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卞庆祖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美国大选冲击中美关系稳定

2024-05-17
未标题-1.jpg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美国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都在3月“横扫”竞争对手,早早锁定了各自政党的提名资格。他们是1956年后美国总统选举候选人的首次“复赛”,更是132年以来前任总统再度对决四年前击败他的对手。美国在大选年往往加大对“中国威胁”的炒作,触动中美之间的敏感神经,其带来的不确定性就是中美关系的风险。

谁将胜出尚难预料

美国大选形势复杂多变,现在拜登和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十分接近,选情胶着,特朗普保持小幅领先。除总统副手候选人人选、两党党纲和总统候选人个人素质之外,决定美国选民投票的因素还有很多。

以独立身份参选的民主党人小罗伯特·肯尼迪获得不足15%的选民支持。他虽然胜选希望渺茫,但仍能通过分票影响大选结果。

宾夕法尼亚州等六七个“摇摆州”的选举人票数只百余张,但对大选结果有重大影响。既讨厌共和党也不喜欢民主党的“双重仇恨者”,2020年只占选民总数的4%,今年上升至19%。他们的选票投向将是决定性的。

决定美国大选结果的一直是美国国内问题,而现今国际形势的变化则变成不确定因素。例如,巴以冲突会引发拜登在年轻选民中支持率的下降。美国大学生声援巴勒斯坦的示威已对选情形成挑战。

大选对中美关系造成负面冲击

现在美国大选虽在早期阶段,但是中国议题已被卷入其中。由于已出现将中国与美国国内政治、经济、舆论形势绑定的苗头,美国政治气氛弥漫着强化美国与中国地缘斗争的氛围。彭博社文章称,“北京成了美国竞选活动的头号攻击目标”。

共和党、民主党都炒作中国议题,他们把中国议题与选民的关注挂钩,渲染“中国抢走美国工人岗位”等。展示对华强硬,成为美国选举年的“政治正确”。尤其是美国总统候选人对中国的批评性言论,对中美关系造成负面影响。对中国形象的扭曲和对华强硬的塑造,极大毒化了两国关系的氛围。据5月1日美国皮尤民调,81%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43%的人持非常负面看法。

 

美国国会意识形态色彩浓厚,长期对华不友好,是美国反华势力大本营。今年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33个席位都要改选。在选举驱动下,美国国会可能推出比往年更多的涉华反华法案。

拜登为选举采取更多制华措施

拜登总统为争取连任,非但没有改变抗衡中国的大方向,反而步步紧逼。美国遏制中国的动作频频,双方摩擦和分歧不减反增。虽然国务卿布林肯4月访华,两国达成五点共识,但是双边关系仍面临安全、经贸等多方考验。美国大选加快了美对华“出牌”的脚步,负面因素还在上升积累。

科技经贸是中美战略竞争的关键“战场”。美国打压中国科技经贸的措施层出不穷,制裁中国企业的单子越拉越长,5月1日又有22家中国企业被列入制裁名单。美国强化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限制,升级对中国芯片的打压。拜登总统为争取“摇摆州”选票,抨击中国“排外”,敦促将中国钢铁、铝成品关税提高两倍,升到22.5%。美国贸易代表处4月宣布对中国海运、物流和造船业启动301调查,成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首个301调查。

美国财长耶伦多次指责中国“产能过剩”,表达美国的“担忧”,威胁保留对华的所有选项。在所谓中国“援俄”问题上,白宫敦促中国停止支持俄罗斯,鼓励美国盟友对中国施压。布林肯等高官表达对中国向俄罗斯出口军民两用物品的严重关切,说中国不处理的话美国就会处理。《华尔街日报》透露,美国为此曾考虑对华金融制裁方案。

做好特朗普重返白宫准备

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共同点,是都把中国作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打压遏制中国,阻挡中国崛起。《纽约时报》说,“拜登对中国是礼貌的特朗普主义”。但是,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策略方法上存在不同,研究分析这两届政府的差异,对今后打交道有参考借鉴意义。

拜登总统若连任,会延续“接触加遏制”政策,在不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竞赢中国”,并进一步加强对华战略竞争的系统性框架。拜登政府及民主党对华政策具有一定可预期的稳定性,两国现有对话机制可能延续和拓展。就应对全球性挑战而言,民主党与中国有一定的合作需求。拜登政府4月还重申对华的“四不一无意”。当然,要看到美国的两面性,他们常说要把双方关系稳定下来,但同时却加大对华施压。

前总统特朗普与共和党极端,更加强调“美国优先”,对华恨意强、敌意甚。他在竞选时表示将对华“进行严历的限制”,声称“正考虑对中国商品统一征收60%关税”,并取消对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等。若特朗普上台,共和党政府将会保持对华“超强硬”做派,寻求中美经济“完全脱钩”,对我突发性刺激多,中美两国可能进入战略竞争“激化”期。有人甚至说,两国关系可能下降到“无底深渊”。近日,国内有智库文章展望特朗普上台后的对华政策和中美关系,认为美国可能采取“先亚后欧”和“全面脱钩”政策,重塑中美关系发展趋势。

诚然,我们有前八年与美国两届政府打交道的经验,不抱任何幻想。以我为主和自主发展将是应对之策的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