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 肖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西方国家如何应对在乌克兰的消耗战

2024-01-26
640.jpg

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很难理解战争中的各种困难,因此,西方国家并不能预见到更多发生在乌克兰战争中的阻力,其中比较突出的是对乌克兰援助的不确定性。

在瑞士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2024年将是决定性的一年,希望西方国家继续提供军事援助。他同时指出,西方国家出于避免战争进一步升级的考虑,让乌克兰失去了宝贵的时间,致使众多乌克兰军人失去了生命。西方国家不过度刺激俄罗斯的政策造成对乌克兰的援助不足和进展迟缓,这是俄罗斯乘机扩大进攻的主要原因之一。

把西方国家拖入消耗战

尽管代价高昂,但俄罗斯依然把经济转向了军事凯恩斯主义。这得益于两个关键变量的支持:一是面临通货膨胀和价格上涨,俄罗斯公众仍然没有要求结束战争;二是高油价削弱了经济制裁的影响。

自战争爆发以来,国际原油价格长期在每桶70美元至100美元之间徘徊,这使俄罗斯拥有了充足的战争资金。路透社的调查显示,布伦特原油价格在2024年依然会达到每桶84.43美元。俄罗斯财政预算将2024年国内生产总值的6%用于军事开支。俄罗斯选择军事凯恩斯主义的主要目的是服务于战争,并把西方国家拖入到消耗战中。

俄罗斯的最低目标很明确,就是把乌克兰战争拖到美国总统大选前。不过,据俄罗斯银行2024年1月19日公布的对外贸易数据,俄罗斯国际收支账户盈余比2022年下降了40%。按照这个速度,在把西方国家拖入消耗战的同时,俄罗斯也将无力支持长期的消耗战。

最大阻力来自内部

西方国家支持援助乌克兰的一方认为,武装乌克兰的成本是低廉的,而俄罗斯获胜的代价是高昂的。同时,质疑战争开支增加是可以理解的,但质疑是短视的,因为如果俄罗斯赢得乌克兰战争的胜利,那么西方国家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2023年10月20日评论道,“乌克兰人正在摧毁我们最大竞争对手之一的军队。我很难发现其中有什么问题”。

然而,很多西方政治精英对麦康奈尔的立场持不同意见。在美国,共和党人坚持有条件对乌克兰提供援助,而特朗普及其拥护者的立场更为极端。特朗普表示,我会告诉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美国不会再援助乌克兰,乌克兰与俄罗斯必须达成协议。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欧洲,2023年6月,德国极右翼政党选择党在地方选举中胜出,该党呼吁结束对莫斯科的制裁,结束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并认为美国借乌克兰战争故意分裂欧亚大陆以服务于自身利益。

应对消耗战

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帮助乌克兰夺回失去的土地并获胜很难在2024年实现。为此,西方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应对消耗战的措施,具体包括:

保持对乌克兰的高强度军事援助,提高乌克兰对俄罗斯后勤补给纵深的打击能力和防空能力。诸如减少对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AMS)的限制、加快F-16进入乌克兰战区的速度、提供更多的先进火炮和反坦克导弹、扩大乌克兰武器生产能力、帮助乌克兰在东部地区建立并加固混凝土防线,等等。

用北约军事力量威慑俄罗斯侧翼。1月18日,北约宣布启动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个名为“坚定捍卫者2024”的演习有大约9万名北约人员参加。波罗的海国家还计划建立由混凝土掩体组成的防御网络。

持续不断地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特别是扩大对与俄罗斯军工企业有联系的第三国实体的制裁。其他经济制裁措施包括进一步扩大对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先进技术以及可能有助于提高俄罗斯工业能力商品的限制范围等。

寻求与中国的合作。自战争爆发以来,西方国家一直认为中国可以在结束乌克兰与俄罗斯战争上发挥重要作用。不过,西方国家也非常清楚,如果继续把中国看成是安全威胁(北约的表述),那么就很难在乌克兰和平进程上与中国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