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友明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美国忌惮金砖机制染上“俄罗斯色彩”

2024-06-09
王友明.jpg
2024 年 5 月 30 日,金砖国家科学院院长会议第二天的全体会议。金砖国家首脑会议将于 2024 年 10 月 22 日至 24 日在喀山举行。

在俄乌冲突延宕未央之际,俄罗斯轮值做东金砖主席国。更为难得的是,今年恰逢金砖大规模扩员后的开局之年,俄势必将利用这一机遇拓展其外部战略空间,进而最大化其全球战略利益。

纵观金砖18年的发展进程,轮值主席国几乎都将自身利益诉求嵌入金砖议题,从而使金砖打上东道主烙印。同理,饱受美西方围堵打压的俄罗斯无疑会在今年的“大金砖合作”中竭力推进如下四大目标,从而使金砖染上浓厚的“俄罗斯色彩”,而这种色彩恰恰是美国最为忌惮、惧怕和防范的。

首先,俄罗斯力推建立“金砖国家能源伙伴关系”。

早在2014年7月,俄总统普京就提出建立“金砖国家能源联盟”的构想。俄罗斯提此倡议缘于拥有丰厚自然资源的底气,其天然气储量高居世界榜首,石油探明储量占世界9%。俄罗斯虽非欧佩克成员,但能源产业和能源政策对世界能源格局的影响举足轻重,仅凭富蕴的能源禀赋,就足以让其金砖成色不容怀疑。为此,利用今年东道主之便构建“金砖国家能源伙伴关系”,这一提法显然与普京的“金砖能源伙伴联盟”构想异曲同工。

俄罗斯称,金砖能源伙伴关系旨在确保金砖国家能源供应和能源安全,更有利于提升金砖国家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议价权和影响力。当前,能源富集国沙特、伊朗、阿联酋等新成员的加入使得“大金砖”站在塑造全球能源未来的前沿位置。为此俄能源部副部长谢尔盖·莫恰尔尼科夫称,俄将通过“深化金砖国家能源系统性合作、加强新能源技术创新、提升金砖在全球能源议题中的作用”三大举措构建金砖能源伙伴关系,以此塑造金砖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决定性角色。如果石油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一的委内瑞拉能在俄推动下如愿加入金砖,则金砖国家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决定性影响更不言而喻,委总统马杜罗倡导石油贸易“去美元化”的主张自会让美国不寒而栗。

第二,俄罗斯主张构建“金砖国家粮食交易体系”。

俄对构建金砖粮食合作机制热衷已久。金砖国家大多为粮食生产大国,扩员前的金砖国家粮食总产量已占全球产量近一半,其中俄罗斯粮食年产量达1.3亿吨左右,出口量超过6000万吨。凭借自身在全球粮食产业链和供应链中的大国地位,俄提出构建金砖粮食交易体系的倡议,意在以金砖国家粮食优势为杠杆撬动全球粮食治理格局,拉升金砖国家在其中的制度性权力,提高粮食议价权和话语权。

对俄罗斯而言,此倡议更意在利用金砖粮食合作,打破美西方对自己的极限制裁和打压,进而使粮食和化肥供应成为俄经济外交工具箱中的“利刃”。据《南华早报》报道,普京已批准相关提议,俄正积极协调推动建立“金砖粮食交易合作体系”。外界普遍认为,一旦俄如愿推动建成该体系,将对全球粮食供应格局产生震撼性效应,美澳等西方国家则失去在全球粮食市场准入、份额、议价等机制中的垄断地位或主导权。同样,这也将助推全球南方国家在粮食贸易中实现本币交易和“去美元化”进程。

第三,俄罗斯竭力推进成立“金砖之桥”支付体系。

早在俄乌冲突之前,俄政学界主张建立金砖金融体系的呼声就不绝于耳。冲突爆发后,美西方挥舞金融制裁大棒,将俄主要银行悉数踢出SWIFT支付体系,使其金融安全遭遇重大挑战,也让俄各界主张脱离西方金融体系的愿望愈发炽烈。接棒金砖主席国后,按照去年金砖南非峰会的部署,俄罗斯央行和财政部积极协调其他成员国相关部委,加紧研究和起草金砖国家支付工具和支付平台的可行性论证报告,并将如期在10月喀山峰会前提交建设性方案。

据俄媒体报道,俄已将金砖支付体系命名为“金砖之桥”,意在金砖成员国之间搭建独立的贸易和投资支付体系,以确保金砖国家免受美西方一级和二级金融制裁,进而推动国际金融体系多元化进程。此举得到金砖新成员伊朗的积极呼应,今年年初,伊朗宣布已和俄罗斯接通银行间通信和转账体系,表明两国已经抛弃西方把控的SWFIFT体系。

第四,俄罗斯主张搭建“金砖国家人工智能治理框架”。

人工智能已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成为决定大国博弈成败和未来国际格局走向的重要因素。美国依靠技术优势,企图建立全球人工智能单边治理体系,招致俄罗斯与其他金砖成员国的抵制和反对。俄已将人工智能界定为未来国际战略稳定的前沿要素,提出了相关治理准则,并有意联手其他金砖成员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关键领域成为主角。为此,俄学界建议及早启动“金砖人工智能研究组”,构建金砖人工智能治理框架和监管标准,联合进行相关技术研究、人才培养和政策协调,并为处于劣势地位的发展中国家争取技术可及性权利,确保全球南方国家共享人工智能红利及其安全防护。

上述四大目标虽带有东道主俄罗斯色彩,但大多数主张符合其他金砖新老成员的利益诉求,毕竟,这些倡议和构想与金砖机制的宗旨同频共振,都是为了打破美西方垄断的国际利益体系,进而实现全球治理格局“再平衡”。然而,俄罗斯的自身意志不可能全部化为金砖国家的集体意志,在推进这些目标的进程中,内外制约因素不可小觑。内部而言,成员国都有自身的利益考量,在议题和目标设置上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外部而言,美国不会坐视不管,定会竭力利用其超强实力地位阻扰上述目标实施。美国会利用与沙特的传统盟友关系,恩威并施阻扰其与俄罗斯等金砖国家构建石油联盟,更不会容忍其推进石油贸易“去美元化”。同样,美国会利用其巴西第一大投资国身份,施压巴西农业部门禁止与俄罗斯等金砖国家构建粮食合作体系。

一言概之,喀山峰会是俄乌冲突爆发后俄首场主办的全球性峰会,身处困境的俄罗斯定会用足用好金砖东道主身份,“金砖俄罗斯年”呈现的亮点不会逊于去年风光无限的“金砖南非年”。预计俄罗斯将在“加强多边主义,促进全球公平发展与安全”峰会主题框架下努力推进四大目标,以携手金砖国家打破美西方“基于规则的秩序”,建立反映世界力量对比的国际新体系,合力构建公正合理的多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