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里约奥运:现有奥运会筹备模式是否难以为继

2016-07-29

巴西获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时,整个国家好事连连。经济以亚洲速度强劲增长,民众从较低收入向中产阶级迈进,每年数百万人口脱贫。国家在世界舞台上展现出新的自信,并期待在全球治理方面有更多话语权。海上发现的巨量深海石油储藏,成为奥运会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保障,也为未来社会发展提供了新财源。在前总统卢拉领导下,巴西的发展能力似乎终于赶上巴西人的期望。国际奥委会认识到这一点,选择里约热内卢作为南美洲首个、拉丁美洲第二个(第一是墨西哥)主办奥运会的城市,尽管当时美国新上任的总统奥巴马为他的家乡芝加哥摇旗呐喊。

当然,接下来情况变糟了。随着8月5日巴西奥运会开幕式进入倒计时,人们的担心层出不穷。过去两年经济大幅下滑,现在已陷入衰退,2016年年景依然艰难。失业上升,收入减少,大量腐败丑闻动摇了巴西经济的优势,致使投资放缓,商业信心下降。政治上,国家已经陷入宪政危机,严格说来,奥运会开幕时这个国家将有两个总统,其中一位在等候弹劾审判。

石油价格大幅下跌沉重打击了里约市,使之前的预算计划泡汤。这些预算原本承诺用于奥运规划,以及与奥运会有关的城市改造。卫生预算、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服务都受到了影响。同期,外部环境雪上加霜,包括蚊子传播的寨卡病毒威胁(现因巴西冬季气温较低已经缓解)。最要紧的,是近期孟加拉国、法国、美国等地发生恐怖袭击后随之而来的安全问题。正如2016年里约奥运会组委会负责人6月份在华盛顿时指出的,运动员和观众的安康最重要,而安全问题压倒一切,可以说是奥运会的最大威胁。

如今巴西人心烦意乱,不明白为何国家迎来的是如此令人沮丧的坏消息,而不是当初期望的一场能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盛会。这是当然的,这就像买家在账单到期并盘算了机会成本之后,开始悔不当初。何况,由于全球高度关注,新闻24小时传播,外界旁观者把每场大型国际赛事预言为灾难似乎已成惯例。直到赛事开始,焦点才不再是之前的规划和后勤,而变成比赛本身。

可以预见,里约也会是同样情况。毫无疑问,通向奥运会的路不会平坦,甚至可能比以往更难走。但关注巴西经济、政局或贫民窟的困境,就意味着要把两个不同的问题联系在一起:奥运会本身,以及奥运会主办城市的状况。对于后者,里约似乎已经真的作好准备。在私人而不是公共财政的支持下,场馆已经建成,测试工作也顺利完成,风景和主人的好客一如既往令人惊叹。确实,像清理瓜纳巴拉湾这样的环境工程仍有大量未完工作,但组织者已有应急预案,必要情况下可以让受影响的赛事换个地方进行。里约市有成功主办大型活动的经验,包括2007年的泛美运动会,2013年教皇方济各的到访,以及2014年的世界杯等,这些活动总体上都一帆风顺。

现在的区别在于,人们的期望成倍增加,每届奥运会对成功的定义都高于上一届。曾几何时,奥运会基本只是一个大型的、自我娱乐的体育盛事,但现在它已变得臃肿不堪,耗资巨大,而且被赋予留下长期遗产的期许,包括城市重建、社区发展、扶贫、保护人权、环境可持续和社会融入等等,不一而足。它们还要接受传统媒体、最近兴起的推特及全球更多社会化媒体的实时监视。这些问题并非巴西独有,但要打消人们对巴西已经做好奥运会筹备工作的怀疑和对主办奥运收不抵支越来越多的猜测,也许并不容易。但无论如何,拿几个最近的例子来说,之前的伦敦、北京和悉尼夏季奥运会在召开之前都曾经被媒体大肆唱衰,但最后并未成真。

虽然如此,里约奥运会开幕在即,接下来的三届奥运会东道主(全在亚洲)必须要了解举办奥运会的广泛影响和全球性期待,这种期待已经成为这一体育赛事的顶层任务。历史走到今天,奥运会或许已经太过庞大、太过昂贵,被太多外部负担拖累,以至于当前的模式难以为继,将来必须有所反思。就现在来说,未来的奥运会东道主必须专注于应对人们对奥运会的期望,同时意识到自己的角色会远远超过比赛本身。这也许不是它们的初衷,但这就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演变。人们判断奥运会是否圆满成功,会将这些广泛的社会发展问题考虑在内。未来满怀抱负的奥运会东道主们,记住这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