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处罚中兴影响有限

2017-06-01

2017年3月7日,特朗普政府两位重要阁员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宣布,中国中兴通讯公司将支付美国制裁历史上最大一笔刑事罚金。美国政府指控中兴违反其对伊朗的禁运措施,购买美国零部件并将其组装在中兴设备中后非法出口到伊朗。中兴表示认罪,并同意向美国政府支付8.92亿美元罚金。此外,另需向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工业与安全局(BIS)支付的3亿美元罚金被缓期7年执行。美国商务部称,中兴还非法向朝鲜运输了283批违禁品。

S3.jpg

这一声明宣布时恰逢美中经济关系微妙期,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准备在4月初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这一高调宣布的声明凸显了美国政府对损害美国经济和安全利益的中国公司的担忧。

“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将积极推行强有力的贸易政策,以实现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保护美国工人的双重目标,”罗斯在宣布处罚结果时说。塞申斯表示,认罪协议“清楚地表明我们政府将动用所有手段来惩罚那些违反我们法律、妨碍司法、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公司”。

考虑到罚金的创纪录规模,中国政府的初始反应还算相对温和,很可能是因为中国不想和国企的非法行为扯上关系。外交部长王毅表示,政府对企业是否获得公正对待感到担忧。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政府一贯反对外国政府对中国企业进行单边制裁。同时,我们也一直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合法经营。”

美国政府对和伊朗进行非法技术交易的中国企业的调查并不会以对中兴的处罚而告终。3月24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9家向伊朗导弹计划提供技术转让的中国公司和个人实施为期两年的制裁。不过,对中兴来说,3月30号之后其最煎熬的时刻已经过去。中兴董事长殷一民在监管文件中表示,在工业与安全局建议下,中兴已经被从美国贸易黑名单上除名。这对该公司来说是一项重大进展,因为其生产有赖于从高通、英特尔等美国公司获得硬件和软件供应的能力。

在4月与习近平会晤之后,特朗普似乎软化了在经济议题上的强硬立场,他表示和中国的关系“非常特殊,和我们之前的完全不同”。出于希望中国在核项目和导弹项目上向朝鲜施压,特朗普在4月底评论说,中国的帮助“值得达成一个对美国来说不那么好的贸易协议”,因为“朝鲜比贸易更加重要”。

这轮处罚影响有限的另一大征兆在于那些没有发生的事。在这轮针对中国企业的处罚中,中国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年销售额达751亿美元,是中兴的5倍多)似乎毫发无伤。2016年3月,美国政府曾公布文件称,中兴将一个名为“F7”的竞争对手的做法当成模范:设立“隔绝公司”以在伊朗、朝鲜和其他国家开展业务。对“F7”的描述符合华为的特征。当月底,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出传票,要求其提供向伊朗、朝鲜等受制裁国家发货的信息。不过,这一传票属于行政性质,意味着美国并没有对该公司发起刑事调查。

截至写作本文时,华为似乎躲过了美国的处罚。这对一家因为安全担忧而被基本阻止进入美国通讯基础设备市场的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华为希望进入美国智能手机市场,而与中兴支付刑事罚金类似的负面报道无疑将损坏其在美国政府和美国电子产品零售网络的声誉。

只要朝鲜问题仍是美国最重要的对华外交政策议题,针对中国公司的经济制裁就会退居次席,以实现让中国对朝鲜政权施压的目标。对中兴的处罚相当严厉,但为了赢得中国的善意,这恐怕是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针对中国企业的最后一次重大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