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明昊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全球南方”“全球东方”与中美博弈

2023-08-22
411.jpg

近年来,随着美国不断强化对华战略竞争,中美围绕“全球南方”(Global South)的博弈变得更为突出。“全球南方”主要是指亚洲、非洲、拉美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全球北方”则是发达国家的代名词。特别是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全球南方”概念在国际舆论中受到越来越多关注,成为西方战略界的热词,有了更多地缘政治的意味。2023年2月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西方国家强调要加强与“全球南方”的关系。2023年5月,在日本广岛举行的G7峰会也提出要增进与“全球南方”的战略合作。

中国是不是“全球南方”的一员?这个问题涉及中国的“国家身份”,对中国外交至关重要。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从很多指标看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也强调自己是“全球南方”的当然成员。中国人均GDP刚过1.2万美元,仅相当于发达经济体的1/5、美国的16.6%,排在世界第60多位。中国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是第70多位。然而,美国一方面推动消除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一方面与盟友协作扩大在“全球南方”的影响力,试图在中国与“全球南方”之间进行区隔。

无疑,发展中国家地位与一系列优惠待遇相互关联,如可从世界银行获得贷款,可在WTO享有特殊和差别待遇,可从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得到资助。2023年3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法案》。同年6月,美国参议院也通过类似法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制定方案,终结中国在诸多国际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如果中国失去发展中国家地位,中国出口商品将会被征收更高关税,中国将承担更重的减碳义务,来自多边发展银行的优惠贷款也会大大减少。

当然,美国政治人士并不仅仅是为了取消中国享有的优惠待遇,其用意还在于试图借此拉开“全球南方”与中国之间的距离,打击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联合自强的努力。2022年10月,拜登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出,美国不寻求将发展中国家改造成美国的模样,而是将努力构建“包容性阵营”(inclusive coalition),与中东、非洲、拉美等地区国家加大接触,更加重视满足相关伙伴国家的经济和发展需求,确保它们在面对中国时仍能保持自主性。

美国希望推动印度、南非等国在“全球南方”发挥领导 作用,对冲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2023年1月,印度邀请120多个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南方之声峰会”,而中国却被排除在外。芬兰前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提出,未来的世界秩序将由“全球西方”“全球南方”以及由中国、俄罗斯、伊朗等构成的“全球东方”之间的权力三角所决定。这种将中国与“全球南方”相剥离的看法在西方战略界很有代表性。

从政策实践看,美国试图多管齐下,增进与“全球南方”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注重拉拢那些资源富集、地缘战略地位重要、潜在市场广大的国家。首先,拜登政府从重塑全球关键矿产供应链、推动清洁能源转型等目标出发,构建了“矿产安全伙伴关系”(MSP)多边机制,将很多发展中国家纳入其中。美国利用该平台,与日本、澳大利亚、欧盟等加大协同,深化西方国家与刚果(金)、印度尼西亚等关键矿产富集国之间的关系,削弱中国在锂、镍、钴等关键矿产供应链中的地位。近日,蒙古国总理奥云额尔登访问美国,美蒙就合作开发稀土、铜等关键矿产达成协议。此外,美国-日本-蒙古三方会议等机制,也将关键矿产作为重点议题。

第二,美国在公共卫生领域增大对“全球南方”的支持力度。拜登政府一改特朗普政府在公共卫生对外援助上的消极做法,支持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并成为这一计划的最大疫苗捐赠国。为深化美国与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拜登政府向东盟国家捐助超过4000万剂疫苗,并通过美日印澳四边机制(QUAD)与盟友共同推动“疫苗外交”,制衡中国在东南亚等地区的影响力。美国还在南亚、非洲等地区相关国家,支持建立疫苗生产企业,加强疫苗可及性,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其他流行性疫苗做准备。

第三,美国利用乌克兰危机因素,在应对全球粮食安全问题方面彰显领导力。2022年,全球人口迈入80亿大关,很多发展中国家面临严重的“饥饿”挑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称,“我们正在遭遇猛烈的食物灾荒”。新冠疫情、贫困、气候变化、地缘政治冲突等因素,致使粮食安全问题越发紧迫,并有可能带来更加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政治动荡、国内和国际冲突等问题。据联合国机构统计,2022年全球有7500万-95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缺少能够维持生存的粮食供应。在这种背景下,作为世界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拜登政府高度重视在全球粮食安全治理方面发挥美国的主导作用,发起“全球粮食安全路线图”机制,动员100多个国家采取共同行动,如确保粮食和农产品市场的开放、增加化肥的生产、支持发挥“具有气候韧性的农业”。此外,拜登政府还制定了新版“全球粮食安全战略”,聚焦全球减贫和提升妇女、儿童营养水平等方面的国际合作。

第四,美国在基础设施开发领域强化大国竞争。2021年6月,拜登政府带领G7成员国提出“重建更好世界”倡议,宣称民主国家要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开发所谓“高标准的”“价值观驱动的”基础设施项目。2022年6月,拜登政府将“重建更好世界”倡议等重新打包,代之以“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计划,承诺在2027年动员超过6000亿美元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开发。该计划体现了美国在基础设施方面“兼顾软硬”的特征,聚焦了卫生安全、数字连接、性别平等和公平、气候和能源安全四大领域,强调更多调动私营部门的资本和力量,针对以政府力量为主导的基础设施开发项目提供“替代性选择”。

总之,“全球南方”已经成为美国推进对华战略竞争的重要方向。维护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对于中国外交至为关键,也是应对中美博弈的有力支撑。今年适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十周年,中国需以此为契机,促进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提质增效,用好“金砖合作机制”等平台,增进“全球南方”的整体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