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中美科技合作的未来

2024-07-05

随着选举临近,美国近期可能再次发生重大政治变化,从而加大中美科技合作关系的不确定性。今年3月,中美两国经过谈判决定将《美中科技合作协定》延续半年,这意味着三个月后该协议将再次面临十字路口。从中长期看,该协议对中美科技合作的保护力在下降,两国需要寻找新的方式延续科技领域合作关系,或至少保障这一关系不会全面脱钩。

2024年以来,中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关系愈发逼近一个临界点。一方面,两国接触和交流不断,启动了一系列新的合作机制。两国元首旧金山峰会后,中美科技领域的民间交流有所回暖。5月,中美举行首次政府间人工智能对话,开启该领域的正式磋商。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持续在科技产业链、前沿技术等领域加大对华遏制力度,推出了更严格的出口管制和投资限制政策。这种相互拉扯的行动使得中美科技领域的互信难以恢复,合作关系变得更加脆弱。不少人担心,一旦大选后美国政治氛围发生重大变化,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合作和沟通会首先受到冲击。

从更长的历史阶段看,中美科技关系的变化与三个因素有关。第一是美国对中国战略认知的变化。科技领域是美国对华战略担忧最严重的领域,近年来,美国越来越多地将中国视为科技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尤其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5G技术等前沿领域,中美处于全球竞争的第一梯队,一方的赶超和突破会在另一方产生巨大反应。第二是两国科技生态关系的变化。过去20年来,中美两国形成了互补且共赢的科技生态,双方人才、资本、技术和产业链深度捆绑。然而,目前这一生态合作关系正在发生变化,美国政府愈发强调对科技产业链的控制,试图增加美国技术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含量,这改变了中美科技产业界的关系,增加了双方的竞争因素。第三是中美两国在全球科技生态中地位的变化。中国地位显著提升,开始寻求与美国近似的科技发展目标,两国在科技领域的同质性竞争增强,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双方的对立。

美国国内政治走向也左右着上述三个因素对中美科技关系的影响。共和党执政时期,双方技术竞争被无限扩大,成为压倒性问题,双方矛盾会更加尖锐。民主党执政时期,美国更强调其在科技生态上的竞争力和地位。例如,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将中国企业在5G领域的优势视为直接威胁,采取极为强硬的打压措施,而拜登执政时期,美国更注重通过盟友合作和多边机制,来构建针对中国的产业链及生态同盟。

基于此,无论哪个党派上台执政,中美科技合作都将面临愈发严峻的环境。与此同时,中美又需保持和延续两国在科技生态上的联系,避免两国在科技领域脱钩断链,进而给全球科技发展带来严重后果。面对这种矛盾,中美科技领域合作需要创造性地寻找新出路。

首先,双方应更强调人才、学术交流、基础研究等底层领域的互信和相互保证,这些领域在两国科技生态中扮演长期且关键的角色,其重要性并不亚于资本、产业等。两国当前在这些领域仍存在较强的互利关系,这种关系需要得到保障,尤其是两国留学生不应遭受政治歧视和司法部门的无端骚扰。近年来,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的收紧,许多中国留学生在美国面临更多的签证限制和安全审查,这不仅损害了两国的学术交流,也影响了科技合作的基础。

其次,双方应在科技向善方面探索合作方式,国际空域、技术扶贫、科技风险管控应成为中美合作的主航道。这些领域合作的目的并非是对冲双方在其他领域的竞争,而是为了拓展双方科技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塑造两国科技关系的未来长期框架。例如,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中美两国可以共同研发和推广清洁能源技术,以减少全球碳排放;在公共健康领域,两国可以加强疫苗研发和疾病防控合作,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卫生危机。

最后,双方应努力明确科技领域的国家安全边界。客观来看,当前科技革命让技术与国家安全愈发交织,难以衡量新兴技术的国家安全影响。但是,两国需要持续探索这一边界,尤其是从已经成熟的技术中寻找经验。这种边界不应以确保绝对安全为前提,而是在承认安全困境的前提下,通过增加透明度降低双方误判的几率。例如,中美可以通过建立定期的科技对话机制,增加双方在敏感技术领域的信息共享和风险评估,以减少因误判而引发的冲突。

中美科技合作面临的挑战不仅来自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更来自全球科技生态的深刻变化。在此背景下,双方需要以开放的态度,积极探索新的合作模式,寻求在互利共赢基础上的共同发展。如何在竞争与合作中找到平衡,将决定两国乃至全球科技发展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