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 麦瑞安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副主任

作茧自缚的政策

2020-10-13
000100441_piclink.jpg

7月底,当美国驻中国成都领事馆的国徽被摘掉、国旗被降下时,一座35年来连接美国和中国西部地区的桥梁断了。此后不久,美国驻华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告别录像,即将离任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林杰伟(Jim Mullinax)在视频中向中国人民发表了感人至深的讲话:“我们会永远记住你们……我们的关系将会继续下去。”

美国驻上海总领事谭森(Sean Stein)和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也在8月和10月双双离职,他们在告别视频中表达了同样的怀念之情。这三位美国外交官都高度评价他们在三年任期内建立起来的友谊,特别是文化教育交流上的进展。他们对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及始终坚信民间外交的价值表达了深切的谢意。

从期望到恐惧

然而在华盛顿,政治情绪的分歧之大令人吃惊,因为“脱钩论”正在主导着美国有关中国问题的政策对话。持续不断的中美地缘政治争端正好撞上新冠疫情和候选人竞相卖弄反华诚意的总统大选。很明显,华盛顿没能如愿实现通过文化外交和“和平演变”改变中国政治体制的早期目标。当下人们对两国教育交流的普遍看法,是不再把它当作以接触促变革的希望之一,而是一种担忧,担忧美国教育研究机构里的中国学者和学生是中共的“武器”。

北京不仅被指控“武器化”在美国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据说他们窃取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还被指控利用文化交流加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干涉美国的政治。华盛顿的一些政策制定者仿佛才发现中国是由共产党领导的,他们认为这对“自由世界”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

2018年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直言不讳地将来自中国的威胁描述为“全社会威胁”,暗示所有中国人对美国来说都是威胁。为应对这些恐惧和担忧,美国司法部采取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关注特定国家(和种族)的举措。这个名为“中国行动”的计划将某些与中国有关的案件指认为学术间谍。2018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联邦调查局联手,开始调查生物医学界研究人员与中国的关系。他们确定了399名嫌疑人,其中大多数是华裔。雷声称,截止到今年7月,联邦调查局跟进的近5000起反间谍案件中有一半与中国有关,而且该局几乎每10个小时就会启动一个牵扯中国的新反间谍案。

对美国许多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来说,他们担心的是,除非华盛顿转而采取新的有效手段与北京打交道,否则数十年内,也许更早,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就会在许多重要领域超过美国,并取得巨大的竞争优势。再加上美国企业对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怨言、新冠疫情中对中国工业和供应链的依赖、人们对技术监控和侵犯隐私的担忧,这些都为全面脱钩提供了额外动力。这些动作使得短期内改善民间关系的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暗淡。

从分歧到脱钩

双边关系恶化是两国多年争执、幻灭、失望和不信任的高潮。对于北京过度控制国内政治,采取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立场,华盛顿是有理由担心的。

毫无疑问,在过去40年里,中国利用了美国经济、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开放性,特别是在企业和技术创新方面。而中国通过了外国非政府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极大限制了美国学术机构和其他组织在中国的活动。与此同时,北京当然也可以认为,美国在有意阻挠中国崛起成为大国。

不过华盛顿在教育文化领域与中国脱钩的做法备受争议,影响巨大。据报道,白宫曾在2018年秋考虑全面禁止中国公民的学生签证,但在特里·布兰斯塔德大使的强烈反对下,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最终决定不这么做。

今年,特朗普政府出台了加快与中国脱钩的多项重大决定,包括取消和平队计划、发布行政命令终止在中国和香港的富布赖特项目、暂拒1000多名被认为与解放军“军民融合战略”有关的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入境、命令中国关闭驻休斯顿领事馆。

美国政府还限制在美国大学主修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课程的中国研究生人数,并禁止中国学者从事敏感研究。新冠疫情发生前,2018年5月至9月,因为商务、休闲和教育目的获得美国签证的中国公民就已经比上年减少10万余人,降幅达到13%。

尽管中国在2019年仍为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国,学生达37万,但今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大幅下降。原因有许多,包括美国限制学生签证、中国学生选择其他的海外留学国家,以及新冠疫情。至于美国签证,《财新》6月报道说,只有8名中国大陆学生获得了F-1(学生)签证,另有8人获得J-1(交流访问学者)签证。相比之下,2019年6月发放给中国公民的F-1签证是34001份,J-1签证是5736份。

针对中共党员的旅行禁令提案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它将影响9200万人和超过2亿家庭成员。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规模,该禁令实际上是不可能执行的,因为无法有效确定中国游客的政治背景。这项提案如果被采纳,将影响大约3亿中国人,并累及多达14亿人。这一禁令引起的强烈反响正在太平洋两岸蔓延。

从软实力到硬现实

随着民间交流内在的柔性力量逐渐消失,日益高涨的针对中国公民和华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麦卡锡主义填补了这一空白。毫无疑问,这种情绪并不会鼓舞在中国的观察人士挑战中共的威权领导,相反,这一趋势疏远了中国人民,促使他们拥护反美民族主义。它还使中国国内知识分子中的自由派、亲美派处境艰难。

虽然应该大力保护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但对中国出生的科学家或华裔美国研究人员搞种族定性,将在三个重要方面损害美国的利益。

首先,保尔森研究所今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研究人员有60%在美国,其中美国本土研究人员占31%,中国出生的研究人员占27%。美国政府决定限制甚至禁止中国研究生主修STEM课程和研究敏感课题,会在不久的将来使留在美国这些领域内的中国学者和学生大量减少。正如《纽约时报》撰稿人总结的:“如果美国不再欢迎这些顶尖研究人员,北京将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回去。”

其次,特朗普政府对学术交流的限制,包括取消在中国的和平队和富布赖特项目,将大大减少美国更好地了解这个复杂国家的机会和途径。在美国必须更多了解中国的时候,决策者却在切断学习的渠道。

第三,若华盛顿的决策者继续寻求全面脱钩,他们就可能失去原本可以对中国广大民众的影响和利用。此外,如果华盛顿在经济与金融协调、公共卫生合作、环境保护、能源安全、文化教育交流等领域与中国脱离关系,那么美国基本上就没有办法去影响中国决策者、众多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的意见了。

在数十年交往中让美中关系紧密相连的民间纽带已经破裂,这张网几乎就要散了。尽管对中方的担忧促使华盛顿相应调整了对华政策,但中止教育文化交流的成本远远超过它的收益。从根本上说,牺牲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发展并不能惩罚中共,相反,这种行为只是自欺欺人,放弃了美国最后残存的影响中国的软实力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