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世默 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

习近平的中国式全球化指南

2017-01-23

萨缪尔·亨廷顿肯定在棺材里笑了。十几年前,这位有先见之明的政治学家喊出“达沃斯人”一词,它指的是以天下为家的“跨国主义”信徒,在他们梦想的世界中,国界将消失,国家被废弃,一切均受选举和市场支配。对他来说,全球化不仅是经济的互联互通,也是一种包含政治治理、国际关系和社会价值的普世愿景。

S1.jpg

本周的头号讽刺就是,世界经济论坛对到瑞士阿尔卑斯山发表主旨演讲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了欢迎。达沃斯人对中国的看法最多模棱两可,即使全球精英允许中国加入管理世界秩序的一些机构,如WTO和IMF,他们仍然在全球责任甚至民主人权等国内事务上对中国指手画脚。中国被称为“搭便车者”,是抵制全球治理规则大一统愿景的堡垒。

西方国家和日本仍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这是16年前中国加入WTO时它们作出的承诺。美国主导但如今落空了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板块TPP,也有意把中国排除在外。

巴拉克·奥巴马就是典型的达沃斯人。他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警告说,中国“把民族主义作为组织原则”,“从不在维护国际秩序方面承担与其国力相符的责任”,“只从区域势力范围角度看世界”。在他看来,这样的中国将带来冲突。

6个月来变化真大啊!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在美国胜选,颠覆了达沃斯人的立命之本。在他们的普世化征程中,达沃斯人把本国人民抛诸脑后。如今,借美国作家威廉·巴克利的话说,这些一直以来理所当然的支持者竟然站在达沃斯人的进步列车前,大喊“停车”!达沃斯人慌乱不已,以至转而救助于习近平来济危解难。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会举起全球化大旗吗?有可能,但也许不是采用达沃斯人的叙事方式。

习近平先生在他的演讲中肯定了中国对维护和促进经济全球化的承诺。但他提出的几点看法,他的听众们或许听来陌生。他说,我们必须适应和引导好经济全球化,以便消解其负面影响。他认为,我们必须致力于开放,但只有包容差异,开放才能惠及所有人。他数次使用“全球化”一词,但几乎每次都加上“经济”这个限定语。

S10.jpg

中国对待全球化从来不是普世主义的。允许不同国家在没有外部压力情况下追寻自身发展道路,一直是中国对外交往的核心。正如习近平先生在达沃斯指出的,中国是经济全球化大的受益者,也是贡献者,中国经济增长已成为全球经济火车头,尤其在经济和金融危机时期。

但中国一贯坚持对本国发展道路的决定权。它拒绝达沃斯人一刀切的全球主义,按照本国国情参与全球化,在一代人时间里让6亿多人脱贫。没有哪个融入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家取得了类似的成就。

所有人都知道,全球化遇到了麻烦。然而,经济和技术的发展趋势将继续推动日新月异的互联互通。这也导致全球治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习近平先生说:“中国立足自身国情和实践,从中华文明中汲取智慧,博采东西方各家之长,坚守但不僵化,借鉴但不照搬,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谁都不应该把自己的发展道路定为一尊。”

习近平先生给达沃斯带来多元信息,这与其听众所宣扬的普世主义迥异。他不是达沃斯人,但也许这正是全球化所需要的。全球化在重新启动之前,需要进行一次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