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策略

给紧张的中美关系降温

2020-10-15
何伟文(He Weiwen)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365.jpg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实施情况进行在线对话。对话在积极的气氛中结束,中美双方都认可目前的进展,并同意保持协议的正常推进。

一些人认为,在中美紧张关系急剧升级的大背景下,两国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共通之处。而此次对话等于在火上洒了些水,令人至少略感释怀。

对话之前,人们对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展情况做了各式各样的估计,也猜测协议有可能失败。按照“第一阶段”协议,中国承诺以2017年的实际数额为基准,在2020年和2021年从美国增加购买1621亿美元商品和379亿美元服务。商品方面,中国将在2017年的1298亿美元(美国商务部数据)基础上增购639亿美元,使2020年的购买总额达到1937亿美元。由于去年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只有1066亿美元,因此2020年的实际进口应该增加871亿美元。

据中国海关的数据,今年前七个月,中国从美国的进口额为677.1亿美元,同比减少24.6亿美元,降幅为3.5%,只及全年目标的35%。而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美国对华出口总额为495亿美元,同比下降23.9亿美元,降幅为4.6%,仅及2020年目标的25.6%。所以,这中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怎么办?

有报道称,中国最近已经加紧对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的采购。今年7月,中国对美国玉米的单日购买量创下历史新高。当月,中国从全球进口的小麦、玉米、高粱和猪肉分别增长325%、136.5%、147%和122%,原油进口量也飙升至5129万吨,其中367万吨来自美国,同比增幅达到139.2%。尽管有这些成绩,但完成全年目标似乎是不现实的。

两个误解

人们对“第一阶段”协议有两个误解。第一种是认为该协议仅仅是一项简单的单边采购安排,只对中方有约束力。而事实上,它涵盖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农产品检疫、服务市场准入、汇率和贸易扩展等多个方面,中美双方都要承担义务。

第二个误解是,上述指标被看成是本年度的强制性指标。而事实上,它们只是承诺采购的目标。

“第一阶段”协议中涉及到中方采购的措辞是“承诺”,它包括签订谅解备忘录、采购协议和合同。在签订合同与发货之间通常是有时差的,有些货物可能要两到三年才能发货。由于条件可能发生变化,一些谅解备忘录和协议或许成为不了最后的合同。国际贸易中也有合同履约率一说,它意味着某些合同可能由于种种原因而无法履行。

承诺还涉及两个前提条件和两个变数。

第一个前提条件是,根据WTO的非歧视原则,中国不能通过削减或不增加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增加从美国的进口。今年7月,虽然美国卖给中国367万吨石油,同比增长了139.2%,但它仍然是排名第五的对华石油供应国,俄罗斯继续以738万吨保持首位,是美国的两倍。如果我们把2020年的1937亿美元目标当成从美国的实际进口,那就意味着实际进口要比2019年增加81.7%。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必须同样增加从全世界的进口。

然而从现实情况看,中国今年前七个月的全球进口下降5.7%,从美国的进口下降了3.5%,全年增长81.7%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前提条件是,购买承诺要建立在价格水平和商业考虑上,因为进口是由公司完成的,而不是政府。今年前七个月,中国的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分别占了进口总额的23.1%、41.5%和33.7%。在购买过程中,公司必须比较不同来源的报价,然后再做出决定。也就是说,美国供应商必须拿出最有竞争力的价格,如果其他供应商更有竞争力,美国就可能得不到中国的采购。购买决策还要看买方的商业考虑,如真实的市场需求和合理的利润。

变数一是自然灾害。“第一阶段”协议规定,如果发生自然灾害,双方可以讨论可能的调整。签字仪式过后不久,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就席卷了全球。

变数二是美国的出口障碍。当中国想购买的产品遇到美国的出口限制,中国可以提出磋商要求。

以上阐述说明,考虑到不同前提条件和变数,第一阶段贸易的增加是不能用中国从美国的实际进口来衡量的,而只能用购买承诺来衡量。为此,中美双方共同努力是“第一阶段”协议顺利实施的关键。

双向努力至关重要

“第一阶段”协议在为缓和中美紧张关系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需要有一个稳定的政治生态,包括建设性的整体双边关系。目前美国对中国的指控和挑战升级,这肯定会损害协议的执行。

对于任何扩大贸易的努力,相向而行都是必不可少的。中方必须尽最大努力让中美双边关系保持正常发展,扩大与美国企业的贸易往来,进一步鼓励按承诺目标从美国采购。此外强烈建议中方在未来几个月采取新措施,扩大更多美国金融服务提供商的市场准入。

目前对美方来说,以下三个方面至关重要:首先,美国政府应避免进一步对中国进行攻击和限制。如果两国间的总体紧张局势继续下去,特别是如果一场可能的新冷战被提上日程,那么“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无疑将面临巨大困难。

第二,美方应取消半导体芯片等高科技产品的对华技术禁令和出口限制。所有这些措施都妨碍中国根据“第一阶段”协议从美国采购制成品。

第三,美方应支持增加从中国的进口。“第一阶段”协议是建立在平等互利基础之上的,中国支持从美国进口更多产品,美国也应该这样做。

美国反复要求中国进口更多美国产品,但却禁止进口中国的华为5G技术和其他产品。它一再要求中国为美国的服务提供商提供更多的市场准入,但却禁止中国的TikTok在美国开展服务。这是不公平的,有可能破坏“第一阶段”协议。对华为技术和产品的禁令应该取消,TikTok服务应该被保留。只有双方都增加进口,贸易扩展才会成为未来的可持续现实。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