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明昊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中美关系企稳能否持续

2024-01-05
640.jpg

11月在旧金山举行的中美元首会晤,对于增加两国关系的稳定性至关重要。这一进展来之不易。回想2023年初,由于美方对所谓“间谍气球”的不当处置,中美关系急转直下,双方高层互动陷入冰点。直到6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华,中美关系才逐步进入“再接触”阶段,在外交、经贸、气候变化等领域展开对话,同时双方都希望能够促成11月的元首会晤。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之间的“再接触”呈现从行政部门向立法部门、从联邦层面向地方层面延伸的态势。10月中旬,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率领两党参议员代表团先后访问上海与北京,这是2019年以来美国国会议员首次到访中国大陆。习近平主席会见舒默一行时指出,希望两国立法机构多来往、多对话、多交流,增进彼此相互了解,为推动中美关系稳下来、好起来做出积极贡献。

10月底,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纽森对中国展开长时间访问。作为民主党的政治新星以及过去4年多来首位访华的美国州长,纽森表示,地方交往是美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州愿做中国长期、稳定、强劲的合作伙伴。习近平主席在会见纽森时强调,发展好中美关系需要汇聚各方力量,中美关系“基础在民间,希望在人民,未来在青年,活力在地方”。这四句话体现了中方处理对美关系新的重要策略。

上述互动为中美元首的会晤营造了良好氛围。旧金山之行是中国国家领导人时隔6年再次访美,也是两国元首继2022年11月巴厘岛会晤之后再次面对面交流。元首外交对于中美关系而言具有独特价值,它是双方增加各领域互动、增进务实性协调的“赋能器”,也是避免误判和冲突的“刹车闸”。

此次会晤持续4个小时,两国元首探讨了中美和平共处、管控分歧之道,明确了中美共同肩负的大国责任,形成了面向未来的“旧金山愿景”。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中美不打交道是不行的,想改变对方是不切实际的,冲突对抗的后果是谁都不能承受的。他还强调,中国愿意同美国做伙伴、做朋友。这体现了中方对于推动中美关系止跌企稳的积极意愿。拜登则称,美中冲突并非不可避免,一个稳定和发展的中国符合美国和世界的利益。

可以说,“稳字当头”成为中美两国政府的共同目标,而这首先需要加强高层交往和机制性对话。过去几个月,中美两国已经推进或启动在商业、经济、金融、出口管制、亚太事务、海洋、军控和防扩散等各领域的磋商。双方还围绕续签《中美科技合作协定》展开深入对话,并重启中美农业联委会。此外,建立人工智能政府间对话机制是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的一大亮点,这体现了双方对共同承担大国责任的重视。

12月21日,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刘振立应约与美军参联会主席布朗进行视频通话。这是落实中美两国旧金山会晤共识的重要举措。2022年8月,时任美国众议长佩洛西访台之后,中美两军交往中断。根据美国国防部公布的视频资料,在近年的相互较量中,中美两国军机相距最近时只有3米。为守住不冲突底线,双方已经同意恢复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开展中美两军战区领导通话。

中美关系的企稳还必须依赖两国民众之间的交往。新冠疫情等因素阻滞了中美人文交流,增大了彼此之间的认知隔阂。2023年11月,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发布民意调查报告显示,58%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严重威胁,创1990年以来的历史新高。从网络舆论看,中国民众对美国也存在普遍的负面认知。

在此背景下,恢复两国民间交往至关重要。中美元首会晤期间,双方就两国教育合作达成一致,鼓励扩大留学生规模。中方提出,未来5年愿邀请5万名美国青少年来华交流学习。此外,双方同意加强文化、体育、工商界交流,并努力在2024年早些时候大幅增加两国间直航航班。疫情之前,中美之间每周大约有350多个直航航班,而目前仅有70班左右,且机票价格昂贵,这是影响中美人文交流的一大“堵点”。

展望2024年,中美关系的企稳能否延续,面临不少挑战。虽然中美互动有所改善,但是美国对华鹰派政客批评拜登政府对华进行“无效接触”,尤其是国会中的共和党籍议员试图进一步强化对华施压。11月,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发布报告,指责美国商务部的对华出口管制存在严重漏洞。2024年美国将举行总统大选,在两党政治和党内政治“极化”加剧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对中美关系的外溢性影响趋于上升。

此外,下阶段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博弈风险不容低估。美国政策界人士担忧,1月台湾地区选举或引发中美之间的新一轮冲突。无疑,美国奉行的所谓“一个中国”政策与“一个中国”原则之间存在明显差距,美国在台海方向的军事威慑持续增强,其拉拢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盟友加大干涉台海事务的趋势值得警惕。

总之,中美关系企稳的基础并不牢靠,渐有暖意但仍处寒冬。美国以“大国竞争”导向处理对华关系的做法不会改变,美国国内政局变化对两国关系的复杂影响正日益加大。在此背景下,管理好中美关系,需要更为坚韧的耐心、更加宏阔的视角以及更具精准性、实效性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