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如何动员私人资本参与气候行动

2018-10-30
c.jpg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新报告的结论非常鲜明:气候行动远比此前认为的更加迫切,并必须包括从改善监管到持续技术创新在内的广泛倡议。但如果没有大规模“有耐性”的长期资本(仅能由机构投资者募集),就不可能快速改造能源系统以减少生态、经济和社会灾难风险。

从技术上来说,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和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拥有足够资金实力来应对气候变化,并且一些机构正在依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来调整其资产组合。仅在经合组织国家,机构投资者控制的资产估计就达92万亿美元。而每年由多边金融机构和政府提供的发展援助仅相当于其0.16%,约1450亿美元。

不过,机构投资者作为商业主体,其首要目标是获得最大化财务回报。虽然一些机构投资者在资产组合中清理了碳排放密集型企业,但这些机构总体上认为投资新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项目(尤其在发展中国家)风险过大。

为给包括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在内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融资,多边金融机构已致力于动员来自私人投资者的资本。这种动员主要通过所谓的混合金融来实现,即多边金融机构和其他公共金融机构,利用它们的自有资本来吸引私人融资。但机构投资者却基本缺席了多边混合金融倡议,这些倡议也因此未能实现足够的规模以影响气候变化。

因此,要怎么做才能从机构投资者那里动员到所需资本。斯坦福大学和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研究者的一份近期论文建议聚焦全球金融行业近期的三大发展趋势。

首先,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正在减少对金融中介机构的依赖。机构投资者传统上都将投资外包给投资管理公司,这些公司的业绩通常按季度进行评估。但是,对包括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周期却经常超过20年。

从混合金融的视角来看,传统金融中介机构因其短期偏好而对机构投资者和多边金融机构构成瓶颈。因此,摆脱这种中介机构或可为机构投资者和多边金融机构提供直接合作机会,因为这将令前者更多关注长期资产投资。

其次,不少机构投资者正在建立协作平台,为寻找交易机会、尽职调查和投资程序的其他阶段分担成本。每一个这样的平台都代表着一笔巨大的长期资本。但鲜有例外的是,它们都不包括多边金融机构。

第三,新型本地战略投资者可以非常高效地动员包括机构支持者在内的私人资本。过去十年,至少20个国家已经建立了国家支持的战略投资基金,与私人部门合作伙伴一起联合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还有一些国家建立了聚焦本国的绿色银行,事实上90%的私人气候融资投资都投向这些资本的来源国。

那些成功动员私人资本的战略投资基金的组织结构更像私人投资组织。它们强调投资决策流程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并且其董事会和董事委员会中有很高比例的独立董事,这些独董是依据其金融和商业专业能力遴选的。一些基金,例如印度的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主要由私人和机构投资者控制,而政府只有少数股权。

这些战略基金由从私人部门雇佣来的金融专业人士管理,主要进行股权投资,并在结构化和促成新交易方面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由于它们与地方政府和商业网络关系密切,因此它们很容易降低本地风险。

相反,多边金融机构倾向于在其董事会强调国家代表性,这令它们的董事会在相关领域缺乏金融行业专业知识。在管理和员工层面,多边金融机构的私人部门分支通常在广泛领域具有专业知识。尽管如此,多边金融机构董事会——与其私人部门同行不同——通常没有董事会投资政策,也不会将具体基础设施项目的决策委派给独立的投资委员会,相反会自己拍板决定资本配置。

考虑到多边金融机构的官僚结构和通常低效的程序,机构投资者倾向于对其存有怀疑。机构投资者通常认为多边金融机构推荐的项目太小、风险太大,或利润太低,并担心一旦出现问题,多边金融机构的官僚机构很难快速应对。

虽然多边金融机构已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风险控制要约,但它们仍基本上是债务提供者。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它们在基础设施股权上投资甚少。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区别,因为股权投资者通常在结构化和促成新交易方面非常积极,而债务提供者和风险控制只有在一个项目被完全调查并确认为“可盈利”后才会介入。

为了实现动员私人部门资本的目标,多边金融机构必须参与机构投资者的协作平台,并回应这些投资者的担忧。这意味着在需要绿色基础设施的新地区和领域帮助其评估和减少风险,如果和本地战略投资基金和绿色银行的合作是合适的话。

通过发展按商业条件来评估和承受风险的能力,此前厌恶风险的多边金融机构可以和机构投资者展开更有成效的合作。并且,通过建设在清洁能源基础设施的股权投资能力,多边金融机构可以增强与机构投资者在基础设施投资周期相关阶段的合作能力。

简而言之,为了有效动员机构资金,多边金融机构需要开始更加像私人投资机构那样运作,尽管它们要履行政策确定的授权。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经合组织建议,高效的私人资本动员可能需要多边金融机构内部的文化转变。但是,如果我们想阻止气候变化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多边金融机构尽可能动员机构投资者的资本。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