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国会、中国与汇率操纵

2015-04-09

“汇率操纵”是美国国会两党为数不多有共识的问题之一,特别是对中国。或许是因为2014年年中以来美元升值18%,导致美国出现出口净亏损迹象,国会正重新考虑立法,打击那些看上去不公平低估的货币。国会提出的措施,包括对来自操纵汇率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反倾销税。

即使有人认为,判断一种货币是否被人为操纵是有可能的,中国也不再符合标准。近期情况下,如果中国不干预,而让汇率自由浮动,人民币对美国很可能贬值,而不是升值。美国生产商会发现,它们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变得更困难,而不是更容易。

操纵或不公平低估的概念很难从经济角度界定。人民币在2014年对美元稍有贬值并不能成为依据,因为去年许多其他货币,特别是日元和欧元,对美元贬值幅度要大得多。结果是,按平均基础,2014年人民币总体上其实略有升值。

判断操纵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干预外汇市场,即拋售本币,也就是人民币,同时买入外币,也就是美元,从而使本国货币汇率低于应有水平。无疑,中国人民银行过去十年进行过多次类似操作。贸易顺差带来资本流入,导致巨额国际收支盈余,中国官方必须购买美元,来平衡美元供应过剩。其结果是,中国外汇储备在2014年7月达到创纪录的3.99万亿美元。

但最近情况有所改变。2014年,中国净资本流入出现逆转,大量资本净流出,以致下半年国际收支呈现逆差,形成对美元的过度需求,或者说人民币出现供应过剩。中国人民银行实际上出手干预,抑制了人民币的贬值。这与它过去十年的做法恰恰相反。这么做的结果是,外汇储备2015年1月下降到3.84万亿美元。

没有理由认为,这一趋势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扭转。人民币对美元出现市场下行压力,很容易解释为美国正经历相对强劲的经济复苏,货币宽松政策结束,而中国经济增长在持续放缓,并引发了新一轮货币刺激。

类似经济基本面其他国家也有,尤其是日本和欧洲大陆。当美国国会议员会建议给处在最后谈判阶段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加入货币条款时,料想他们并不是针对协定之外的中国,而是日本。也许他们还想在未来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谈判中,如此针对欧元区。过去一年,日元和欧元都对美元出现大幅贬值。

与中国不同,日本银行和欧洲央行多年来一直干预外汇市场。在两年前一个不起眼的七国财长协议中,它们接受美国财政部的建议,同意不单方面干预汇率。

那么,那些指责日本和欧元区通过贬值本币来打货币战的人,究竟在想什么?他们认为,对方央行通过最近的量化宽松计划,在搞新一轮货币刺激。但是,连美国政府也明白,不能要求需求不足的国家限制增加货币供应,或仅仅因为有可能出现货币贬值,就不去降息。甚至,不应认为(宽松政策)会导致一个国家在贸易上损人利己,因为汇率效应会被促进进口增加的收入效应抵消。

就在2010年,美国还在向全世界解释,它的货币扩张政策不是汇率操纵。当时,美国由于实行量化宽松,被创造“货币战”一词的巴西财长吉多·曼特加指责为头号侵略者。自1985年根据广场协议进行联合干预以来,美国还没有主要通过出售美元来干预外汇市场。(为帮助欧元,2000年通过出售美元进行过较小规模的干预。)

除了外汇干预,还有其他标准被用来判断某种货币是否被低估,或是被——按IMF协议条款措辞——“人为操纵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其中一个标准,是看贸易顺差或经常账户盈余是否大到与GDP不相称。另一个标准,是扣除物价变动因素,看货币汇率是否不恰当地过低。很多国家都有巨额贸易盈余,或低估的货币,有些时候是恰当的,有些时候不是,这通常很难确定。

十年前中国货币是反常的,几乎满足所有低估条件。2005年,人民币实际价值估计比均衡水平低30%。2007年,中国贸易盈余相当GDP的7%,经常账户盈余相当GDP的10%。但情况已经改变,2006年到2013年人民币实际升值,最新购买力统计显示,人民币币值已处于人均实际收入1万美元国家的正常水平。

美国国会议员们关注的标准,与IMF无关,与经济学家也无关,他们关注的是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平衡。诚然,中国对美国有和以往一样大的贸易顺差,但同时它对沙特、澳大利亚和其他石油、原材料出口国有巨额贸易逆差,更别提它与韩国的贸易逆差。中国从韩国进口部件,然后转化为自己的制成品出口。出口到美国的“中国造”智能手机,约95%的价值由进口产品组成,中国的附加价值只占5%。重点不在于要纠正贸易统计,问题的关键是,双边贸易的平衡几乎没有意义。

如果我坚持让理发师听我讲一节经济课,以此作为理发的报酬,他(或她)不大会接受这种支付方式。我付给理发师现金,而哈佛大学给我的经济学讲座支付报酬,我根本无需关心双边平衡问题。

按照法律,美国财政部每年两次向国会提交报告,看是否有哪个国家操纵汇率。而双边平衡作为判别标准之一,需要在报告中详加说明。如果中国同意美国的要求,允许市场自由决定汇率,结果人民币贬值,中国出口企业国际竞争力提升,那真会是一个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