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天一 纽约大学纽约校区华盛顿广场在读硕士研究生

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及她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

2017-11-24
S1.jpg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2017年11月8日一抵达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就陪同特朗普夫妇游览了故宫,这里被普遍看作中国丰富而古老历史的象征。特朗普夫妇和中国国家主席夫妇在太和殿前的照片很快发表,并在网上疯传。这两对首脑夫妇当天的活动被来自各主流媒体的记者跟踪报道,其中包括《中国日报》这样的中国境内媒体,以及《纽约时报》这样的国际媒体。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和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似乎参加了所有“文化交流”活动,并不避闪光灯的包围。第一夫人们的仪态和行动成为大量新闻报导的主题,尤其是11月9日,她们在两位首脑丈夫没有陪同的情况下参观了一所中国的小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曾是一位有军队背景的民族歌唱家,她受到媒体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报道,特别是与前中国领导人的夫人们相比。

“第一夫人”这个称呼,根据牛津词典的定义,是对非君主制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的夫人的非官方称谓。据信这一称谓源自美国,首次见诸报端是在1838年提及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之妻玛沙·华盛顿的时候。贝蒂·博伊德·卡罗利在她的文章《第一夫人》中提到这个登入《大英百科全书》的美国称谓:“尽管对第一夫人的角色从来没有成文规定或正式定义,但她在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随着16世纪90年代后第一夫人在政治选举和社会活动中的存在感增加,她自然而然地成为公众注意的中心便不足为奇了。

相比西方对第一夫人的期望,中国领导人对自己的配偶暴露在镜头前很是犹豫。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讲师及学者翟峥在他发表的一篇日记中引用了前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1959-68年)的夫人王光美的说法,这位前第一夫人表示,“建国以来,中央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政府高级领导人)出访社会主义国家时不带夫人……出访非社会主义国家时(高级领导人)要携带夫人”。

彭丽媛肯定是打破了传统,她填补了中国长期以来第一夫人不公开露面和缺乏个人形象的空白。

彭丽媛1962年生于山东省,18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部队文职人员。由于作为女高音歌唱家,常在中央电视台每年的春节晚会上亮相,她变得家喻户晓。她的作品主要是中国传统的民族歌曲。1987年她嫁给当时的前厦门市副市长、后来成为中国国家主席的习近平。

2012年习近平成为国家主席后,彭丽媛的角色变得更加多重。从那时起,媒体对她比以往盯得更紧,这不仅因为她是中国最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也因为她是中国的第一夫人。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她在成为第一夫人之前已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比她的丈夫还要早。

作为一个民族歌手,以及继毛夫人江青和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之后曝光最多的第一夫人,彭丽媛因其个人魅力赢得了中国人的热爱和广泛支持。《南华早报》一篇文章称,“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彭的魅力和天生优雅在当前历史背景下更为重要。她是共产党的第一个优雅、时尚、在国际舞台上不露怯的第一夫人”。“每当习夫人彭丽媛公开亮相,中国网民就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对她的样子发表评论,绝大多数都赞誉有加,表示总算有了一位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第一夫人,”记者写道。《洛杉矶时报》的文章《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习近平主席治国,而他夫人才是真正的明星》提到:“习近平2012年担任党的最高职务时,分析家预计彭也会被擢升。因此,当彭2013年3月陪丈夫前往俄罗斯进行首次国事访问,并以精巧的时尚感吸引人们的注意时,他们感到非常惊讶。自此以后,在数次重大的活动中她都站在习的身旁。”

作为一位艺术家和政治人物,彭丽媛在中国深得民心。她对提高中国政府的正面形象、传播政府的理念至关重要。《洛杉矶时报》的同一篇文章引用一位微博用户的话说:“彭的爱心和关怀表达了中国政府的意愿。”中国的《人民日报》在2014年的一篇人物特写中写道:“彭一直在我们中间。她的经历是对'中国梦'的最好诠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曾经谈到“第一夫人外交”的概念。这个概念可能“起源于西方”,他说。“但中国已经有一系列第一夫人参与的成功的外交活动”。显然,“第一夫人外交”不再是西方的专有名词,中国终于有了彭丽媛,她非常积极地参加各种文化和社会活动,从访问当地小学,到在联合国发表呼吁关注艾滋病的演讲。“它提供的是比政府报告或声明更为具体的形象,”杨希雨说。

中国官方媒体也愿意把彭丽媛的人气当作中国的软实力。作为习近平软实力计划中的一个重要文化要素,她为中国外交作出了巨大而积极的贡献。然而,作为一名女性公众人物和政治人物,与西方的第一夫人们相比,彭更多的是宏扬中国的政治理念,而不是推动女性参政、两性政治和女权主义思想。换句话说,或许她是时尚偶像、艺术家、“彭妈妈”(她那些中国崇拜者给她起的昵称),但她却更像政府的女性代言人,而不是一位女性政治家。在推动中国女性参政和性别平等方面,尤其就最近十九大的结果来说,彭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多。

中国女性参政仍然明显弱于男性。根据最近十九大的结果,在204名当选的中央委员中,女性只有11人。25位政治局委员中只有一位妇女,七位政治局常委中则没有一个女性。作为自身职业是民族歌手的女性,彭丽媛没有像伊万卡·特朗普那样撰写《职业女性》,或像米歇尔·奥巴马那样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反对用语言冒犯妇女的演讲,她选择减少在与政治有关的活动中露面,把舞台留给了她的丈夫。

《中国CEO:习近平的崛起》的作者克里•布朗对《卫报》表示,宣传部门负责人担心毛时代以来中国最受瞩目的第一夫人有可能盖过她丈夫的风头。“她是一位在电视上经验丰富的表演者和歌唱家,十分知道如何调动观众,”他说。“中国政府和习近平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头版被她占据,而他伟大的领导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道。”

虽然对推动妇女参政没讲过太多话,但彭丽媛2014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问题特使”发表过推动女性教育的演讲。据《上海日报》报道,“彭丽媛发誓要尽其所能帮助女童和妇女受到更好的教育,帮助她们改变自己的生活”。

全世界都在等待并期待这位有史以来最上镜的第一夫人更有作为。身为第一夫人,在她所服务的政权中,除了1973年的十大和1977年的十一大,女性在中央委员会占的比例从未超过10%。

正如杨希雨研究员所说:“第一夫人在外交中的作用既不应忽视,也不应夸大。”中国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时尚偶像,它更需要一位女性政治领袖。在拥有彭丽媛这样散发个人魅力人物的同时,提高女性的政治参与度将进一步提升中国的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