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应重掌气候变化领导权

2019-08-16
a.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臭名昭著的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他在竞选中高调承诺,要恢复煤炭业的就业岗位,废除奥巴马时期为汽车制造商制定的严格的燃油经济性标准。自从上任以来,特朗普制造头条新闻,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并声称要降低对燃煤电厂和汽车制造商的排放要求。尽管他夸夸其谈,但从统计数字上看,他当选以来为煤炭业创造的就业岗位微不足道,而且,煤炭业的就业人数已经被太阳能产业超过。由于可再生能源技术变得更加便宜,他的这种举动越来越难自圆其说。最近,23个州的州长签署一项协议,决定维持奥巴马时代的燃油经济性标准,同时这一标准会逐年更加严格。

过去十年,电池技术出现了巨大的飞跃。随着时间的推移,汽车工业最终电动化越来越不可避免。今年早些时候,全球销量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承诺,它将投资800亿欧元(宣布时约合910亿美元),在本世纪下半叶来临时完成向电动车的转型。中国的比亚迪公司,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部分股份。这家公司在电动巴士和电动出租车方面居领先地位,是中国在电动车技术领域志向高远的象征。去年,比亚迪帮助深圳市实现了公交车队和出租车的全面电动化。在美国,特斯拉给汽车业带来变革,但它的销量与“三大”汽车制造商(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相比仍然是不足挂齿的。在“三大”当中,有两家公司在市场上拿不出具有竞争力的电动车。上月,17家汽车制造商联名致信特朗普,要求勿放弃现有的燃油经济性标准,只有菲亚特克莱斯勒对此有异议。这些重大转折背后的动能不可忽视,然而,美国公司被卡车和SUV销售的短期利润分心,这就需要监管机构去推动对未来技术的投资。说到底,如果美国坚持这种向后看的政策,就会被中国这样的国家远远甩掉。这些国家正投入前所未有的资金,开发下一代新能源车和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

不用说,过去40年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速发展,让中国遭受了最严重的污染。但精心管理的发展进程帮助中国从贫穷落后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公司在中国进行大量投资,首先是为了利用众多的廉价劳动力,近来则是要开发这个有10多亿消费者的庞大市场。

中国现代化的一个迹象,是对盗窃知识产权的诉讼终于被中国法院认真对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承诺解决这个问题,随后还宣布了正式的惩罚措施。为与国家的持续发展相适应,中国政府在2015年宣布了一项颇具雄心的计划,为的是让中国在十个行业中成为第一。美国批评这个名为“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是“不公平”保护,它成为美国制裁的靶子。在激烈的贸易战中,这个高调的计划在李克强总理今年早期以来的讲话中引人注目地消失了。但相信这一计划仍在实施,中国将继续推进其野心勃勃的目标。

根据这一计划,新能源汽车(包括纯电动车、混合动力车和燃料电池车)属于鼓励企业投资下一代技术的十大行业之一。政府为本国汽车制造商提供补贴,降低它们的研发成本,其目标是到2020年生产100万辆新能源车,到2025年把这一数字再提高两倍。优惠措施刺激了消费者对纯电动车的需求,但这种措施到2021年将逐步取消。早在几年前,上海等城市的地方政府就开始为新能源车上牌照提供优惠,所谓“绿色车牌”政策已在全国范围内推出。如今,中国政府要求所有制造商(无论本国还是外国)都要满足一定的新能源车销售额度,才能在中国销售汽车。这样做的结果已经开始显现。去年,中国销售了近100万辆电动车,约占市场的4.2%。相比之下,美国售出近40万辆电动车,约占市场的2%。

电动车本身与它所用的能源一样清洁,因此,中国的规划中自然也包括改善可再生能源的基础设施,向其他非碳排放类替代品投资,如核能。在中共“十三五规划”的目标中,化石燃料(主要是煤和天然气)发电比例将从2010年的91.4%,减少到2020年的85%,之后还要继续下降。这个规划的目的,是提高越来越便宜的太阳能发电的比重,改善电网的连通性(目前电网联通主要还是在省一级)。一旦北方现有的风电场更好地接入国家电网,同时借助抽水蓄电站等新型解决方案,东部地区巨大的电力需求将得到缓解。抽水蓄能电站能够储存可再生资源产生的能量,通过将水泵入人工湖,再适时放水,使可再生能源产生出能够满足需求的电量。这些具有前瞻性的政策,得到以满足“中国制造2025”需求为目的的国家投资基金的支持,比如“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指导基金”,它在国家补贴之外为本土公司提供着额外的资金支持。

麻省理工学院2015年的一份报告认为,美国总是支持私营部门为科学研究花钱,而联邦政府在电池或机器人等领域的研究投入不足,在这些领域,亚洲国家已经获得了先机。私营部门偏爱的是那些需要短期投资的研究,而不是先进技术领域所需要的研究,这类研究可能要经过许多年才会见到成效。像电池这样的先进技术,对保持美国的竞争力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它是理想的政府资助对象。美国曾经站在环境保护的前列,上世纪70年代就成立了环保局。但美国在环保运动中已经丧失了领导作用。美国没有必要错过中国,事实上,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良性竞争可以加快研发投入,这将使各方受益。无论如何,化石燃料已是末日黄花,二氧化碳在地球大气层的含量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给气候造成严重破坏。我们投资越多,可再生能源就会越早成为最便宜的发电手段。美国应该借鉴中国,开始规划未来。现在是认真应对气候变化,停止用19世纪方案解决21世纪问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