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重新关注世界互联网大会中的“世界”

2018-01-02
S4.jpg
苹果CEO蒂姆·库克2017年12月3日出席在中国浙江省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路透社/ Aly Song)

围绕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热门消息就是苹果和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的首次出席,而这将批评人士的注意力从一个同样有趣的问题上转移开来:各国派出科技行业和政府代表参加这样一个大会从长远来看究竟能获得什么?西方科技公司应当如何行动才能比肩甚至抗衡中国通过大会精心发展出来的深厚双边政治经济影响?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又称乌镇峰会,吸引了来自中亚、中东和非洲的多位领导人参加。而峰会如何以及为何具有如此吸引力的原因,不仅在于中国近期对海外科技项目进行了大规模投资。从本世纪早期开始,中国学者、政策制定者、通讯业代表甚至中国军方都渐渐开始从属地理论角度解读互联网在全球的发展。而这种属地理论已经转变为网络主权概念,即主权国家对位于其国境内部的网络基础设施及网络内容享有主权。一些人们现在耳熟能详的论点,如根服务器等核心互联网基础设施大量设置在美国等国家(而不是人口更加稠密的中国等国家),成为了发展中国家应当团结一致争取在全球互联网管理权中分得一本羹的论证基础。而随着中国——在某些程度上也包括俄罗斯——越来越强调,作为从发展中国家发展而来的超级大国,他们是推动这种原则(该原则包括多边互联网治理思路)得到国际认可的最佳人选,这种论调慢慢开始获得支持。无独有偶,一些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17年网络自由度评估报告中表现最差的国家,都倾向于支持互联网的多边治理。而来自这些国家的很多政府代表、通讯公司和科技行业都参加了本次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的发展中国家应当联合起来从美国和欧洲手中夺取后者不成比例的互联网治理权的理念其实早在斯诺登事件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斯诺登揭露出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听证据只是令这种理念恢复了生机。因此,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事件爆发一年后的2014年召开毫不令人意外。通过四届乌镇峰会,组织者测试并改善了他们对于网络主权中心原则的表述,并将其作为与中国在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治理领域进行合作的必要条件。与前三届峰会大力推动网络主权概念不同,中国与会者在本次峰会上弱化了这一原则,转而不露声色地将网络主权编织进关于企业家精神、跨境数据流通及缩小数字鸿沟等演讲主题中。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推出了以消除贫困、打击网络犯罪及保护上网儿童等为主旨的分论坛。这一系列议题——从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到互联网内容和规范——为很多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发展路线图,向它们展示了如何建立起一套科技生态系统。同时,这些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中国政府和科技企业扩展其全球影响力的方式。

中国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与升级,以及中国政府对本国科技巨头企业在国内外市场发展的支持,令中国成为与会各国积极效仿的典范。出席今年乌镇峰会的沙特阿拉伯代表对参与中国数字丝绸之路倡议进行了探讨,还利用这个机会会见了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成员,并参观了位于上海的华为研究中心。出席峰会的利比里亚国家通讯企业代表也参观了华为,而与此同时,其他中国公司则积极向土耳其和秘鲁推销数字贸易。中国还在东盟各国建立了宽带及其他网络基础设施,并通过阿里巴巴和腾讯提供网络内容服务。这两家中国企业正在大力投资或收购东南亚网络创业公司。此外,中国政府还在西南部设立了“信息港口”,推动与东盟国家的数字贸易往来。而在一个更大规模上,中国还将在“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参与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这将为中国软硬件产品带来更广阔的国外市场。

正是鉴于中国政府向世界推销中国科技、投资和管理模式这一意义深远的意识形态和经济战略,美国的确不应再继续“无视中国作为全球网络参与者的角色”了。然而,与其抨击苹果和谷歌为了在利润丰厚的中国科技市场分得一杯羹而不得不向严苛的政府管制妥协,我们不如思考这两家公司及其他跨国科技企业如何才能降低自身对中国的依赖。虽然我们或许无法出台可以比肩中国的大规模双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但美国科技企业能从阿里巴巴、华为、腾讯的海外扩张中学到些什么?一个较为明智的建议就是,苹果应当谋求供应链多元化,这将加深美国公司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这些国家通常视中国的支持是实现科技跳跃式发展遥远目标的最佳途径。虽然谷歌的“寻找下一个10亿用户(Next Billion Users)”开发团队一直致力于研究新兴市场的不同用户需求,谷歌及其他科技公司应该还能做得更多,去抗衡对网络主权和多边治理等有害行为日益强大的支持。

这些措施建议不必全都是竞争性的,也可以选择与已经进入新兴市场的中国公司进行合作。与美国及其盟友相比,这些新兴市场大多从中国得到了更多支持。互联网治理辩论中潜在的“摇摆国”——既不支持多边治理也不支持多方利益——或许正在减少,但拒绝多边主义符合经济常识的论点依然站得住脚。如果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遏制网络审查及网络治理的中国模式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蔓延,努力与那些对乌镇模式还不完全买账的国家携手共进还为时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