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漏洞百出的伙伴协定

2015-05-18

美国人对政府在外交事务上耍花招已经习以为常。政府依靠谎言和假证据进行战争和干涉,借“国家安全”名义侵犯个人隐私,设立文件密级以避免尴尬的事情曝光,用篡改预算数据来掩饰离谱的军备支出,以技术缺陷为借口掩盖武器杀伤力过大的事实。

现在,政府又在另一领域――贸易和投资领域耍花招。这个花招叫“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它得到两党实质性支持,更获总统大力拥护。但它又与一般的立法有所不同。眼下,11个国家正等待国会的投票结果。奥巴马总统更是积极争取让国会授权TPP获得“快速通道”,也就是让TPP跳过听证会、征询公共意见和条款修订过程,而由国会直接投票。就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美国公司一样,一旦国会通过TPP,它将对在亚洲有业务的美国公司产生新的刺激,会促使它们向海外转移就业机会,会增加企业收益,也会减少海外和来自美国环境与工人的贸易保护。

不错,TPP算是伙伴关系,但并不是我欣赏的那种。它要加强的伙伴关系与寻求更高工资和更多职业培训的工人无关,与为保护自然环境奋斗的草根组织也无关。它只会在被称作全球化的残酷竞争中,让贸易和投资公司获得更多利益。就像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最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给美国跨国公司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曾经高调批评这类大型贸易协定的奥巴马总统如今也成为TPP的头号粉丝。这再次证明,无论自由派领导人还是保守派领导人,金钱对他们来说都是万能的。当然大家都知道,由于克林顿夫妇与华尔街的关系,当年企业捐助人总是受袒护,北美自贸协定因而得到了大力推动。今天希拉里对TPP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清的。

以下是TPP的几处具体不足,其中每一项也适用于北美自贸协定:

·与政府说的相反,TPP输出的就业岗位将远远多过它在国内创造的岗位。它将促使其他国家压低本国货币汇率,从而增加对美国的出口,使美国贸易逆差扩大,就业机会减少。与此同时,TPP会刺激美国公司向海外投资,增加当地的就业。这是实施自由贸易协定的普遍结果。跟踪贸易协定的机构“公共公民(Public Citizen)”表示,以2013年达成的美韩自贸协定为例,这个协定让“美国对韩国的出口大幅下滑,进口增加,贸易逆差急剧扩大,相当于损失了6万多个就业岗位”。

·由于就业向低工资国家转移,TPP将不断削弱工人成立工会的意愿。公司从一个低工资国家迁往另一个更低工资国家的威胁永远存在。

·没有一项条款保护因为协定影响而受到排挤的工人。正如达纳·米尔班克在《华盛顿邮报》所指出的,TPP起草之初,奥巴马总统就错失了将有关员工培训和公共工程(基础设施)支出条款写入协定的机会。美国在这两方面的支出都远远不及欧洲人。

·因为本地产品在价格上不敌来自美国的产品,国外那些务农的穷人将不得不背井离乡。北美自贸协定实施后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从美国进口的廉价玉米充斥墨西哥市场,导致成千上万农民被迫离开了土地。

·环境、健康和安全法规将受到破坏。与北美自贸协定臭名昭著的第11章一样,如果一个国家根据本国法规禁止其他国家向它出口不达标产品,如鱼、燃料木材、烟草和水果等,TPP将允许后者以“贸易管制”为由向一个特别国际仲裁法庭提起诉讼,要求经济赔偿,而“美国的法院对裁决结果无权干涉”。这个名为“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的关键性条款把环境保护降到最小公分母水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对该条款提出过警告。有关TPP对本地食品安全法的威胁,可以参看马克·比特曼的文章。)

·特别仲裁法庭是秘密运作的,它的裁决高于地方法律法规,对政府有约束力。

·TPP的批准过程完全是非民主的,公众对协定内容没有知情权。协定获得“快速通道”授权只是为了避免国会和公众的辩论。

其实TPP不仅仅是一个贸易协定,它至少对华盛顿和东京来说还具备同样重要的战略考量。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去年发表声明称:

TPP在战略上和经济上同样重要。它组成的集团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0%,占全球贸易的三分之一。战略上,通过实施TPP,美国将与另外11个国家(还有6个国家待加入)一起发挥主导作用,为一个动荡的重要地区制定路径规则。

说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中国,因为奥巴马认为中国这只“800磅重的大猩猩要在亚洲创立自己的规则”。而对像日本这样的政府和《纽约时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这类有头有脸的局外人来说,确定包抄中国的游戏规则才应该是TPP的本质内容。就像弗里德曼所写的,TPP这样的协定将“加强并更紧密地联合市场化、法制化、构成世界秩序脊梁的民主国家”。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对立”世界观。人们因此可以明白,为什么北京有些人认为TPP并不是什么合作机会,而只是美国包围中国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人们也可以明白,为什么华盛顿兜售TPP的时候都要炒作中国威胁论,进而加深中国的猜忌。需要明白的是,中国参与亚太经济活动后并没有坐以待毙,它正在亚洲筹划自己的关税减免、友情投资和放贷集团,其环境和安全保护方面的限制比TPP或北美自贸协定更少。

中国人被邀请加入TPP,但不能参与规则的制定。这使中国近来的所作所为顺理成章。中国人要创建自己的掌握规则制定主动权的组织,就像二战后美国牵头创建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后来的亚洲开发银行一样。得到中国支持的组织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亚太自由贸易区,此外还有丝绸之路经济基金。华盛顿当然对中国的“攻势”忿忿不平,尤其当中国与美国的友邦达成协议的时候。美国官员力劝韩国、日本及其他国家坚持呆在TPP,不加入中国发起的组织。但这种施压没有而且也不应当起作用。美国人是信奉竞争的,不是吗?

不管中国做什么,TPP都应该失败。从人情味角度说,它经不住真正伙伴关系的考验。损害或无视环境保护、企业利润高于人权、对全球化的解读只是要在竞争中出人头地,这样的贸易或投资协定根本就不应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