展。总统需要清清楚楚的、公众看得见的胜利,而不是某个问题的妥协。他是交易商,是生意人,并不是联盟或团体的建设者。而在战术上,虚张声势符合他一贯的谈判作风,如果交易有利,他是会回头的。

双方所声称的原则都是无懈可击的。美方强调平衡、公正和互惠,中方强调谈判应该非对抗、相互尊重和互利双赢。然而,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双方并不习惯友好平等地对待对方。中国在许多世纪里一直是亚洲占支配地位的大国,直到1840年以前,所有邻国在它眼里都是附庸国。这之后,中国成为西方列强的半殖民地,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它从未被其他国家平等相待。美国在二战中拯救了英国和法国,占领了德国和日本,也从不把它的盟友看成是平等的。这样一来,美中两国之间的谈判更加困难,因为与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合作在此处并不一定奏效。

美方在对话中提出的一些要求,甚至连美国企业都不支持。例如,通用汽车和福特就不希望降低中国的汽车关税。这两家公司在中国有庞大的汽车生产业务,现行关税对它们是有利的。美国威胁说,要对来自中国的铁和铝实行进口配额,或加征关税,但从中国进口的铁和铝只占美国总进口的极小百分比,对减少对华贸易逆差起不到什么作用,这方面实施任何措施,都只能是象征性的。另外有一定可能性的,是美国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样它就能针对中国采取更多贸易保护措施。但是,过去一年来,如果中方对汇率有任何操纵,那也是防止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这与它为获取出口优势应该做的事,恰恰是背道而驰的。何况,人们也可以说,美国因为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上也是间接的汇率操纵国。

其实,美中双边贸易逆差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最近一份着眼于国内增加值(即各自国家向对方出口商品和服务所创造的GDP)的研究报告估计,2015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1327亿美元。而如果只按美国的商品出口数据估计,对华贸易逆差则达到3674亿美元。而且,这种基于增加值的估计,还没有包括中国企业向美国公司(如苹果、高通)在海外(如爱尔兰)的子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费,这些费用可能高达数百亿美元,理应被归为美国对中国出口服务的收入。如果把这部分算进来,美中贸易逆差甚至更小。再者,必须承认,美中双边贸易逆差减少,并不等于美国与全球其他国家总的贸易逆差减少,而后者对帮助增加美国工人的就业和工资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从中国进口产品的减少,只是因为中国产品被来自其他国家的产品顶替,那么美国工人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

事实上,靠减少双边贸易(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时减少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来缩小美中双边贸易逆差,并不符合美国工人和消费者的利益。让我们考虑一种极端情况:假设双边贸易同时中止,那么贸易就会“平衡”,逆差为零。这意味着两国对彼此的出口都下降,双方损失大量就业机会,通货膨胀率升高,消费者将承担高得多的物价。这对于两国是双输。因此,对话努力应着眼于增加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以此缩小双边贸易逆差,让两国双赢。譬如,目前美国对石油天然气的出口限制已经放宽,中国可以根据国内现有需求从美国大量进口;如果美国放宽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中国也可以增加进口;除了已经大规模进口玉米和大豆,中国还可以增加其他美国农产品的进口,如牛肉、猪肉、大米和奶制品;赴美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会持续增加,尤其是中国公民现在可以获得10年内多次入境签证;中国在美留学生数量也会迅速增加;中国对外国全资商业银行和人寿保险公司的限制有可能放宽——只要它们满足条件对等和资本门槛要求,并在中国国内有资本本土化的子公司。经过双方协同努力,美中双边贸易逆差即使不完全消失,也有望在几年之内大幅缩小。

另一个影响中美双边投资关系的要素,是中国过剩的储蓄。中国每年的国民储蓄占GDP的40%以上,鉴于目前主要制造行业几乎都面临产能过剩,这些储蓄无法在国内得到有效利用。所以,过剩的储蓄必须用作海外投资,而美国是投资天然目的地之一。这也是中美双边投资协议的必要性、紧迫性所在。中国的储蓄可以投资于美国基础设施项目,或者直接投资,或者购买其债券,这样也可以助力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实现他的一个竞选承诺。有些人或许担心,美国基础设施被外国人拥有可能影响国家安全,但事实上,基础设施在美国,当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政府可以随时介入。

总而言之,中美加强经济合作是正和博弈,可以实现双赢,这一点基本无疑。两国经济复苏应该有助于增进双方互信,加大达成最终协议的可能。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目前已经稳定在年均6%至7%的水平,是美国的两到三倍,所以,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对美国商品和服务需求的增长可能远远高于美国对中国商品和服务需求的增长,这样一来美中贸易逆差会进一步缩小。无论如何,一场全面的贸易战对双方都是有害的。我相信,理智,更重要的是自身利益,终将占据上风,从而避免一场重大贸易战的出现。

(本文缩减版刊登于2017年7月25日香港《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