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丁立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特朗普退出,亚洲入场

2017-06-19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消弱了美国在全球环境可持续发展方面的领导地位。看来,只要让美国付出一定成本,它就越来越不愿意领导世界。

历史上,美国确实付出过巨大代价确保其目前的全球领导地位,尤其是通过二战期间与法西斯作战。未等纳粹德国先攻打美洲大陆,美军就在诺曼底海滩登陆,登陆日当天阵亡数千人。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带头解放了受纳粹压迫的人们,并且没有提“美国优先”。如果有什么“美国优先”的话,那就是美国先要保证欧洲的和平安全。

S3.jpg

坦白讲,美国并不是无偿付出。美国领导建立联合国、世界银行和IMF不但使全世界受益,随之而来的国际稳定与繁荣也让美国获得巨大回报。一个以美元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世界形成了美国独一无二的金融霸权。在与当时苏联的竞争中,上世纪40年代后期的“马歇尔计划”甚至让美国得到更多回报。

“美国优先”某种程度上说根本不是新概念。合众国成立以来,美国没有领导人会让国家被外人主导,然而,长期以来占上风的是国际主义者,而不是孤立主义者。美国主要通过提供公共品和主导国际机构而成为世界中心。

相比之下,特朗普版“美国优先”对“美国优先”的看法非常狭隘。他的政府只计算美国履行巴黎气候协定义务会丧失多少煤炭产业就业,而不考虑协定未来可以带来多少新的绿色能源就业。因为退出协定,美国留下的大量绿色环境相关新就业将被其他国家填补。

美国的关注重点变得狭隘之际,其他国家或许有意填补美国空出的领导地位。欧盟认定美国是不负责任的,并下决心拥有更多自主能力。主要碳排放国中国最近表示,无论其他签约方怎么做,它都会坚决履行巴黎气候协定承诺。诚然,中国由煤炭经济向更环保的产业结构转变会有短期痛苦,但为了长期竞争力,坚守巴黎气候协定对北京是有利的。

2015年以来,通过实施每年建造约5座核电反应堆的国家计划,中国到2030年达到碳排放高峰自设目标时,将至少建成100座反应堆。尽管财政和技术资源投入巨大,但中国认为这是创造就业和贸易的新途径。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北京将积极推动与区域伙伴的合作,把绿色能源转变为共同的机遇。

特朗普政府只顾着国内,中国却面向全球。北京“一带一路”倡议虽然在推动制造业过剩产能出口方面有自身利益,但也提供了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等公共产品。中国推动这一倡议的领导力堪比“马歇尔计划”,而北京的计划更具抱负,影响更深远。

与小布什政府退出京都议定书后日本亦步亦趋不同的是,东京这回对美国的举动表示遗憾。尽管因为2011年福岛事故,日本关闭了大部分核电站,国家面临供电困难,但它在平衡就业与环境方面仍积极作为。中国与日本作为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正在寻找机会共担人类可持续发展这一共同目标。

中国、日本、欧盟和印度这样的主要碳排放国应携手合作,让地球重新绿意盎然。这些国家在全力减少碳排放方面负有共同的特殊责任,尤其在特朗普时代。随着美国退出,上述国家建立一个联盟以确保巴黎协定其他成员兑现到2030年的承诺将是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