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周亦奇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公共政策与创新研究所、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巴勒斯坦亟需力量再平衡

2024-05-23
周亦奇.jpg
2024年3月17日,外交部大使王克俭在访问卡塔尔期间会见哈马斯政治局主席伊斯梅尔·哈尼亚。(哈马斯媒体办公室)

近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法塔赫)和哈马斯的代表在北京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晤,重点是调和内部分歧。事实证明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因为双方就未来的谈判取得了进展。

法塔赫和哈马斯进行内部和解谈判并不罕见,但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出现了新的调解人——中国。此前,中国就致力于改善两派间的关系,并且取得成功。而且,双方最近在巴勒斯坦举行了几轮谈判,表明中国在解决中东安全冲突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加沙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已经持续近七个月。越来越清晰的是,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依赖于通过外部调解来重新平衡该地区的力量格局。然而当前形势处于两难境地:希望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外部力量只能起到平抑冲突的作用,却无法找到持久的解决办法。该问题的根源,在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力量失衡。

《奥斯陆协议》签署以来,巴勒斯坦方面出现了日益衰弱的趋势,令人担忧。雪上加霜的是,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内部分歧不断加剧。这种衰弱的态势进一步阻碍了实现巴以和平的前景。首先,由于内部竞争阻碍达成共识,双方的谈判更加困难。其次,巴勒斯坦日益衰弱,使得以色列极端主义势力更加大胆地推动单边的“一国方案”。

此外,巴以冲突的现有国际调解框架未能意识和解决双方严重的实力不平衡问题。美国是“四方会谈”的关键参与者,历来在调解争端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但它始终未能解决巴勒斯坦的弱势地位。美国支持“两国方案”,但同时允许以色列保持目前的主导地位,就清晰地体现出这一点。

美国的和平方针似乎旨在维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优势地位,却忽视任何加强巴勒斯坦实力的行动。例如,巴勒斯坦虽然依赖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但却没有任何手段来加强抵御入侵的防御能力。与此同时,即使在出现激烈冲突的时期,比如当前的加沙危机,以色列仍然是美国军事援助的最大接受国。

此外,联合国承认巴勒斯坦是一个主权国家,将是增强巴勒斯坦国际合法性的关键一步。然而,美国继续拒绝这一提议,坚持将其成员国资格与一项永久解决冲突的全面和平协议挂钩。这更加说明美国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缺陷——寻求和平谈判,但拒绝提供手段让巴勒斯坦拥有更多谈判实力。

哈马斯和法塔赫在北京举行会议,标志着巴勒斯坦内部调解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此前,埃及、沙特阿拉伯和瑞士等国曾尝试在两派之间进行调解,但几乎都没有取得进展。这次中国作为调停人,情况会有所不同吗?

中国参与的一个重要方面,体现在它对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冲突的态度。长期以来,中国政府认为建设性的调解是解决中东安全问题的最佳途径,而不是军事联盟或者军事干预。通过重点加强巴勒斯坦作为独立国家的地位,中国恪守不干涉和不结盟的原则。其促进巴勒斯坦各派之间团结的外交行动,为中国做出积极贡献创造了独特机会。

但是,中国决定参与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的斡旋也体现出其务实的态度。由于以色列决心使用武力消灭哈马斯,传统的调解方法已经没有多少空间。通过从巴勒斯坦方面入手,努力实现其内部团结,中国或许能够找到一条更为可行的解决路径。这反映出中国对复杂局势的理解,以及另辟蹊径实现和平的意愿。

此外,中国参与哈马斯和法塔赫的调解,将对巴以之间的力量再平衡产生重大影响。这不仅将加强巴勒斯坦的内部团结,使其在和以色列的谈判中拥有更多筹码,而且还将向国际社会发出信号,展示推动该地区的持久和平计划的重要意义。

中国作为调解人参与双方冲突的调解,也是其为构建更具包容性国际调解框架而采取的具体行动。目前的“四方会谈”机制成立于21世纪初期,当时中国未被视作全球安全治理的主要参与者,所以没有包括在内。然而,随着它国际地位的提升及其在全球各项安全倡议的参与,中国现在完全有能力为解决世界各地的冲突发挥重要作用。

加沙冲突爆发以来,中国一直主张召开一次以巴勒斯坦问题为主题、涉及各方的国际和平会议。通过在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积极斡旋,中国有可能为此类机制的建立铺平道路。同时,这将使更多的不同观点被纳入讨论,从而推动制定解决巴以长期冲突的方案。

况且,中国的地位独特。作为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国,它在国际舞台上具有重要影响力,这有助于推动哈马斯与法塔赫之间的和平。作为调解人,中国的整体影响力对于确保和平协议的可信度和推动谈判期间必要的妥协都是至关重要的。凭借此前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成功调解,中国现在对巴勒斯坦境内两个敌对派系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此外,中国拥有广泛的伙伴关系,这成为推动实现持久和平的重要基石。当前的加沙冲突中,美国主要同埃及和卡塔尔合作,以实现这些国家与以色列的和平。然而,美国可能不会被哈马斯视作最佳调解者,因为它已将该组织列为恐怖组织。另一方面,中国在整个中东地区保持着广泛的伙伴关系,这给各类反美组织吃了定心丸,也让中国成为可靠的朋友。

当前的时机也非常合适。现在正是中国在加沙冲突斡旋中发挥积极影响力的大好时机。中国斡旋靠的是适逢其会的建设性接触。最近,中国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调解取得成功。当前,法塔赫和哈马斯也表达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真诚意愿。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冲突在某些时间点更有可能得到解决,调解文献称之为 “成熟的时机”。

巴勒斯坦内部和解的前景正在接近成熟时机。经过七个月的激烈战争,现在越来越清晰的是,统一将是巴勒斯坦捍卫其权利并获得国际社会支持的唯一途径。由此看来,中方在这个关键时刻的参与是及时的、恰当的。此外,其他有影响力的地区国家和国际组织也多次尝试调解,这为中国未来的参与铺平了道路。

随着加沙冲突持续不断,中美两国必须相互支持,寻求最终解决方案。尽管两国存在着紧张的地缘政治关系,但中东为两国提供了寻找共识的机会。两国都是该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因此有可能建立一种互利关系。在中东地区,美国被视为安全伙伴,中国是可靠的发展伙伴。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两国都致力于推动“两国方案”。此外,两国一致认为,中东的稳定与和平符合它们的最大利益。

美国曾多次尝试军事干预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但惨遭失败。现在,美国应该承认军事方案无法解决问题。它应该接受中国在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进行调解的努力,将其视作为实现持久和平而做出的积极贡献。持久和平需要重新平衡巴勒斯坦的地位,而中美两国的共同努力将是成功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