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孙韵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

中美军事对话:跨越半个地球的相向而行

2024-06-20
孙韵.jpg
2024年5月31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会议上会见中国国防部长董军。(照片:美国国防部)

军事对话是中美关系最重要的问题。随着这两个大国展开战略竞争,军事交流被视作防止战争爆发的最后一道防线,特别是防止意外冲突或军事领域的紧张局势升级。两军在西太平洋有争议水域和领域(如台海和南海)近距离接触时情况尤其如此。多年来,这些对话因为各种原因中断和暂停,主要原因是中国对美国与台湾往来的担忧。

一如2022 年 8 月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访台湾后的情况。佩洛西访台后,中国迅速宣布取消两国战区指挥官之间的交流,并取消防务政策协调会谈和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此后的 16 个月里,两军除了国防武官间的常规沟通外,几乎没有其他形式的直接交流。

在此期间,西太平洋紧张局势升级,导致中美两军之间发生了一些最激烈的接触。2023 年夏天,中国海军和空军“不安全、不专业的行为”成为最危险的导火索,并完全有可能继续升级。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恢复与中国的军事对话成了拜登政府一年内多数时间的首要任务。

过去6个月里,许多双边军事对话渠道已经恢复,这主要得益于以下活动:

- 2023年12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查尔斯·昆顿·布朗将军和解放军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刘振立将军举行电话会议。

- 2024年1月8日至9日,防务政策协调会谈在华盛顿特区恢复举行。美国国防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副助理部长迈克尔·蔡斯和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副主任宋延超少将出席。

- 2024年4月3日至4日,在夏威夷恢复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工作小组会议。

- 2024年4月16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中国国防部长董军举行视频会议。

- 2024年5月31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中国国防部长董军会晤。

应该提醒那些没有意识到这些会议重要性的人:仅仅6个月前,两军几乎没有进行过任何有意义的直接交流,反而在空中和海上发生了一系列危险的接触,差点再次引发2001年的撞机事件。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 截止2023 年秋季,中美之间军事对抗升级的几率在 6-12 个月内超过 50%。

但是,仅仅半年多时间过后,两军就已恢复军事对话等重要渠道,两国国防部长的新加坡会晤实际上宣告了两军关系已经正常化。

两军关系恢复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两国特别是两国领导人面对充满困难的一年,都希望寻求双边关系的稳定。无论媒体如何报道,两国关系基本遵循了去年 11 月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在伍德赛德峰会上达成的共识。

拜登政府目前正面临一场充满挑战的连任竞选。此外,乌克兰和中东战事不断,美国无法承受与世界第二大国中国发生军事冲突。大国竞争仍然到处存在,但管控紧张局势、避免战争对华盛顿来说至关重要。同样,中国寻求稳定与美国的关系,以便专注于其他重点工作。事实上,有人认为,2021 年拜登总统就职以来,中国一直希望稳定与美国的关系,但这一目标很难实现。

中美两军领导人跨越半个地球,努力实现妥协,但前景并不乐观。中美关系趋于稳定,但从根本上看仍不稳定。许多战略家认为,维持现状的美国与崛起的中国之间仍然存在着结构性冲突,而且未来几年将会加剧。

在程序层面,对美国而言,最严重、最紧迫的问题是印太司令部司令(现任海军上将帕帕罗)与中国东部和南部的战区司令部司令之间实现直接沟通,这是拜登和习近平在伍德赛德峰会上达成的共识。伍德赛德峰会已经过去了7个月,但这样的直接沟通仍未实现。双方没有进行直接沟通之前,美方不会认为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共识得到了落实。

在战略层面,恢复会晤并不等于达成协议。从奥斯汀和董军在新加坡的会晤可以看出,在台湾、南海等一系列安全问题上,两国乃至两军的立场和政策存在着根本性的分歧。在军事活动方面,中美在对紧张局势起因的认识上同样存在根本性的分歧,而且,美国重视管理危机,中国则注重预防危机。华盛顿认为,只要其军事行动符合国际法,就有权在中国周边行动。因此,两军遭遇或者局势升级时,美国的做法是基于危机管理的心态。这使得两军之间的沟通尤为重要,因为只有开放畅通的沟通渠道才能管理危机。

相比之下,中国的做法是危机预防。由于两军的遭遇发生在中国周边,中国更希望美国减少军事活动,并将其军事部署远离中国沿海。按照这种逻辑,管理危机的最佳方式是从源头上防止危机的出现。

美国的反驳理由是基于法律:美国在包括台湾海峡在内的地区采取行动,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同时它将继续行使自己的权利,比如航行自由行动。此前,这种持续的分歧促使美国采取行动伸张这些权利,也促使中国加快行动进一步驱逐美军。这一循环很可能在未来重演。

中美国防部长举行了会晤,但双方都不抱幻想,不认为恢复军事对话就能解决紧张局势背后的根本原因。中美在军事领域的斗争仍在继续,而下一次台海危机不可避免地发生时,这种斗争可能失控。鉴于当前台湾岛内的政治气氛,以及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下一次危机可能随时爆发。

但是,过去6个月的事情说明,大国竞争中,这些国家的地缘政治求生本能最为强烈,但只要拥有政治意愿和冷静的头脑,仍然有可能通过对话管理军事紧张局势。持怀疑和悲观 态度的人认为,中美关系注定崩溃,两军也将走向冲突。应该提醒他们的是,把防止战争作为最低共同目标仍然是有价值的任务——也许是最有价值的任务。尽管存在备战的倾向,但这种目标本身当能推动两军及所有人努力追求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