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周世俭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中美经贸关系进入多事之秋

2017-01-23
S6.jpg

近年中美双边贸易发展势头有所减弱。

根据中方统计,2015年中美贸易总额为5583亿美元,比2014年微幅增长0.58%。中国对美出口4095亿美元,年增3.4%。而根据美方统计,当年美中贸易总额为5981亿美元,与2014年相比增长1.25%,其中美国对华出口1162亿美元,是2009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6.3%)。

根据中方统计,2016年1-10月,中美双边贸易额为4180.3亿美元,同比下降9.1%。中国对美出口为3125.7亿美元,下降8%;中国从美国进口为1054.6亿美元,下降12.2%。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2071亿美元,下降5.6%。根据美方统计,2016年1-10月,美中贸易总额4884.9亿美元,同比下降5.4%。美国对中国出口920.3亿美元,下降3.5%;美国从中国进口3964.6亿美元,下降5.8%。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3044.3亿美元,下降6.5%,比上半年情况略有改善。

(1)对华贸易逆差

多年来,美国对华始终存在巨额贸易逆差。2014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426亿美元,占美国总贸易逆差的50.6%。2015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657亿美元,占美国7371亿美元总贸易逆差的49.6%。2016年上半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1610亿美元,占其3483亿美元总贸易逆差的46.2%,略有下降。

美国的贸易逆差由三部分组成。首先是竞争型逆差,日本的汽车和欧洲的空客飞机对美国的同类产业构成威胁,而且处理起来必须慎之又慎。其次是资源型逆差,美国从美洲和中东地区进口大量原油,从非洲和亚洲地区进口大量矿产资源,这是其贸易逆差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难以解决。第三是补充型逆差,美国从中国、东亚和东南亚进口日用消费品,作为经济、产业结构和人民生活的重要补充,这对美国是有利的。

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大多是物美价廉的日用消费品,它有助于缓解美国的通货膨胀,使中低收入人群获益。

传统贸易分析方法无法解释当前的贸易失衡。

首先,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约70%的在华海外投资来自东亚。曾导致其他东亚经济体与美国之间出现贸易逆差的产品,现在是在中国内地制造,从而产生了“贸易平衡转移效应”。这些产品的大部分零部件来自东亚,它们不是“中国制造”,而是“东亚地区制造”,这部分产品的出口收入是由东亚地区分享,而不是中国独享。但根据原产地原则,这些出口到美国的产品的所有价值都算到了中国头上。其实中美贸易不能简单看成双边贸易,它是多边贸易,是美国与东亚地区之间的贸易。

其次,中美贸易的一个突出特点是60%属于加工贸易。中国只通过加工分得利润的很小一部分。美国进口商、批发商和零售商的利润份额远大于中国制造商和出口商的份额。因此会有“中国顺差,美国获利”的现象。正如美国经济学家查尔斯·卡德莱克所说,根据原产地原则,美国一只苹果手机的178美元制造成本是计在中国账下,因为中国是最后组装地,但中国从每部手机得到的附加值只有6.5美元。

美国从1971年起出现贸易逆差,已延续46年。根据美国海关的统计,美国对9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逆差。不应该把所有怨气都撒向人民币汇率。相反,这是经济全球化、产业调整和大规模国际分工的自然结果,是一个无法逆转的结构性问题。

(2)人民币汇率问题

多年来,历届美国政府一直迫使其贸易伙伴的货币升值,以减少贸易逆差。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对德国马克、80年代中期对日元、80年代末期对新台币,以及90年代早期对韩元都是这么做的。新世纪伊始,美国同样强压人民币大幅升值。但结果如何呢?这些年来,美国与德国、日本、台湾地区、韩国和中国仍然保持着贸易逆差,从来也没扭转过。2015年,美国的贸易逆差对德国达742亿美元,对日本686亿美元,对台湾地区148亿美元,对韩国283亿美元,对中国是3657亿美元。

再以中国为例。从2005年7月到2016年8月初,人民币升值36%,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2016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3657亿美元,增长了81.4%。

这些事实说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贸易顺差或逆差,与其汇率并无太大关系。汇率不是决定性因素。相反,逆差或顺差只是一种交易活动,是基于市场的比较优势使然。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品竞争力取决于一系列因素。为减少自身贸易逆差而简单强迫对手将货币升值,是一种传统的狭隘的国际贸易思维。时代变了,情况日益复杂,这种传统思维必须调整更新。

经过11年的汇率改革,人民币汇率已经基本上靠市场决定。汇率浮动区间从最初的0.3%,增加到0.5%、1%、2%和现在的3%。过去半年里,人民币汇率再次盯住一揽子货币,基本上保持了稳定。眼下人们更多关注的是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而忽视了其对日元、欧元和英镑不同程度的升值。

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主要原因不在人民币,而在美元自身。2016年10月10日,美元指数突破97,次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6.7098。11月15日,美元指数超过100,11月16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6.8592。12月22日,美元指数上升到103.36,达2002年以来14年内的最高点,次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6.9463。面对美元大幅升值,许多发展中国家货币都遭遇了比较剧烈的贬值,相比之下人民币的波动却相对温和。这是公认且不容歪曲的事实。

2016年10月1日,IMF正式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成为它的五种储备货币之一。这是对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和人民币得到广泛使用的认可。

2017年中美经贸关系将进入多事之秋。

有强烈保护主义色彩的特朗普团队上台后,将不可避免地在全球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并注定遭到世界各国的反对和报复。其结果将是害人害己,让世界经济倒退。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上世纪30年代,美国陷入大萧条,胡佛总统大幅增加进口关税,以保护国内产业,遭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对。当商品不能自由跨越国界的时候,军队就会跨越国界。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中国无意发动一场贸易战,也不惧怕贸易战。在中美经济交流的44年里,只发生过一次贸易战,即1983年的纺织品贸易争端。它最终以美国政府让步收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1983年的GDP不到美国的5%,2015年已经是美国的61%。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33年前的那个中国,任何美国政府都不得小觑。2015年,中国进口了美国销往海外22%的棉花、56%的大豆、26%的波音飞机和33%卖给其他国家的通用汽车。这些产品的替代品是可以在世界其他地方找到的,美国对此心知肚明。

对话比对抗好,合作比摩擦好。中国和美国互为对方的大市场。2010年以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农产品的最大市场。特朗普任命一位农业州的州长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就是希望促进对中国的农业出口。

中国成为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已有时日。2015年,(按美方统计)美中贸易额为5981亿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6%。如果加上香港和澳门,美中贸易额则达到6426亿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7.2%。

这也就是说,美国同样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2015年,(按中方统计)中美贸易额为5583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4.3%。中国对美国出口4095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18%。如果加上经由香港的出口,则出口额达4819亿美元,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1.2%。2012年以来,美国已经超过欧盟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中美经贸合作前景广阔,既有巨大的机遇,也有严峻的挑战。两国合则两利,争则两败。两国政府应本着互利共赢的精神,加强对话与合作,这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也将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