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许多 耶鲁大学福克斯研究员

经济还是修宪:控制国会的安倍应慎重选择

2016-07-21

试着想象如下场景:一觉醒来,英国不再是欧盟的一员,唐纳德·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信奉和平主义的日本抛弃了和平宪法。其中的一幕已经实现:英国人在6月举行的公投中决定退出欧盟。至于特朗普,没有人敢断言他不会成为美国总统。而日本,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实现修宪。

7月10日,日本举行参议院选举,242名参议员中的一半重新改选。选举结果显示,自民党及其盟友大获全胜,在参议院中实现了三分之二多数。考虑到执政联盟已经在众议院占据三分之二多数席位,参议院大胜意味着,从理论上来说首相安倍晋三已经获得了一生难得的机会,去修改70年前由美国人“强加”的和平宪法。

要实现修宪,首先要在国会参众两院都获得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支持,随后还要进行全民公投,获得一半以上赞成票后才能生效。由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2012年控制了众议院,2013年又在参议院赢得多数席位。而最新的胜利进一步强化了自民党对国会的控制,并为该党启动修改宪法程序争取到了充裕时间。

一般来说,修改宪法是一国应有的权利。不过,日本这一举动的影响却将超越国界。从积极角度来说,日本提升军事力量的努力将获得美国支持,因为美国一直以来都希望日本承担更多防卫责任,并在一边倒的美日同盟中贡献更多力量。从消极角度来看,这一举动会被日本邻国,尤其是中国,解读为重新自我武装并破坏地区实力平衡的努力。

不过,即便从日本国内来看,尝试修宪也可能招致更多问题。

观察日本7月参议院选举前的新闻,人们会发现自民党的选战焦点存在一个突兀的转折。修宪一度在自民党施政纲领中占据重要地位,但随着选举临近,却越来越被经济话题所取代。在选举前几个月,“安倍经济学”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口号,完全压倒了对其他议题的讨论。自民党候选人或自民党支持的候选人,均不遗余力地鼓吹包括货币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性改革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将拯救日本经济。同时,安倍自己也作出妥协,宣布推迟消费税上调计划。在整个选战的喧闹声中,关于推动修宪的言辞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嘴上不说,不意味着心里不想。刻意淡化极具争议性的修宪议题,实则是为赢得选举采取的政治权谋。将关注焦点从修宪转移至经济,不仅避免给反对党以攻击口实,同时也可以安抚在疲弱经济中挣扎的普通选民。毕竟,对大多数日本选民来说,包括消费税、养老金、儿童保育在内的经济问题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影响最大,而虚头巴脑的全球安全或地缘政治与普通人的生活并无多大关系。日本多项民调也显示,大多数日本人最关心的是经济议题。

一些人寄希望于自民党遵守竞选承诺、妥善处理经济问题。不过在这方面,自民党的历史记录似乎并不良好。在2012年12月,由于民众对此前执政的民主党应对大地震和核泄漏不力深感不满,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但自民党上台后并未兑现重振经济的竞选承诺,反而将大量政治资源投入到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上。2013年的选举令自民党控制了参议院,但自民党再一次将政治资源用于确保新安保法通过,以此提升日本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每一次,自民党都许诺带领日本走出长达数十年的通货紧缩,并因此当选,但每一次当选之后,自民党又淡化其经济承诺,转而着力实现政治目标。考虑到这样的历史记录,这一次人们也有足够理由感到担心。

日本《朝日新闻》传神地将安倍的策略称为“後出し”,意思是在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刻意晚出手,从而锁定胜局。看起来,似乎安倍从他第一次担任首相的经历中汲取了不少教训。2007年,担任首相不到一年的安倍被迫下台,部分原因是个人健康和内阁丑闻,另一部分原因是其在内政和外交上表现出的鲜明右翼色彩。所以,在2012年卷土重来之后,安倍聪明地将自己的政治目标包裹在“安倍经济学”的经济外衣之下。

在民主国家,竞选上台的领导人往往认为,他们执行自己的政策已获得民意授权。不过,这种授权并不意味着领导人因此可以恣意妄为。退一步来说,在7月的选举中投票率仅略超过50%,是日本战后历史第四低的投票率。这意味着,虽然自民党获得了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但日本每三个选民中,仅有一个支持其政策。

更进一步来说,即便我们完全接受选举结果,问题依然存在:日本选民的确给予竞选胜出的政党以施政权,但这种权力也只限于该政党实施其竞选承诺。正如一些日本反对党所称,经济议题不过是自民党和安倍的“烟幕弹”,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实现其魂牵梦萦的政治目标:废除宪法第九条并让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一个政党怀有热切的抱负固然无可厚非,在日本这一举动甚至值得赞许,因为日本政治问题不在于怀有类似抱负,而在于根本没有抱负。长期以来,日本政党就因为缺乏远见和清晰政策而备受批评。如果一个政党能够制定连贯政策并落实执行,这对日本倒是好事。对一个政党来说,为下一场选举早作打算可以理解,但仅仅考虑下一场选举则属不该,尤其考虑到自民党目前所面临的政治阻力可能是历史上最小的。有着如此稳固的政治地位,如今恰是为日本带来根本性变革的最佳时机。

对安倍首相来说,令日本重新成为正常国家的梦想可以理解,但是困扰这个国家的紧迫问题还有很多,如严重的人口老龄化、不断攀升的养老和健康开支负担、低迷的经济表现、僵化的劳动力市场以及没有善加利用的女性劳动力等。作为一个很可能执政到2018年,并成为日本战后执政时间第三长的首相,如今的安倍甚至比他的政治导师小泉纯一郎更具备推进结构性改革的优势。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日本人民都给了安倍又一次机会,如果他再次将这一机会浪费在一些虚幻的梦想上,则将是日本之不幸。不否认,修宪是安倍打造“美丽国家”措施中的一项,但在安倍的任务清单上,修宪的优先级更低一点,对所有人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