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马雪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中美经贸关系:从压舱石到导火索再到减震器

2023-11-28
d8fccd7d716baa1a343274862ee2ddba.jpg

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美经贸关系一直充当着确保两国关系稳定的“压舱石”,使中美关系免受美国政府、国会态度和行动挑战的影响。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美国商界在中国可获得丰厚利润。在这种情况下,考虑长远投资利益,支持中美两国保持良好关系,力促“稳定和发展中美经贸关系”就成为美国的主流声音。比如,20世纪90年代,美国商界始终将赋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地位和加入WTO作为游说政府的首要议题。21世纪伊始,美国商会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等曾组成“院外援华集团”,围绕人民币汇率问题对政府和国会进行积极结盟游说,为避免两国在人民币问题上陷入针锋相对的博弈僵局发挥了建设性作用。也正因如此,彼时美国政府在对华贸易关系上主张实行积极、务实的对华贸易政策,认为中美间要保持一种长期稳定的经贸关系,为经济活动创造合适空间。

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美国将贸易和投资看作国家间的冲突,而非管控冲突的有效途径。这极大损害了维系双边关系最重要的相互信任,不断地限制双方在谈判中相互释放善意,削弱了双方履行诺言的可行度。当时中美经贸关系变成了两国摩擦升级的“导火索”。

究其原因,是随着中国不断开放,中国充分发挥大型经济体的后发学习优势,在技术上迎头赶上来了。在技术红利逐渐消失的过程中,美国商界在华利润受到严重影响,他们愈发对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中国投资法规和政策敏感。于是,美国商界一改此前推动中美经贸关系稳定发展的热情,敦促美国政府对华“动用箭筒中的每一支箭”,确保中国开放市场,以实现“互惠”。特朗普“美国优先”和“公平贸易”的经济理念与之找到了契合点,那就是使用“以牙还牙”的单边手段,让美国企业在华继续保持绝对竞争优势。但最终,一轮轮加征关税让美国企业被迫承担了更多成本,也打击了美国企业依赖的全球供应链。更重要的是,摩擦升级的印记对两国私有部门的未来决策产生深远影响,并导致双边关系中敏感的安全领域继续出现更多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

此后,中美经贸关系又经历美国推动的“脱钩”“小院高墙”“去风险”。这些行为核心是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如增加关税、设立出口壁垒、限制投资等,令中美经贸关系面临更多现实挑战。

不过,近几个月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长耶伦、总统气候特使克里、商务部长雷蒙多接连访问中国,这种频繁的高层访问和互动,为中美经贸关系增加了建设性。所有这一切,均凸显美国已经意识到让中美经贸关系重回正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中美经贸关系成为了两国关系的“减震器”。

对美国商界而言,中国市场具有持续的重要性,离开很可能意味着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丧失优势。在经历了艰难的2022年后,美国企业对华投资兴趣正在回升。尽管受到疫情冲击,但中国制造业仍占全球制造业总产出的28.7%,中国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吸引力在于它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熟练的劳动力和劳动力储备、发达的航运和物流基础设施、经济开发区和超级城市群。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变得更具竞争力和创新力,美国企业意识到,不与中国企业在研究和创新方面展开竞争与合作,就可能落后。也正因如此,在两国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美国商界正在努力弱化政治的影响。4月份美国商会的调查报告显示,大多数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都打算留下来,3/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会搬迁供应链。中国蓬勃发展的科技市场和庞大的消费群体,也吸引着美国资本投资。据市场追踪机构PitchBookData的数据,在整体市场放缓的情况下,美国风险投资者今年在华参与了68笔交易,总额达10亿美元。

对美国政府而言,当前让中美经贸关系成为“减震器”尤为重要。中美双边关系中竞争性因素加强,呈现出一种更复杂和不断调整变化的景象。但过度强调甚至夸大竞争在中美关系中的地位,会得出不合实际的悲观论断。作为最具建设性的路径,中美经贸关系对于有效管控竞争、最大限度避免严重情绪对立和战略误判是至关重要的。美国在使用经济工具箱时,有必要加强对华经贸联系,利用中美经贸的相互依赖来管控大国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