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海上丝绸之路:现在还是明智方向吗?

2016-07-21

中国的“九段线”、“海上丝绸之路”和南海海上油气开发现在如何了?

7月12日国际仲裁庭裁决之后,这三者前景都不妙。

国际法官组成的海牙仲裁庭几乎否决了中国在南海所有的领土主张。

法庭否决了中国的“九段线”,认为那是毫无依据的虚构。它还裁定被中国最近建成军事基地的沙洲全部没有领土权利。

所以,接下来呢?

当然,中国可能两边都不理。它可以宣布南海是中国的,而不管仲裁庭怎么说,不管世界怎么想。然后中国可以宣布设立防空识别区(ADIZs),拘捕在“中国”水域的“外国”船只。

但这可能形成反作用。菲律宾、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可能会阻碍中国船只进入它们的水域,从而扼住中国的商业航道。这样一来,中国可能被迫对自己实行一套规则,对别国实行另一套规则。

好得多的结果是,所有各方都宣称自己胜利,然后大家继续向前走。

比如,菲律宾可以宣称在黄岩岛(争端的核心问题)上获胜。美国可以宣称在航行自由上获胜。东南亚沿岸国家可以宣称在获得广泛认可(除了中国)的海上专属经济区上获胜。

即使中国也可以声称自己被误解,从而宣布胜利(中国已经对南海尝试过这一战略,结果好坏参半)。

法庭对南海作出明确裁决后,中国的新战略可能会是为降温而重作调整,避开岩礁、沙滩和物理版图,并争取重新规划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的潜在多边利益。

这样,中国就可以声称南海紧张只不过是误解中国利他主义的不幸结果。

迄今,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口号仍然模糊。但基本上它意味着用中国资助的基础设施收买邻国,即人们所说的利用软性金融条件进行“人民币外交”。

让中国在南海不合理的军事战略改头换面,从领土霸凌转向基础设施外交,也许就是中国此刻把事情做对的最佳机会。在中国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鉴于“海上丝绸之路”仍是一个未定的、空泛的概念,中国应该很容易根据国际仲裁庭的裁决现实,对它进行重新包装和推销。

在推进“海上丝绸之路”的时候,中国党的领导人和国家控制的媒体可以宣传南海问题是关乎贸易和地区福祉,而绝不是不平等的各方之间“赢者通吃”式的领土摊牌。

在中国内部,“海上丝绸之路”无疑包含着中国的期望,期望未来世界贸易秩序的组成是从香港、上海和北京向外延伸。的确,这有可能发生,但不太可能在本世纪中叶以前完成。

如果中国落实“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第一步或许是重启搁置的与邻国的一系列合作开发倡议。例如,菲律宾和越南过去都分别与中国进行过有关礼乐滩和东京湾的详细会谈。

印尼和马来西亚也对合作开发概念作出过礼貌性的口头承诺。台湾也是。

通过新成立的、中国控制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A)提供的资金,合作开发理念的发展可以获得有力推动。

特别是,东盟国家可以让垂死的跨东盟天然气管道项目再获新生。这个跨国天然气管道项目将加深东盟十国能源市场的一体化。

管道网的支线还可以为海上联合开发区提供服务,例如菲律宾的礼乐滩、印尼东北部的纳土纳地区以及越南中部的浅海水域。这有助于缓和中国与东盟易怒的南海沿岸成员国的紧张关系。

假设一切顺利,它还会促成开发深海甲烷水和物、潜在的海洋风能和海洋温差能的更大范围合作。

东亚南停滞不前的另一相关基础设施项目,是跨东盟电网(TAEG)。它是跨东盟天然气管道项目的表兄弟,可以让东盟十国电网加强跨境互连,实现升级、扩大和更深的联通。

上述这些,给中国国家基础设施领军企业,如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中国国家海洋石油公司带来巨大的机会。这两家公司已经站在中国积极的南海政策的前列,成绩有好有坏。

例如,国家电网公司已经有一个25年合同,对菲律宾电网进行升级改造。虽然各方面进展顺利,但未能阻止菲律宾去年以安全为理由驱逐中国国家电网的技术人员。

同时,中海油在迄今与越南和菲律宾打交道过程中,也扮演了既友好又不友好的角色。国家电网公司和中海油可以从中国资助的“海上丝绸之路”中获得巨大利益,享受地区的社会许可。

处置得当的话,仲裁庭7月12日的裁决将标志“九段线”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海上丝绸之路”。这还不确定,但不失为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