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明昊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大选年背景下的中美高层互动

2024-04-16
赵明昊.jpg

美国财长耶伦结束了对中国长达五天的访问,这一不寻常的安排,显示了中美双方希望稳定两国关系的良好意愿。耶伦的访问涉足广东和北京两地,她不仅和中方高级官员举行会谈,还与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等民间人士展开交流。耶伦品尝中国美食的新闻,也受到中国民众的广泛关注。这些举动似乎让人感受到中美之间的“接触”(engagement)又回来了。

“接触”这个概念具有特定涵义,它常被用来形容20世纪70年代中美建立外交关系以来的美好年代,两国在经济、技术、教育等领域展开合作,普通民众则通过旅游、影视等方式增进对彼此的了解。虽然接触给中美双方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一些美国分析人士却认为,美国的对华接触失败了,中国并没有出现美国想要的变化,尤其是未能成为西方意义上的“民主政体”。中国被视为美国面对的最大对手,美方试图用战略竞争、经济脱钩、技术冷战等取代“接触”,很多美国人士甚至刻意避免使用这一概念。

然而,耶伦的访问展现了中美接触的重要意义。去年11月中美两国元首在旧金山举行峰会,双方达成“加强沟通”“防范脱钩”“应对共同挑战”三点共识。两国高层在经济、金融等领域的对话变得频繁且深入。耶伦此访,中美达成以下新的共识成果:一是由两国财政部牵头,在中美经济工作组框架下就两国及全球经济平衡增长议题进行交流;二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牵头,在金融工作组框架下就金融稳定、可持续金融、反洗钱等议题持续开展交流。

“平衡增长”是观察中美经贸关系新态势的关键词。无论美方如何宣扬竞争,中美经贸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基本格局难以改变。通过围绕“平衡增长”的讨论,双方希望各自的国内经济政策能够尽可能减少给对方带来的负面影响。耶伦此访的一大关切是所谓“产能过剩”,即认为中国在电动汽车、锂电池等领域的巨大产能对美国企业利益构成挑战。对此,中方强调,应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秉持市场经济原则和价值规律看待产能问题。

无疑,所谓“产能过剩”是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表现,供需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往往是常态,解决这些问题主要还要依靠市场按照价值规律进行调节。此外,还需要结合全球分工和国际市场情况分析产能问题。在新能源汽车、光伏等方面,当前产能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特别是众多发展中国家对新能源产品的潜在需求巨大。以新能源汽车为例,根据国际能源署测算,203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需求量将达4500万辆,是2022年的4.5倍;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需求将达到820吉瓦,是2022年的约4倍。

美国热炒“产能过剩”问题,或有两方面意图。一是拜登政府考虑在太阳能光伏板、电动车、成熟制程芯片等产业领域加大对华施压,使用新的贸易限制措施搞绿色保护主义。二是为美国政府实现所谓“现代产业战略”提供理由,拜登政府试图在芯片、储能电池等领域增大政府补贴力度,以促进供应链向美国国内的回流,进一步强化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然而,很多研究发现,过去十年美国采取钢铁保护主义措施,并未阻止美国金属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还增加了美国经济其他领域成本,降低了行业竞争力。

中美对话既是交流,也是交锋,它有助于双方更加及时、准确地了解彼此的关切和不满。在耶伦访华期间,中方对美方制裁限制中国企业、对华加征关税、对华投资限制等措施表达了严重关切。每个国家都有维护国家安全的合理需要,但不应泛化“国家安全”概念,以所谓“多元化”为由冲击两国及全球正常贸易投资往来和产供链稳定。

近一个时期以来,拜登政府在对华经贸科技打压方面采取新的动作,美方制裁中国企业的单子越拉越长。2月,美国商务部围绕中国汽车是否因其传输的数据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启动相关调查。3月,美国商务部修订了芯片领域的出口管制规则,给中美两国企业开展正常经贸合作设置了更多的障碍,施加了更重的合规负担。

显然,如何管控国家安全因素对中美经贸关系的影响,已经成为双方对话中难啃的硬骨头。耶伦表示,需要进一步讨论双方如何定义经济领域的国家安全,在国家安全与经济问题之间的界限上提供更多明确性,以增强企业信心,为双边关系提供更大的稳定性。美方将不断评估其国家安全措施,致力于“不制造意外”。

“不制造意外”对于大选年背景下的中美关系至关重要。面对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寻求连任的拜登需要向选民展现政绩。在乌克兰危机、巴以冲突延宕的背景下,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对于拜登政府的外交成绩单而言十分关键。耶伦访华前夕,在与拜登总统的通话中,习近平主席提出处理好中美关系要坚持“以和为贵、以稳为重、以信为本”三大原则,双方应通过努力工作将“旧金山愿景”转为“实景”。显然,中方担心,大选年美国国内政治争斗或对中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因为一些美国政客向来试图借助“中国议题”展现强硬姿态,捞取政治好处。

由于美国大选因素,今年上半年或是实现中美关系“稳中有进”的关键窗口期。耶伦的访问为今年的中美高层互动增添了新的热度,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将于几周内访华,中美经济、金融两个工作组的第四次会议拟于4月中旬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中美在人工智能、军事安全等领域的对话也将展开。这些有助于提升外界对中美关系的正面预期。当然,双方不能为了对话而对话,需要相向而行,拿出更多实际成果。特别是,美方能否说到做到,将相关承诺落实,对于中美关系的企稳态势能否持续具有重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