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麦卡锡主义是否在美国卷土重来

2019-03-06
a.jpg
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毕业生(图片来源:新华社)

2月11日,一个包括个人教育权利基金会和电子前线基金会在内的公民自由联盟致信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可能受到监控表示担忧。路透社2018年11月报道说,由于对间谍活动的担心日益增加,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对中国学生进行新的背景调查和额外审核,其中可能包括检查学生的电话记录和个人社交媒体帐号,以寻找这些学生在美国意欲何为的信号,例如与政府组织的关系。

这些考虑是更大努力的一个组成部分,为的是用更强硬的立场应对副总统迈克·彭斯认为的北京“倾全政府之力……在美国扩大影响,让自己受益”。去年,美国已经采取预防措施,遏制它眼里不断加剧的间谍和知识产权盗窃风险。例如2018年6月,美国国务院把给航空、机器人和先进制造业等重要国家安全领域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从五年缩短到一年。中国也把上述领域确定为力争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下迅速取得技术进步。去年10月,白宫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甚至试图全面禁止向中国学生发放签证。

在这些考虑的背后,是对中国的世界舞台战略的戒心加大。美国现任和前任情报官员近来都警告说,中国正日益频繁地使用非传统间谍手段谋取自身利益。为此,详细介绍美国情报界对美国国家安全威胁高级别评估的《2019年全球威胁评估报告》指出,“中国情报部门将利用美国社会、特别是学术界和科学界的开放性,来采取各式各样的手段”。担忧不只来自美国政府,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去年11月发表的一份内容广泛的报告也强调,中国正在使用“强制或腐败手段”干涉美国的公民和政治生活。

虽然美国情报界、政治家、学者和国家安全专家都发出警告,指出中国影响力运作的提升对自由国际体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对威胁来自何处要有清晰的认识。中国官方报纸把美国对中国的怀疑称作麦卡锡主义的回归,并配上“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卷土重来”、“美国对中国的黑客指控说明麦卡锡主义抬头”等标题。虽然这些标题可能极端,但以史为鉴或许大有裨益。二战后冷战紧张局势的迅速发展在美国引发了“第二次红色恐慌”,与之相伴的就是麦卡锡主义,这是针对美国各级政府和社会各领域内所谓共产党人的一场喧嚣的运动。被指控有共产主义倾向的人被剥夺了正当程序这类基本的宪法权利,他们的名誉和生计在国家安全名义下被践踏。

麦卡锡主义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对在美国的华人来说,就是由于其种族血统而对他们无来由的怀疑。二战后初期,由于美中两国并肩作战打败了共同的敌人日本,华人在美国前所未有地被美国人所接受。然而战争结束后不久,随着冷战开始,国际格局发生变化,在美国的华人面临美国人新的敌意和审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后不久爆发朝鲜战争,美国和中国站在了对立面。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国的直接冲突进一步增加了华人的负面形象,反共人士开始担心在美华人会变成共产主义中国的第五纵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美国开始监视左翼组织,联邦调查局窃听“华人手工洗衣联盟”总部,这是一个1933年成立的劳工组织,目的是保护生活在北美的海外华人的公民权利。中国人和美籍华人的邮件、电话和行动都受到监视。美国当局甚至调查美国二战华裔退伍老兵的生活,并在唐人街游乐场审问儿童。《唐人街档案》的导演陈艾米(Amy Chen)表示,通过《信息自由法》获得的文件显示,美国政府曾一度考虑用二战中把西海岸日裔美国人送进集中营的方式拘禁美籍华人。

上世纪50年代早期,麦卡锡对华盛顿所谓共产主义分子的指控达到高峰,一些中国科学家和美籍华裔科学家受到调查,并被驱赶回中国。其中最著名的案例之一就是中国的“火箭之父”钱学森。钱学森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著名的华人空气动力学专家,也是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联合创办人,以及二战期间美国政府的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他帮助开创了美国太空计划。1950年,由于被指控在1938年一度当过共产党员,从1950年到1955年的五年时间里,钱学森被软禁,被吊销了安全许可,申请美国公民身份也被拒绝。出于对这种待遇的失望,他回国后帮助领导中国发展核武器计划,他的努力最终导致中国的“两弹一星”工程取得成功。

美国对中国学生的限制政策,无论已有的还是正在考虑当中的,也许都还不能确切地称之为麦卡锡主义。它还达不到那个时期政治镇压、扼杀言论自由、否定基本宪法权利、完全不顾事实真相的程度。尽管如此,正如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所说,目前的签证限制实际上是针对“被怀疑是中国间谍的整个族群”。继续专门针对中国学生,变本加厉地采取这类措施,就有可能在恐惧和偏执的驱使下导致国家安全被滥用,而正是这种恐惧和偏执催生了麦卡锡时代。

美国在考虑限制中国影响力运作的政策时必须牢记,美国的力量在于它的开放性。过去几十年里,随着赴美中国学生接触到美国的价值观、原则和理念,许多人已经到中国国内更有力地推动言论自由、人权和代议制政府。他们也更加相信美国是一个人们可以自由学习、分享观点、表达意见的国家。在美中关系阴霾密布的时代需要采取有节度、小心和慎重的态度,承认在美华人特别是中国留美学生在推动良好民间关系方面的价值。

随着美国和全球的反华情绪和对中国的猜忌不断增加,美国必须坚持自由民主原则,而不是沦为麦卡锡主义恶行的牺牲品。美国必须努力在保护美国开放的学术环境与降低国家安全风险之间保持平衡。如果对中国影响力运作的报道失之谨慎,美国也许就会成为自身所作所为的受害者,而不是中国影响力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