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蔡亮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

日本为“虎”作了什么“伥”?

2023-04-13

应中方邀请,日本外相林芳正于4月1日至2日访问中国。这是自2019年12月以来日本外相首次访华,因此中方给予足够重视,国务院总理李强、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相继同林芳正举行了会谈。双方围绕中日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中方还就台湾、半导体及福岛核污水排放等问题向日方亮明了态度。如对双边关系出现的杂音和干扰,王毅表示“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国内一些势力刻意追随美国的错误对华政策”,秦刚更直言不讳地指出“日本不应为虎作伥,应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究竟日本为“虎”作了哪些“伥”,以至于让中国前后两任外长把话说得如此直白?总体而言,可以从三个方面加以论述。

首先,在安全保障问题上,日本充当了“辅美遏华”的“急先锋”。众所周知,美国为维护以本国为主导的霸权体系,在亚太地区强化“五眼联盟”(FVEY),兜售“四边机制”,拼凑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收紧军事同盟,构筑所谓的对华“一体化威慑力”(即拉拢盟友和伙伴形成联合威慑力,对华形成强大遏压和威慑的多层次网络)。这其中,美国希望日本发挥“战略杠杆”作用,并明确将美日关系定位为“新时代全球伙伴关系”,强调“对不符合国际秩序的中国行为抱有共同关切”。日本也积极回应,表示要让日美同盟成为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及全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石。

以此为背景,日本2022年12月通过的“安保三文件”明确提出中国是日本前所未有的最大战略挑战,为此日本不但要发展“反击能力”,还要转变“美攻日守”的传统同盟分工结构,让日本成为“攻守兼备”的国家。而未来无论是大幅提升国防支出,还是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日美地位协定》等,均将朝着把日本打造成“辅美遏华”的“远征前进基地”这一方向发展。

其次,在经济安保问题上,日本充当了“助美制华”的“排头兵”。日本认为,中美博弈的另一个侧面是第四次产业革命的主导权竞争,因此与“志同道合国家”加强合作,促进经济安全保障合作,以此形成两轮驱动格局,引领未来国际秩序的形成——如通过构筑“小院高墙”,在半导体等部分高精尖领域推动对华“脱钩断链”,并重组相应供应链和确保日本技术优势——就显得至关重要。

为此,日本一方面与美国确立新的“美日竞争力与韧性伙伴关系”,成立创新和竞争力委员会,并积极参与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芯片四方联盟”、美日荷半导体协议等,另一方面通过强化与印度、东盟的经济联系,推动其摆脱对华经贸依赖,增加中国将经济优势转化为政治影响力的难度。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林芳正访华前一天,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加强对6大类23种高性能半导体制造设备出口管制。可以想见,未来中日正常的半导体产业合作势将受到限制,进而严重损害中方的相关利益。

最后,在台湾问题上,日本充当了“联美压华”的“桥头堡”。日本认为其外交的最大价值就是竭力维系“自由与开放的国际秩序”,并在此过程中肩负重任,向国际社会彰显日本的国际责任和国际影响力。因此,明明日本介入台湾问题是赤裸裸地干涉中国内政,且其动机复杂多元,既有维护自身利益的经济与安全考量,又有制衡中国的政治盘算,但为给涉台提供一个“大义名分”,日本也像美国那样越来越注重从价值角度强调“保台”的重要意义。

基于此,日本利用各种双边或多边会谈的国际场合,在强调台湾的价值理念与美日欧等西方国家相同,各国应关注“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的同时,暗示性地渲染台湾正遭受中国大陆的“威胁”。尤其需要强调的是,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积极将乌克兰局势与台湾问题进行“扭曲联结”,强调欧洲-大西洋与印太安全不可分割,强烈反对“任何单方面以武力或胁迫改变东海和南海现状的企图”,“台湾海峡和平稳定是国际社会安全与繁荣不可或缺的因素”。

日本上述的“为虎作伥”,显然与两国最高领导层达成的“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背道而驰。但中日是搬不走的近邻,这也就意味着认真摸索和平相处之道具有时代必要性和历史必然性。诚如李强总理所强调的那样,双方唯有着眼大局和长远,加强对话合作,妥善管控分歧,排除风险干扰,不断扩大双边关系积极面,才能共同推动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