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秦晓鹰 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确立“习核心”是当今中国的一件大事

2016-11-25

中国共产党在上月下旬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以官方公报的形式郑重地把习近平总书记“推举”为“党的核心”。中共中央号召这个党的近9000万成员在思想行动上向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

不过,这件在中国十分轰动並且持续发酵的大事,对西方国家的公众特别是对媒体和政治评论家来说,引起的反应更多的是迷惑、不解甚至带着某种担忧的怀疑。有的甚至还猜测,这一举动是否意味着50年前毛时代的个人崇拜回潮,或者干脆就是前苏联斯大林式的个人迷信的再现。还有一种议论则把“习核心”的提出归结为“权力斗争”、新的“官场斗”,或者干脆就是中国版的《纸牌屋》。

笔者以为,上述种种猜疑式误断之所以不得要领,关键原因是外媒不了解今日中国之国情。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存在的即是合理的”。这句话背后的思维逻辑可以作为破解中国之谜的钥匙。由此不妨把中共确立习近平为中国执政党“核心”一事,视为这个国家在自身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历史性标志。换句话说,就是历史创造了这个现实。不管这个应写入历史的现实西方人多么难以理解,只要我们能认真分析中国今天面临的各类复杂而尖锐的挑战,就多多少少会明白,“习核心”的出现其实是一种自然与必然。

那么,中国今天面临的各类复杂而尖锐的挑战是什么呢?笔者以为,这些挑战可以归纳为两大类。其一,最直接也是最可怕的挑战就是官场的腐败造成的国家管理能力与水平的严重下降,有的地方甚至己接近失控的程度。举近年来的几个事例我们就可看出情况的严重:中国北方大直辖市天津市的党政系统中的主要领导人纷纷落马,当地民众讽刺说:“我们城市的头头脑脑都到监狱办公去了。”如果把公务员队伍视为无形的权力大厦,那么山西公众对本省干部队伍的形容就是“塌方式腐败”。而在中国工业大省辽宁出现的人大代表大规模行贿受贿的“贿选”丑闻,则表明这个省的地方立法机构已经在金钱的侵蚀下摇摇欲坠。这种从上到下,从正国级副国级到最低级别的公务人员中出现的贪腐犯罪现象,极大地损害了各级政府和公务人员的形象,严重降低甚至瓦解着中国各级政府的行政管理能力,使本来就已经很不适应社会发展形势的国家管理与决策机构变得运转失灵、处处被动。无怪一位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人士认为,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最难啃的骨头其实是如何拯救中国政府的管理能力,或者说,就是如何治理和修复中国的政治环境。

然而,习中央要治理和修复的又何止是政治环境。他需要同样下大力气治理的还有严重影响中国公众正常生存生活的社会治安环境、日益恶化的自然生态环境,等等。可见,中国决策层所要面对和正在经历的是一个新老矛盾重重交织、各类国内国际难题层出不穷的发展阶段。这个曾经将南美和南亚各国搞得焦头烂额的、通常被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阶段,如今又清清楚楚来到了中国执政党的面前。中共要治理这样一个地域与欧洲相当,每一个省都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国家的东方大国,谈何容易。而对于一个现代化社会管理体系、现代法治环境和现代经济运行系统与机制都十分欠缺的国家来说,地区发展的不均衡又使得一切治理措施的推行难上加难。

为此,如果在国家决策层面没有一个十分坚固的权力内核,谁又能保证在中国现有制度条件下不会出现各阶层利益的激烈角逐,不会在无序的冲突中出现社会分裂与混乱呢?如果中国不再向世界经济的增长提供25%贡献率,如果中国经济快车因为冲突、混乱和分裂而戛然刹车……不仅对于中国公众,而且对于亚洲的稳定和正在经济复苏中世界都会是一种恶兆。

可见,在必须修复和强化中国国家治理能力的前提下,“习核心”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出现不是非常自然吗?至于由此引来的不加节制的吹捧,那就又另当别论了。