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贺文萍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左右为难的美国短期内恐难解决红海危机

2024-01-17
hewenping.jpg

近期,因也门胡塞武装袭击经过红海领域的国际商船而引发的红海危机出现了进一步升级的危险。先是2024年1月12日凌晨,美国和英国出动战斗机对也门本土胡塞武装控制的多处地点发动了联合空中打击,并由此激发了也门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举行反对美英和声援巴勒斯坦的抗议游行;紧接着当地时间1月15日晚间,胡塞武装使用多枚导弹对亚丁湾一艘美国船只发动袭击并命中目标。美国与胡塞武装间的直接军事对抗显然无助于红海危机的解决,而是加剧了危机的升级。之所以超级军事大国美国都无法搞定一个小小的胡塞武装,这与当下的巴以冲突及美国左右为难的政策是分不开的。

首先,胡塞武装把袭击红海商船与巴以冲突“捆绑”在一起,从“道义”和“正义”高度上先发制人、抢占舆论高地。胡塞武装声称,他们只袭击经过红海领域的以色列或与以色列关联的商船,目的是为了施压以色列停止对加沙的轰炸和声援苦难中的巴勒斯坦民众。这一说法自然是要撇清“袭击商船”与以往索马里海盗行为的区别,并对美国领导的多国红海护航舰队联盟的行动形成掣肘。这种“捆绑”战略也成功地使得除巴林以外的红海沿岸中东国家无一加入美国领导的多国红海护航舰队联盟,同时也使美国出手打击胡塞武装的行动从一开始就有了“投鼠忌器”的顾虑和“左右为难”的纠结。一方面,强力打击胡塞武装有可能“助力”胡塞武装成为阿拉伯世界的“英雄”以及为巴勒斯坦事业挺身而出的“反美斗士”;另一方面,美国则会进一步蜕变为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人的“帮凶”并使得美国自身利益与以色列的利益进行了“深度绑定”,而这又完全不利于拜登民主党政府2024年的选情及美国全球战略的布局。

其次,胡塞武装的背后还有伊朗的支持,美国打击胡塞武装究竟是要把伊朗“引蛇出洞”,还是达到“敲山震虎”作用,这个分寸感也不太好拿捏。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把伊朗定性为中东地区的“麻烦制造者”并强力遏制伊朗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虽然拜登政府的对伊朗政策不如特朗普时期那么强硬,甚至把胡塞武装也从恐怖组织的名单中删除了,但随着此轮巴以冲突的加剧、美国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与伊朗对哈马斯的坚定支持使得美国伊朗之间的矛盾对立再次尖锐化。胡塞武装对经过红海领域的国际商船的袭击也自然被华盛顿认为是胡塞武装背后的伊朗所策动的,打击胡塞武装也自然成为对伊朗地区影响力的打击,似能对伊朗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但如果打击力度过大,也势必会引起伊朗的反制,如果伊朗也直接加入到支持哈马斯与以色列的战斗中,这绝对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因此,这种分寸感拿捏的难度也使得美国在解决红海危机的过程中出现了“左右为难”的困境。

最后,美国打击胡塞武装既未得到安理会授权,也无助于维护全球海运与供应链体系的运转。联合国安理会1月10日通过的关于红海局势的第2722号决议草案并未授权任何国家对也门使用武力,美英对也门这一主权国家采取的军事行动不仅在法理上站不住脚,而且在实际效果上是加剧了红海紧张局势,无助于保护经红海领域的商船安全和航行自由,美英的相关军事行动还可能冲击也门正在进行中的结束内战的政治进程。目前的红海危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全球海运与供应链体系的正常运转,海运绕行南非好望角大幅增加了海运费用及货物交付周期,对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的艰难恢复构成负面冲击。

基于此,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联盟在1月14日发布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强调,解决红海危机应尊重也门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同时确保红海国际商业航线安全。应抵御威胁航运通道安全的风险,这是关乎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优先事项。呼吁各方推动局势降温,特别是尽快平息加沙战火,防止外溢影响进一步扩大,切实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总之,和世界上面临的各类危机一样,红海危机也需要从源头加以综合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