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应关注“太平洋的美洲狮”

2015-08-31

很久以来全球已经习惯了中国的繁荣发展,因此,最近中国的经济疲软迹象引起人们的严重关注。

特别关注的一个领域是全球金融和外汇市场。2015年8月11日,中国开始人民币贬值。三天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4%。但接下来的几天内,随着中国人民银行出售1060亿美元(也许更多)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稳定下来。而最令金融界不安的是,中国两周内减持了1070亿美元美国国债,相当于今年上半年的减持总和。

中国金融危机在拉美也引起极大关注。中国对原材料和其他商品的需求在过去几十年里刺激了当地经济,如今,大宗商品和原油价格的下跌已经使对华贸易给拉美带来的繁荣中止。缺乏审慎经济政策的一些当地民粹主义政府不断疯狂消费,在很大程度上浪费了与强大而渴求初级产品的中国进行贸易所得来的好处。如今中国龙似乎病了,这使该地区几个国家前景堪忧。

虽然中国GDP增长率实际上仍有5%,但与强劲的7%相比还是意味着大幅下降了30%。鉴于中国带动着全球约50%的增长,因此风险依然颇高。近期中国股市下跌反映了经济基本面的脆弱,这种下跌也传染到其他股市。

多年来,中国充足的资本和低利率使一大批不可持续的投资也能获得廉价资金。例如中国住房市场就出现严重泡沫,许多实施中的项目很少或根本没有可持续性。廉价资金将人力和物力资源转移到需求不足地区,而生产结构的调整却迟迟未能兑现。

在拉美,一些中国旨在资助其海外产业的贷款、赠款和投资被证明难以为继。比如在委内瑞拉,查韦斯政权以向中国出口石油作交换,利用中国的500多亿美元资金推行其民粹主义计划。结果证明,那是一场经济灾难,基本商品要实行配给,匮乏无处不在。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下降,也是由于无法维护和更新生产设备。油价下跌和美元走强,更使它必须加大生产来偿还贷款。

另一个石油出口国厄瓜多尔也奉行民粹主义。它以美元为本国货币,欠下中国大量债务,但缺少必要的货币资金来增发货币偿还贷款。由于每桶石油收入下降,厄瓜多尔政府无钱刺激经济,科雷亚政府正寻求使用电子货币和其他迂回方法为民粹计划筹资。今年早些时候,基多和瓜亚基尔爆发的大规模示威,说明政府没收私人手中的美元来偿付赤字和债务的做法遭到民众普遍反对。该国如今已形成了一个军人货币团伙,他们把美元资产向有政治需要的项目上转移。

巴西是中国在拉美的最大贸易伙伴,该国的新兴产业对来自中国的廉价进口制成品深恶痛绝。由于中国需求下降影响了政府最青睐的初级产品出口,巴西经济出现自由式下滑。而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闹出的丑闻涉及重要政治人物,也使公众对政治阶层的愤怒非常明显。

中国特色的帝国主义?

尽管李克强总理最近访问拉美地区,承诺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但仍然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批评中国的拉美战略强化了该大陆出口资源、进口资本与制成品的角色,与西方国家给拉美带来长期磨难的贸易条件并无不同。一些评论开始把中国在拉美的存在称为“中国特色的帝国主义”。中国试图搞的直接投资,也使当地民族主义情绪不断上升。中国在厄瓜多尔收购用于石油勘探的雨林地区,在收购巴西土地,在尼加拉瓜修建跨洋运河,这些都遭到环境、土著和贸易团体的强烈反对。

出口大宗产品、进口制成品的想法,显示了拉美政府及决策者的短期路径依赖。当地部分民粹主义政权不重视软件开发这类有更高价值的产业,不开放市场,只追求挣满足其政治野心的便宜钱,同时筑起保护主义高墙。南共体和本地其他共同市场贸易协定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太平洋的美洲狮

然而,由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秘鲁组成的太平洋联盟却可以成为一种替代。这个联盟的方向是打进美国和亚洲市场,它的经济显然在持续增长,而且稳定,通胀率低,总贫困率在下降,并吸引了拉美40%的外来投资,贸易额占到拉美的50%。太平洋联盟的出口比南共体多65%,而且它正致力于整合股票市场。凡是寻求经济更快增长、希望有更赚钱的潜在市场的国家,都对太平洋联盟寄予期望。哥斯达黎加2014也提出了加入联盟的申请。

中国要在拉美地区采取更谨慎的长期战略,就意味着应该与这个所谓的“太平洋的美洲狮”联盟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中国的投资商、银行家和其他财务规划者应多加关注承诺提供更健康、更多样化市场的太平洋联盟,减少与充满保护和民粹色彩、过去10年毫无建树的政权的来往。最重要的是,要在往日的友好关系毁于政治事件之前,减少在委内瑞拉这种地方的损失。

中国把贸易投资重点放在太平洋联盟还有助于减少美中两国在该地区的紧张与猜忌。中国对委内瑞拉这类激进、民粹和反美政权的支持,让人们担心它是以经济关系为幌子投射地缘政治力量。不再为赖账的独裁者提供资金,也许才能证明中国与拉美是互惠互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